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十五章

Chapter15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是不是故意出现在她们面前,他没事来超市买什么卫生纸?不都说好了回去了的吗?他到底想干嘛啊?

虞荔有些生气,都摆面上了,但俩舍友似乎没看出来,还拉着她过去跟人打招呼。

她俩明明不喜欢跟陌生人讲话的,她们不都社恐来着呢,怎么见着靳辞宴就不恐了?

虞荔想不通,只知道靳辞宴装得可真像那么回事啊,他不去当演员真挺可惜的。

他就站货架那,被人叫了名字,扫过来一眼,特随意的应了声。

本以为打声招呼就完事了,鬼知道邹媛突然抽什么疯,还唠起嗑来了。

“好巧啊,你平常也会逛这家超市吗?”

“偶尔。”说这话时靳辞宴下意识瞟了眼虞荔,她眼神里写着的东西太过明显。

邹媛又打算问什么,虞荔扯了下她的胳膊:“我想吃薯片,你去给我挑几包。”这意思邹媛还是领悟得到的,麻溜去了。

邹媛前脚刚走,后脚黎茜妍就接到了男朋友章则的电话,她边接电话边绕到别处,这下就只剩虞荔和靳辞宴两个人。

人都走了,靳辞宴也不打算装不熟了,直接伸手过来牵虞荔的手。

虞荔反应迅速,抽走手背到身后,瞪着他:“你干嘛还不走?”

女朋友气鼓鼓的样子别提多可爱,靳辞宴低笑了声:“怕什么,我看她们也没起疑心。”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为什么老这样笑,是觉得捉弄人很有趣吗?还是觉得游走在被发现的边缘特刺/激?

虞荔不允许他再这样,不然真的要生气了,不理他了!

她语气加重:“那也不行。”

靳辞宴顺着虞荔的意思来,她不乐意就不这样了,她说什么是什么。

“那我先走了,你到寝室后给我发个消息。”

虞荔点头嗯了声,看着靳辞宴渐远的背影,瞬间松口气。

很快俩舍友就回来了,邹媛怀里抱着几包薯片,问虞荔:“哎靳辞宴呢。”

虞荔表情很淡,好像事不关己:“不知道。”

邹媛啊了声,觉得奇奇怪怪,但也没多想,将怀里的薯片放进购物车里。

逛得差不多了,三人买完单提着两大袋零食回寝室。黎茜妍负责找恐怖片,邹媛一进门就冲进了厕所,虞荔趁着这会儿没人注意自己,给靳辞宴发了一条报备消息,随后静音锁屏手机丢床上。

两个小时的恐怖片看完也到了饭点,三人点的外卖吃。吃饭时虞荔才看靳辞宴几个小时前发来的消息,几张照片,分别是他的午餐,下午去篮球馆打球时随意拍下的篮筐,以及他的晚餐,还有一分钟前发来的,家庭影院屏幕上的一行英文。

这些消息虞荔都没有第一时间回复,但他还是一件件报备。

虞荔还记得之前听人随口说过一嘴,大概是抱怨总是联系不上靳辞宴的人,说

芙玖靳辞宴不太喜欢看消息,也不常加人好友,迫不得已加上的也都是躺尸,别人给他发什么他几乎都不回,消息经常99 ,出了名的难追。

但他似乎总能第一时间回复虞荔的消息。

这是喜欢的表现吗?虞荔不知道。可能是吧,他都说过喜欢了,那他做的所有事情是不是都是因为喜欢呢。

虞荔顺手拍下自己的晚餐发给靳辞宴,那边回复的很快,问她电影好不好看。

虞荔想了下:[还行。]

靳辞宴:[有部电影还不错,悬疑的,明天我去接你。]

虞荔:[哪看?]

靳辞宴:[我家。]

又去他家吗,好像不太好吧。但也不是完全不行。

片刻后,虞荔回:[明天下午有节普拉提课,你过来接我。]

-

或许也正是因为靳辞宴的那句喜欢所以才想在一起,让两人之间原本存在的隔阂消散了许多。隔天下课后,虞荔刚出教室就看见不远处,靳辞宴翘着条腿坐沙发上,正低头看手机。

虞荔跟私教在教室门口分开,朝着靳辞宴的方向去,他大概是听到说话声了,虞荔到跟前来时他也已经抬起头。

“走吧。”

靳辞宴起身,牵住虞荔的手。虞荔没松开,这儿离学校有些距离,不太可能会碰上认识的人。

等坐上车,靳辞宴问虞荔晚饭是想在外面吃还是家里吃,虞荔想了下说外面。然后靳辞宴就开车到了附近的一家私房菜馆。

这店在小巷子里,隔壁是家酒馆,虞荔还挺感兴趣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这店在小巷子里,隔壁是家酒馆,虞荔还挺感兴趣的。

靳辞宴看出来了,捏了捏她的手:“等会儿过来喝一杯?”

