笔趣阁 >  撬心 >   第十二章

第12章

Chapter12

后来两人前后脚离开的跆拳道教室,之后的几天因为各自都有学业方面的事要忙,没怎么见面,微信和之前一样,简单聊几句。

直到周五晚上的学生会聚餐。

虞荔做为新成员理应参加这次活动,她也就没有拒绝。等到了静福楼,推门进了包间才发现,靳辞宴也在。他不是学生会的,这次被叫过来只因为和会长玩得不错。

虞荔站在包间门口好一会儿,视线不自觉落在角落的沙发处。靳辞宴就坐在那,翘着条腿,指尖夹根烟,正跟会长聊天。

他似乎看过来一眼,两人的视线碰撞到一起,虞荔也才反应过来,刚刚的注视实在有些明晃晃了,但好在同行的几人也都堵在门口没进,要不然该被人发现了。

等虞荔坐到桌前,服务员进包间上菜,靳辞宴和会长刚好聊完。

会长站起身:“咱们回头细说。”

靳辞宴嗯了声,将烟蒂捻灭,余光瞟到虞荔。她是背对着沙发坐的,这会儿正低头看手机。

会长已经坐到主位,靳辞宴才起身,他不急不慢地走过来。虞荔早没关注他,也不知道他这会儿已经过来这边,还就坐到了自己旁边的位置上。

等到她有所察觉已经晚了。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是什么意思,不都说好了要瞒着这事吗?现在怎么又坐这么近?可他看上去一点都不慌,反而是自己。

大概也是因为没做过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有些应对不来,索性就一句话不说,一眼都不看。

但他是不是疯了?还是故意的?既然在大家伙儿聊得正开心的时候把手伸了过来,不给人一点反应的机会,直接握住。

虞荔整个人僵住,眉不自觉蹙起来,后背都冒了汗。随之而来的便是挣脱,可动作太大又会被人发现,就只能用指甲抓他的手,想要他放开。

虞荔余光瞟到,靳辞宴看着没什么过多情绪,靠着椅背,吊儿郎当的样,时不时应几句对面抛过来的话题。

虞荔觉得靳辞宴可太会了,他怎么可能没交往过其他女生啊,他做这档子偷偷摸摸的事太自然,也丝毫不慌。

要是可以,虞荔真想推开他,但不行啊,他们得装作陌生人,也还不能显露出任何不应该存在的细微表情。

虞荔现在就像块木头,被靳辞宴牵着手,他甚至还觉得这简简单单的牵手不够,既还玩起她的手指来?

她真觉得他坏透了。

其实虞荔也没想错,靳辞宴就是故意的。两人交往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她仍觉得需要保持距离,世界上哪有这么谈恋爱的?刚开始顺着她来是怕吓着她,现在亲都亲过了,总不能一直保持陌生人的状态吧。

靳辞宴之前就有说,他是在跟虞荔谈恋爱,那正常情侣怎么来,他们就该怎么来,快慢不是问题,但总得往前稍稍跨一步吧,停在原地不动又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牵了多久,虞荔都

芙玖觉得手要烧着了,靳辞宴的手怎么可以这么暖和?

她强装淡定,面对邻座的女生搭话,虞荔表现得极为冷漠,只嗯嗯作答,不是不想搭理人家,是她怕露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靳辞宴在看自己,还有他的手,怎么越玩越上瘾呢,他是不是想把这一个多礼拜没牵的手都一次性补回来啊,他——为什么会这么粘人?

直到饭局结束,靳辞宴才舍得放开虞荔的手。

会长喝得有些多,前前后后不知道被人灌了多少酒,到最后只能麻烦副会长安排车把大家伙送回学校。

靳辞宴早在副会长叫车时就给虞荔发了消息,让她跟自己的车走。虞荔以为靳辞宴喝了酒,但其实全程她都没敢往他那个方向看,那蹩脚的演技也只能糊弄糊弄这群满脑子八卦,只想着喝酒的人了。

但别说,虞荔装起陌生人来还挺可爱。手心都是汗,整个人坐得笔直,生怕被人发现了他们的jian情。

等到副会长过来叫虞荔,她刚回完靳辞宴的消息,将手机锁屏,回副会长说自己还有事就不跟他们走了。副会长没起疑,等他们陆陆续续坐车离开,靳辞宴才出现在虞荔身后。

虞荔回过头就看到他,知道他想干嘛,提前把手背到身后不许他再牵了,都要牵吐了。

没想到这个小举动竟把靳辞宴逗笑,他低笑了声,不牵她了,改为搭着她肩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没想到这个小举动竟把靳辞宴逗笑,他低笑了声,不牵她了,改为搭着她肩膀。

虞荔觉得靳辞宴胆子实在有些大,就说今晚吃饭桌子底下偷偷牵手这事,她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现在他又近了一步,这距离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不完全来源于烟草,还参杂着洗衣液?或者沐浴露的味道。

她没来得急反抗,已经被靳辞宴控制住。

他带着她往学校的方向走,走了几步,她问:“你车呢?”

