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二十二章

Chapter22

虞荔没有刻意记过什么日子,但这天她大概很难忘记,是两人在一起的日子。

虞荔还记得那天靳辞宴喊自己下楼,说有事要说。他们是在学校较为偏僻的一个林子见的面,那时已经快到门禁时间了,附近没几个人影。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喊自己来干嘛,他们自从加上好友后除了交换姓名外没有任何的交流,本以为会在列表继续躺尸,却意外的收到他的消息。

在听到他说要不要和我谈恋爱后,虞荔沉默半分钟,说了要。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那时虞荔以为靳辞宴只是想谈恋爱了,或者是因为自己在论坛上小有名气,他需要一个有名的女朋友,可后来他说是因为喜欢。

起初虞荔是半信半疑的,现在呢,看到他纹了跟自己类似的图案,图案的下方还多了一行日期。

她开始觉得,靳辞宴可能真的是因为喜欢所以才要联系方式,也是因为喜欢所以想在一起,那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他们在大二以前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趁着纹身师去拿消毒工具,虞荔问:“为什么是这个日期?”

这是个很愚蠢的问题,但靳辞宴还是认真回答了:“重要。”

一直等到纹身师拿着消毒工具回来,虞荔都没有再说话,她在想事,乱七八糟的事。比如,靳辞宴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等等。

其实在这段恋情开始时虞荔并没有这么多问题要问靳辞宴,或者说她压根没想过原来谈恋爱是这样谈。对于她来说把两个完全陌生的人扯在一起,就已经觉得不自在,更别说要以培养感情为基础进行,那太难了。

可真的很难吗?好像并没有。

这段感情中一直以来都是靳辞宴在控制节奏,但控制的前提是虞荔愿意。所以两人交往了好一阵子他才慢慢靠近。

接下来轮到虞荔纹,一直到纹完,两人都没有讲话。不是虞荔不愿意讲,只是有些话只能私下说。

从纹身店出来,虞荔的手被靳辞宴牵着,她的指尖有些凉,靳辞宴握紧了些。

感觉到她有些心不在焉,他问了句:“有话想说?”

虞荔快速回答:“没。”她还不知道怎么开口问这个问题,她需要自己整理一下。

这个点也不早了,上了车,靳辞宴先带虞荔去吃饭,吃完饭了他把人抱到腿上坐着,手把着她的腰,声很低,有磁性:“能不回去了吗?”

虞荔说不能,她得回家。

靳辞宴很明显有些舍不得,过几天他就要回北城了,还不知道女朋友说话算不算数,会不会又不太搭理。

见靳辞宴不说话了,整个人阴沉沉的,腰间的手也松了些。不知怎的,虞荔有些心软,但在她这,心软几乎是不存在的,所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刻的心情,大概就是她忽然想改变主意了。

“也行。”

她说话声不大,但靳辞宴听到了,也明白她的意思了。

“行什么?”他依旧问。

她不看他,说话声更小了:“不回去了。”

怎么感觉还委屈上了?

靳辞宴只觉得女朋友好可爱,忍不住勾唇。

虞荔没看见,只知道他好半天没说话。

刚准备问他怎么不讲话了。

“酒店还是我家?”

这话……怎么有点不对劲。

虞荔不自觉蹙眉,但还是回了他:“你家。”虞荔不太喜欢住酒店,除非没办法。

既然也同意了,靳辞宴也不去外边溜达了,开车带她回家。

路上虞荔给母亲发消息,扯了慌,说去某个朋友家里住一晚,母亲没说别的只要她别玩太晚早点睡觉。

等到了靳辞宴家,被他牵着到客厅,坐沙发上,虞荔只觉得浑身热,快热死了。

靳辞宴抱得好紧,虞荔一开始明明是坐沙发上的,但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他腿上。

客厅没开灯,唯一的光源来自落地窗外。

虞荔都快看不清靳辞宴的眼睛,像喝醉了酒一样。

两人的呼吸交缠着,舌尖缠绕着,虞荔的手就抵在靳辞宴胸口处,方便随时暂停,可她也知道,暂停的可能性极小,靳辞宴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虞荔尽可能的迎合他,感受他的右手从腰间处缓缓向上,移至背部,然后就不动了。而这个位置刚好是内衣排扣处。