虞荔摇头:“不了。”

她怕自己喝醉,但时候肯定收不住,说的话做的事绝对离谱,她得控制。

靳辞宴不知道她是这么想的,她不想喝那就不喝,牵着她进店上楼到包间。但点菜时虞荔还是给自己要了一杯果酒,老板说度数很低跟喝饮料似的。

等菜时虞荔瞟到靳辞宴的手机屏幕,是购票界面。

她问:“不是去你家看吗?”

“怕你不乐意。”他回答得随意,已经选好座位跳转到支付界面。

虞荔其实没不乐意,但她不会说的,要不然靳辞宴肯定会特不着调的说些话,他总喜欢这样。

这个话题也就到此结束。很快服务员进包间上菜,两人不急不慢的吃完饭,刚出店虞荔就注意到巷子口的一群人,正打打闹闹笑个不停,其中有个男的特眼熟,不记得在哪见过,只知道肯定是同校的。

在看到那群人后的下一秒,虞荔转身又重新进了店里。靳辞宴瞟到巷子口,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跟着也进了店,坐到大厅里。

虞荔怕等会儿几人撞上,到时候传遍整个学校,谈个恋爱搞得人尽皆知,她不喜欢,就问靳辞宴:“他们不会也是过来吃饭的吧。”

“应该不会,这店知道的人不多。”

芙玖虞荔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迟早会被人撞见,就跟靳辞宴说:“我们最近还是别见面了。”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是不是生气了,应该有点,因为这话说完后,肉眼可见的他的脸沉下来许多,手倒还是牵着,就是不再讲话了。

掐着时间觉得差不多那群人该走了,虞荔和靳辞宴才出店。

到电影院后靳辞宴照例去取票买爆米花。进到影厅,一直到熄灯,两人一句话没有,就连牵手都没有了。

虞荔莫名觉得有些不自觉,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只知道之前他还牵着自己,现在不牵了。

影片进行到第一个高/潮部分,虞荔余光瞟到,靳辞宴右手肘撑在两个座位间的扶手上,翘着条腿,掌心空落落的。

他干嘛不牵自己?他到底气什么啊,他怎么这么喜欢生气啊。

虞荔眉不自觉蹙起来,片刻后,像是讨好似的,她伸手轻轻拉住靳辞宴的手,顺势将自己的手塞进他的掌心里,并十指相扣。

虞荔很明显的感觉到,靳辞宴整个人一僵,半天才反应过来。她突然觉得有点丢脸,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主动了,可都没等她继续想,耳边传来一声低沉的笑。

紧接着:“这么乖啊我们枝枝。”

虞荔瞪大双眼,就要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握得更紧。

她生气了:“不准叫!”

靳辞宴就像是找着了什么乐趣似的,也不关注屏幕上正播放的影片内容,而是勾唇,特不着调的问:“那叫什么宝宝?”

虞荔觉得他是不是疯了啊,这叫的都是些什么啊?

她抿唇,半天吐出两个字:“混蛋。”

虞荔不清楚靳辞宴是不是故意的,之前的大小姐,现在的枝枝,还有……宝宝。

他怎么跟个渣男似的?他到底想干嘛啊。

看着虞荔那气鼓鼓又不能大声骂人,憋得不行的小表情,靳辞宴忍不住笑,顺势就将两个座位间的扶手推了上去,两人也才终于靠在一起。

后来电影结束,回学校的路上,虞荔才跟靳辞宴提要求,要他别瞎叫,喊名字就行了。靳辞宴敷衍似的应了声,虞荔不满意偏偏要他说知道了。

车停在路口。

靳辞宴笑:“说什么?”