“借别人了。”

他说这话时特随意,不经让虞荔多想,他是不是故意把车借人的啊。

他不说,她也不问。

走到北门附近的公交站台,虞荔不让靳辞宴搭着自己肩膀了,准备走人,靳辞宴突然问:“吃不吃冰淇淋?”

他……是故意的吧。

虞荔看着他没说话,好半天才嗯了声。

靳辞宴去马路对面的便利店买冰淇淋,虞荔就站在路边吹冷风。

她今天可是一滴酒没沾,不是不想喝,是注意力全被搞地下情占据了,头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搞这事,太紧张,压根儿没想着喝酒。

等到靳辞宴拿着一支可爱多出来,拆了包装,递给虞荔,虞荔接过来就直接吃。

一整个冰淇淋都被虞荔吃掉,她这次不可能给靳辞宴留了,之前是意外,喝酒误事。

等到她吃完冰淇淋,和靳辞宴就地分开,回到宿舍后她发了条报备消息,两人之前那层隔阂也就不见了。

只是靳辞宴似乎更加——粘人了?

大概是,原本一周一次的约饭变为了一周两次,之前可能就偶尔

芙玖出来见个面(touwz)?(com),现如今是隔三差五就叫虞荔出去散个步。

虞荔拒绝得次数不算太多?[(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两人的关系也就更近了一步。只是自从上次接完吻,后来就再没亲过。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为什么不亲自己了,是不是他不想亲了?可自己却有点想啊。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着了什么魔,又或者说是,靳辞宴真的很会吻人?不太清楚,只知道那次亲完后,虞荔是真的想再试一次,再感受一次。

她没跟靳辞宴提过这事,因为她都可以想象得到,要是自己提出想再,再试一次接吻,他大概会特不着调的说句什么,弄得人脸红,扭头了又将脸摆正,得对视着,然后——

虞荔承认第一次提出这个要求是自己喝昏了头,也是因为他……有点好吃。

她心里其实清楚得很,这个感觉的存在跟喜不喜欢是没有关系的,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也不知道什么是需要。跟情啊爱啊有关的一切在她这都是模糊的。

或许也是这一点的缘故,在看到靳辞宴身边突然出现的陌生女性,虞荔的态度是平静冷淡的,好像事不关己。

那是两人重新保持网络联络后,靳辞宴接到师姐的电话,说律所新来的实习生刚回国不久,对国内不太熟悉,得需要人带一带,而这个任务就交到了靳辞宴身上。

靳辞宴拒绝过一次,这次师姐有案子要忙,实在抽不出空。

靳辞宴本就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能不能成为朋友全靠眼缘,所以从一开始在外省见到这个实习生开始,他就没想过要接触。

那实习生比靳辞宴还大三岁,人倒是长得漂亮,就是性格方面不讨人喜欢,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这回要不是师姐特意委托,靳辞宴不可能接这活。

他嘴上应下这事,其实没想过要好好完成任务,他看这实习生挺不顺眼的。

-

周六上午十点多,手机弹出一条好友验证信息,那会儿靳辞宴正打算开车回家一趟,瞟一眼手机,是那个实习生发来的好友申请。

他没搭理,将手机锁屏。

刚从宿舍楼出来,台阶上站着个姑娘,染着一头红发,化着浓妆,穿得也性感,大冬天的一短裙。

见着靳辞宴,她立马迎上前。

“我加你好友了,你同意一下。”

靳辞宴不想跟她废话,也不问她来学校找自己干什么,撂一句:“有事走律所邮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靳辞宴不想跟她废话,也不问她来学校找自己干什么,撂一句:“有事走律所邮件。”

他步子迈得大,也快,这实习生根本跟不上他,只能跑几步,却也还是不放弃:“这也太生疏了吧,我们都这么熟了,加个好友都不行?你不是也没有女朋友吗。”

像是试探,因为师姐之前说了,靳辞宴好像还没谈过对象,但她可不相信,像靳辞宴这型的最抢手了,不仅人长得带感,还有钱,怎么可能没玩过几个女人?

靳辞宴没搭理她,只往停车的方向走。

见这招行不通,她就换一招。

“师姐说了,你今天得带我四处转转熟悉熟悉环境,

(touwz)?(com) 芙玖你不可能不听她的吧。”

靳辞宴已经开车门上了车,下一秒,这女的也坐了上来。她也不管靳辞宴同不同意,上来了再说,也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截了当:“女大三抱金砖你没听说过吗?”

靳辞宴烦得很,要这人是个男的,早他妈动手了。不是看在师姐的面子上,靳辞宴不可能跟她好好说话。

他就一句:“我喜欢比自己小一岁的。”

这女的蹙眉:“这么准确?”