虞荔以为他会有所动作,可后来才知道他只是不想自己逃走,手放在背部方便随时将人带向自己。但他的掌心实在有些烫,虞荔进门后就脱掉了外套,这会儿只穿了一件打底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虞荔以为他会有所动作,可后来才知道他只是不想自己逃走,手放在背部方便随时将人带向自己。但他的掌心实在有些烫,虞荔进门后就脱掉了外套,这会儿只穿了一件打底衫。

这件打底衫特显身材,清晰的勾勒出胸部曲线,腰也就一手掌的大小。

虞荔早在一开始就发现了,靳辞宴瞟了几眼。

那是不是说明他很喜欢?

越亲虞荔越觉得头晕,脸颊烫得厉害,一直蔓延到耳根,不知道是喘不上来气导致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虞荔得想办法喊停了。

在靳辞宴含住唇瓣的那一瞬,虞荔偏头,趴在了他肩头,她的脸面朝着他脖颈处,呼吸扑散。

虞荔的声都有些发不出来:“不想亲了。”

她就像没了骨头,整个人软得跟个什么似的,趴在靳辞宴肩头大口呼吸。

很明显的感觉到,靳辞宴呼吸一滞,半天没有动静。

他的喉结不自觉滚了一下,抱着虞荔的手没松甚至更紧。好一会儿他才嗯了声。

他应完这句,虞荔才说话,她叫他名字:“靳辞宴。”

靳辞宴嗯一声。

“我困了。”

靳辞宴又嗯一声,站起身,抱着她去卧室。

这晚虞荔睡得格外早,洗完澡倒头就睡。意识模糊间,靳辞宴上了床,从后将人拦在怀中。

隔天一早虞荔收到父亲的短信,问今天有没有时间陪他打个球。虞荔还躺在床上,靳辞宴已经起床,这会儿正在洗漱。

虞荔回了父亲的消息说有时间,又问他什么时候打。

定好时间,起床吃完靳辞宴外卖来的早午餐,虞荔叫了车直接到高尔夫俱乐部。

虞荔到时父亲已经坐在VIP休息室。

虞荔的父亲年纪不算太大,四十出头,保养得也好,脸上几乎看不到明显的皱纹,也因为常年运动的缘故,并没有发福现象。

他穿着运动服,坐在沙发上,虞荔推门进来时他正跟人谈事,等谈完了他才笑着问虞荔:“吃饭了吗?”

虞荔回了个笑,很淡:“吃过了。”

父亲点头嗯了声,虞荔才问:“你和妈妈最近怎么样?”

“挺好。”说完这句,他反问:“你呢,最近生活方面怎么样?”

“也挺好。”

简单聊完几句,两人一同前往高尔夫场地。

虞荔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打高尔夫,因为父亲爱打,她学了就能陪他打。可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亲出差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虞荔也就没再打过,手有些生疏。

父亲见了只笑笑,问:“很长时间没碰了?”

虞荔嗯了声。

“没事,慢慢来。”

虞荔点头,站好脚位,双手握牢球杆,上杆,下杆扭动腰部,随后击球。

几轮下来虞荔大概也熟练了。

中场休息时父亲跟虞荔聊起天。

“今天见你比上次见你要开心许多,是遇到了什么人吗?或者什么有趣的事?”