虞荔就再重复一遍:“你说,我知道了。”

她话音刚落,靳辞宴就靠了过来,捏住她下巴,吻住了她的唇。

就两秒,离开后虞荔就忘了要他说什么了,脑子里只剩下刚刚那个猝不及防的吻。等回了寝室,缓过神来了她心里暗暗骂,靳辞宴就是混蛋,他简直太坏了。

当即虞荔就把靳辞宴的备注从句号改成了坏人。而坏人第二天早上把买好的早餐送到了女寝楼下,虞荔吃到时还是热乎的。

黎茜妍起床就见虞荔坐在桌前吃早餐,香得不行,就问:“你出门了?”

虞荔想都没想:“外卖。”

那次过后两人见面见得更勤了,原本虞荔还说这

芙玖阵子先别见了,但不见怎么能行了,男朋友该生气了。(touwz)?(co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芙玖阵子先别见了,但不见怎么能行了,男朋友该生气了。(touwz)?(com)

两人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下楼散步,舍友也没起疑,虞荔各个方面都挺自律的,就当是她习惯饭后散步,大概这样运动运动晚上会睡得更安稳吧。

?芙玖提醒您《撬心》第一时间在[头文字♀小说]更新,记住[(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

只是步入十二月份后,北城的气温越降越低,新闻上说今年会格外冷,可能过阵子就要下雪了。

邹媛和黎茜妍还挺期待下雪的,她俩都是南方人,对雪有种说不上来的憧憬。

自打晚上气温骤降,靳辞宴就没再叫虞荔出来散步,但两人又不可能在寝室通电话,最多发发消息,再就是约个饭。

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一块儿见人的机会,又因为靳辞宴最近在事务所忙一个案子,差点来不了。

周四是虞荔十九岁生日,老早前她就跟黎茜妍说要她叫上任嘉致一起,又很随意的提了嘴,可以带朋友。

结果这个‘朋友’临时有事,说会尽量赶过来。

然后虞荔就不理他了。

靳辞宴觉得可爱,忍不住笑了声,把她扯到腿上坐着,手把着她的腰,轻轻捏了捏。虞荔怕痒,打他的手,叫他别动手动脚。

靳辞宴不动了,认真解释:“不是不去,是可能会晚一点。”

虞荔就嗯了声。

靳辞宴见她还是那副冷淡样,好像听进去了,又好像是敷衍,就干脆不说了,把她头扭过来,面向自己。

虞荔知道靳辞宴想干嘛,但她现在不想亲,就往后躲,但根本躲不掉,只能乖乖张嘴。

被哄好的下一天就是虞荔的生日,早上她和靳辞宴去外边吃的早餐,长寿面加俩荷包蛋。吃完早餐靳辞宴就去忙案子的事了,虞荔则回去上课。

中午饭虞荔是跟弟弟楼诚影吃的,他晚上还得晚自习没法聚就把饭挪中午吃了。

下午的课结束,虞荔几人先回宿舍休息,等差不多到饭点了才出门。

这次定的是家烤肉店,前阵子他们几个总馋,正好碰到虞荔生日,想着吃了得了。

到店坐下没多久,任嘉致就过来了,他还带了个朋友,男的,长得还不错,性格也好,就是一双眼总盯着虞荔看,还总献殷勤,帮忙倒茶,帮忙烤肉,还时不时递一张纸巾。

邹媛和黎茜妍老早前就看出来了,也不说什么,让他接着烤,接着递,谁叫他对虞荔有意思,自个愿意做就做。

但其实虞荔没太注意那人,总低头看手机。

靳辞宴几分钟前发了消息过来,说已经忙完。虞荔就回了一个字:嗯。

二十分钟不到,任嘉致接到了一通电话,听声对面应该是个男的。任嘉致讲着电话,人已经站起来往店外走了,回来时带了个人,一身黑色西装,鼻梁上架着副眼镜,刘海被梳上去。莫名有种黑老大的感觉,特痞气,不好接触的样。

在座的几人大概没想到,就过来吃个烤肉没必要穿得这么正式吧。

下一秒任嘉致就说:“他在律师事务所实习,刚忙完。”

(touwz)?(com) 芙玖靳辞宴已经坐下,就在虞荔对面。虞荔没敢跟他长时间对视,但他似乎没想藏着掖着,就这么盯着人看。

虞荔被盯得不自在,低头打字:[别看了。]

她这句刚发送成功,另一侧的男生就夹了块刚烤好的肉到她盘子里,还笑着说:“这个挺好吃的,你尝尝。”

虞荔不知道他是谁,从哪冒出来的?怎么还给自己夹肉?