靳辞宴已经不打算回她话。

而性感美女上了靳辞宴车这事很快便在学校论坛传开,虞荔知道这回事,但她压根儿没心思多想,因为之前那个死缠烂打的追求者又出现了。

虞荔前段时间听人说起过他的事,好像是被学校开除了,具体什么原因不得而知,只知道他消失了一段时间,也正是因为被开除他才没来烦虞荔,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又来犯贱了。

虞荔去超市买完东西,回学校的路上总觉得有人跟着,她警觉性挺高,原本她是打算超个近道的,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后她便往大路上走,但这会儿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路上没几个人,有几盏路灯还坏了,没了光亮。

她从口袋里掏手机出来,手指悬在句号的聊天框上,又突然想起什么。

身后的人越跟越紧,虞荔不自觉迈快步子,手指没停,在按数字,随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

封雾朔今天原本该轮休,但同事临时有事跟他换了班,接到虞荔的电话时他刚从审讯室里出来,几个混混打架斗殴还死活不承认对方脸上的伤是自己打的,问来问去问不出个所以然就没打算费这时间了,想着出来透口气。

虞荔的手机号他没有,但接通电话后他听声便知道是谁。

他都没来得及跟同事打声招呼就朝着虞荔说的那个方向跑,快到地了虞荔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他更急,边跑边接通,就听到对面说:“封警官你不用来了,那人走了。”

他喘着气,停了步子。虞荔手臂上还挂着超市购物袋,就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

他没挂断电话,而是说:“我到了。”

虞荔这才回过头,就看到封雾朔被黑暗包围,好一会儿,等他慢慢走过来,到灯光下,虞荔才看清他的脸。

他额前冒了汗,看来挺急。虞荔觉得有些对不住他,跟他道了歉。

他倒觉得没什么,毕竟跟踪狂随时可能出现,以防万一打电话联系警方是明智的选择。

而这件事虞荔并没有跟靳辞宴提,毕竟已经过去了,现在说也没什么意义。只是她忘了,封雾朔是靳辞宴的朋友,这事也就不可能瞒得过去。

周末假期结束,靳辞宴约虞荔周一晚上一块儿吃饭,虞荔没多想,到了地见着他的人才觉着不对劲。他看上去心情不太好,烟灰缸里好几节烟头,眉心也蹙得厉害,眸色深,一股子戾气。

见虞荔来了他也只瞟了一眼,接了个电话。

虞荔听到电话那头的人

芙玖声(touwz)?(com),是女的?[(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说的什么没听太清,好像是约着一块儿去干什么。虞荔不关心,很无所谓。而这一幕刚好被靳辞宴收入眼底。

他从接起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开始,到看到虞荔的冷淡反应,全程他一句话没说,直接挂断电话,关机,手机丢桌上。

其实他今天约虞荔出来就是想听她说跟踪狂那事,可她明明听到打来电话的是个女的,却还是满不在意,包括被跟踪后联系的人也不是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其实他今天约虞荔出来就是想听她说跟踪狂那事,可她明明听到打来电话的是个女的,却还是满不在意,包括被跟踪后联系的人也不是自己。

靳辞宴心里清楚得很,虞荔从始至终信任的,在意的都不是自己。从封雾朔那听说,他把虞荔带回派出所休息,问她要打谁的电话过来接人,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她的朋友们。

靳辞宴没想过要干涉虞荔交朋友,也尽可能的接受她有几个男性朋友,但她明明有男朋友啊,她明明可以什么都跟男朋友说啊,她明明可以依赖依靠男朋友啊。

靳辞宴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直说:“被跟踪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说?”

虞荔并不意外靳辞宴会知道,却也没想过他会这么直接的提这事,她回答得很随意:“不是什么大事,我朋友都帮我解决了。”

靳辞宴没接话,好一会儿他才开口:“为什么不跟我说?”他又问了一遍。

虞荔不自觉蹙眉,不理解他为什么总纠结这个问题,也就问了句:“为什么要跟你说?”

或许是在气头上,靳辞宴语气并不好:“跟他们说都不跟我说?你觉得他们能解决得好吗?跟踪那人会这么算了吗?”

所以呢?你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呢?

虞荔现在满脑子都是,他要干涉自己交朋友,他想控制自己,他又想掺和自己的事了,他为什么总是想替自己解决问题呢,他也只是自己的男朋友,不应该什么事情都插手,他们没有那么熟!

虞荔反感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以来都不谈恋爱的原因。她不喜欢别人管闲事,也不习惯跟人过于亲近。

沉默片刻:“就像我有我的朋友,你有你的朋友,我们互不干涉,不行吗?”

靳辞宴大概也没想到虞荔会说这么一句,勾唇自嘲一笑,而后对上她的视线:“挂名情侣,各自找人是吗?可连名都不能挂,算什么?”!

(touwz)?(com)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