上次见面,那是一年前的事了。这一年也的确发生了许多事情,比如和靳辞宴谈恋爱了,再比如好像有一定的情绪波动了。

但虞荔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讲这件事,只说:“认识了新的朋友。”

父亲并没有问这个新朋友是男生还是女生,只鼓励她可以继续交些朋友,也多多出门玩玩。

中场休息结束,虞荔又陪父亲打了会儿球,准备离开时刚好隔壁场新来了几个,都是些年轻人,虞荔觉得眼熟,直到看到人群中的靳辞宴。

父亲诶了声,视线依旧在那群年轻人中:“那小伙子不老靳家的嘛。”

虞荔原本还在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去哪都能碰着靳辞宴,不用想就知道他肯定是故意叫上朋友来这儿打球的。

可当她听到父亲那句老靳家的,她下意识蹙眉:“你认识他?”

父亲点头:“认识他父亲,饭局上跟小伙子碰着过几回。”

说这话时父亲已经收回视线,上了摆渡车,虞荔也跟着坐上去。而她并不知道靳辞宴有没有注意到自己,也没功夫管他看没看见,只想着父亲的话。

陪父亲打高尔夫的下一天就是北方小年了,也是靳辞宴回北城的日子。虞荔起了个大早送他去机场,闭口不提昨天那事。同样也没提昨晚母亲说的话。

那时晚上九点整,虞荔坐在客厅陪母亲看电视节目,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近,要不然虞荔也没法总跟靳辞宴发消息聊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那时晚上九点整,虞荔坐在客厅陪母亲看电视节目,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近,要不然虞荔也没法总跟靳辞宴发消息聊天。

也可能是太过专注于看手机,母亲有所察觉,笑着问:“谈恋爱了?”

虞荔将手机锁屏,抬头:“没。”

母亲也没说什么只点点头,然后接着看她的电视。

后来虞荔就不跟靳辞宴聊天了,也要他别再发消息过来。

现在他要回去了,两人又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虞荔觉得应该适当的给他点好处,比如主动抱抱他,再比如主动亲亲他。

等虞荔这么做了,靳辞宴又不想走了,还缠着她要她再亲一下,再抱久点。

他还叫她宝宝,要她随时联系自己。虞荔答应了说好。

两人分开的那个晚上,十点左右,虞荔洗完澡想起来问靳辞宴在干嘛,消息刚发送过去,视频电话弹了出来。

虞荔差点手滑点取消,响了好一会儿她才接通,却没有露脸。

手机平放在梳妆台上,屏幕对着白墙顶。

倒是靳辞宴那边,熙熙攘攘的人声传进听筒,虞荔看见屏幕里,靳辞宴坐在某家饭店的包间中,桌上摆着一瓶瓶啤酒,依稀可见他的旁边还坐着人,那人的衣服时不时出现在屏幕的边角处。

他竟然胆大到在外吃饭还打视频电话,他疯了吗?

虞荔刚要挂掉,靳辞宴说话了:“洗完澡了?”

虞荔有些生气,但还是回了他一个嗯字。

靳辞宴看不到虞荔的脸,但听着声就知道女朋友在闹脾气。他打这个视频电话也只是想看看她,当然前提是他有把握不被人看见屏幕中的女朋友。

但虞荔不知道啊,她只生气。

靳辞宴继续问:“什么时候睡觉?”

他语调倒是随意,面上也看不出一点心慌,就靠着椅背,一手搁餐桌上,手里转着打火机。

虞荔不想跟他讲话,一声不吭。

靳辞宴换个话题,报备道:“朋友生日在外吃饭,等会儿就回去了。”

虞荔语气冷淡,哦了声。

靳辞宴低笑了声,又问:“困不困?”

虞荔不困,但说:“困,我要睡了。”

靳辞宴怎么会听不出,只顺着她,说好,然后对方就挂断了视频通话。

等结束视频,周围朋友才问起来。

“靳哥跟谁打视频呢?”

“靳哥刚也太他妈温柔好说话了吧,该不会是妹子?”

“哦对了哥,上回酒吧带走的那姑娘还有联系吗?能成啵?”