她有些懵,眉不自觉蹙起来。

男生大概没想到虞荔会是这个反应,有些尴尬的笑两声:“你要不喜欢这个就给我吧。”说着他已经将盘子拿起来,意思让虞荔把肉夹给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男生大概没想到虞荔会是这个反应,有些尴尬的笑两声:“你要不喜欢这个就给我吧。”说着他已经将盘子拿起来,意思让虞荔把肉夹给他。

黎茜妍看不惯了,说了句:“别夹来夹去了吧,不吃就盘子里放着,这么多肉都还没烤呢。”

男生听得懂黎茜妍那话里的意思,默默把盘子放下。

也没等虞荔反应过来,靳辞宴将西装外套脱掉,挽起衬衫袖子,拿过烤肉夹,夹起一块肉放到烤盘上。

虞荔的视线就这样不自觉落在了他的身上,靳辞宴戴眼镜还挺好看的,他之前都没戴过,是有点近视吗?还有他穿西装,他极少穿这么正式,莫名有种斯文败类的感觉。

肉烤好,靳辞宴先夹了块到任嘉致的盘子里,第二块才夹给虞荔。

还知道障眼法。

虞荔拿起筷子,夹起靳辞宴烤的肉,蘸酱后塞进嘴里。也不等她来评价,任嘉致先说了:“靳哥给烤的肉就是香啊。”

他刚夸完,下一秒其他几人就都拿筷子去夹烤盘上,靳辞宴烤好的肉。

要不是邹媛速度快,给虞荔夹了几块,那刚烤好的肉就都被吃光了。他们也真是一点不客气,有人烤就夹着吃。

边吃着,桌上的啤酒没一会儿就喝完了。章则又去外边超市买了一箱,说是不醉不归。靳辞宴也喝了不少,但他喝酒都不上脸的,也看不出来他醉没醉。

吃吃喝喝到八点多,虞荔去前台买单,回来时黎茜妍已经被章则背背上了。

章则跟几人打了声招呼,先带黎茜妍走。

邹媛也喝得不省人事,正跟燕力立争论某部番的剧情,任嘉致则和被带过来的那个男生在店门口抽烟。

靳辞宴就站在虞荔身后不远处,西装外套敞着穿,领带被扯松了些。跟刚刚来时不太一样,这会儿的他更加痞气。

虞荔就看了他一眼,很快移开视线。靳辞宴想牵她的手,刚碰到,虞荔就把手塞进了外套口袋里。又看向他,意思要他别动手动脚。

等邹媛和燕力立争得差不多了,他们也该回寝室了,明天还有早八要上。

几人在烤肉店外的街道上分开,虞荔看着靳辞宴上车,不久后就收到了他的消息。

[生日快乐。]

这是两人在一起后过的第一个生日,可因为他们的关系还处于保密状态,就连这句生日快乐也没法当面说。

虞荔没回,等到了寝室,看着邹媛迷迷糊糊上床睡觉,她才给靳辞宴发消息。

[你在哪?]

那边回的很快:[你们寝室楼下。]

虞荔心跳像是漏了一拍,拿了桌上的钥匙就出了门。

靳辞宴并没有站在引人注目的地方,虞荔找到他时,他刚抽完一根烟。

虞荔走过去,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你喝酒了。”

“嗯。”

“不能开车。”

“嗯。”

两人对视着,好一会儿,虞荔才问:“那怎么办?”

他声很沉:“你说。”

这怎么说?虞荔愣两秒:“不知道。”

晚间的风吹着凉得刺骨,虞荔连衣服都没换,这会儿不算冷,但鼻尖依旧被冻得冰凉。她就这么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半分钟后:“身份证带了吗?”

视线没躲闪,在听到他这句话后。

虞荔眼睫微颤,嗯了声。

靳辞宴走近了些,牵住她的手:“那走吧。”

虞荔像是突然慌了似的,问他:“去哪?”

靳辞宴已经在手机上叫好车,司机还有一分钟到北门。他牵着她往北门的方向走,也没给出个明确的回答。

虞荔想甩开他的手都不行,他牵得好紧。

虞荔就又问一遍:“去哪?”

“开房。”开不了车那就开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