靳辞宴一个没回复,就一句:“管得挺多?”

这群人麻溜闭上了嘴。

那天之后靳辞宴的视频打得越发勤了,就好像真如他所说怕女朋友不搭理,怕女朋友忘了还有个对象这事。虞荔记性是没多好,得让她习惯,得让她想着。

这招也的确有一定的用处,体现在什么方面呢,遇到事儿了虞荔第一个想到的是靳辞宴。

-

大年三十一早,天才刚亮楼诚影就来了虞荔家,那时虞荔还没起床,楼诚影就坐在客厅打游戏。打了没一会儿,虞荔洗漱完下楼来了,见楼诚影在,眉心不自觉蹙了蹙。

语气不太好:“你怎么就来了?舅妈呢?”

游戏正关键时刻,他没心思回虞荔的话,虞荔也懒得问了,去厨房拿了早就做好的早餐吃。

等楼诚影打完游戏了,赢了,他乐呵地跑来餐厅,就见虞荔正和一人聊微信,那人头像绝/逼,不是个女的。

他坐虞荔旁边:“姐你是不是跟那个男的谈恋爱了?”

虞荔懵的,不知道他说的哪个男的。

楼诚影激动起来:“就那个还口红的男的。”

哦,靳辞宴啊。

虞荔不知道为什么楼诚影会这么想,俩人就见了一次面,怎么滴还记上了?

她否认:“想什么呢?就见了一次面。”

楼诚影不觉得这是问题,说:“首先那哥们绝对对你有意思,其次他长得还挺帅,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

要是楼诚影不提那次的事虞荔都快忘了,那根口红都不是自己的,靳辞宴吃个醋招还挺多。

记得当时事情结束后,虞荔问靳辞宴口红哪来的,他说:“朋友的。”

虞荔问:“女性朋友?”

“男性朋友。”

虞荔才不相信,但也无所谓是谁的,反正把口红还他了。

如今被楼诚影提起,虞荔觉得靳辞宴是有点本事在身上的,要不然男的女的都觉得他长得好看?人还挺不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如今被楼诚影提起,虞荔觉得靳辞宴是有点本事在身上的,要不然男的女的都觉得他长得好看?人还挺不错?

跟楼诚影闲聊了几句,两人就各干各的事了。午饭时虞荔父母都不在家,阿姨就只做了两人份的餐食。等到了下午五点多,虞荔父母前后脚进的门,进门后交流也不多,各忙各的。

楼诚影只瞟了两眼,跟虞荔说:“他俩平常都这样过日子的?”

虞荔不清楚,她和两人不常见面,见面的这几天他们就是这样,大多时候是各忙各的工作,只到了饭点才聚在一块儿。

楼诚影倒是先不自在起来,小声问虞荔:“你说他俩是不是闹矛盾了?”

他这话才刚说出口,楼上书房传来一声吼叫,紧接着是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响。

虞荔大概也被吓到了,她之前还问了父亲,最近和母亲相处的怎么样,他说挺好,可现在怎么就吵架了?

其实具体吵的什么虞荔没太听清,父亲关了书房的门,等吵完了,消停了,母亲先一步下楼,拿上包离开了家。

而这餐年夜饭也一直没有人上桌吃,楼诚影本想着陪虞荔待会,但虞荔不乐意要他早点回去陪舅妈,他就走了。

其实要说,虞荔的父母是爱虞荔的,只是因为工作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忽略她的感受,她从小到大都是很乖的孩子,不用大人多操心,也一直自力,从不依靠依赖他人,这也间接导致了,她有些排斥与他人沟通。

虞荔还记得楼诚影临走前说的话。

“我靠,我头一次看他俩吵架,之前也就拌两句嘴,这次感觉要打起来。老姐你真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能有什么反应呢?有了又有谁搭理呢?

-

虞荔回到卧室,坐在床边,看着阳台外黑乎乎一片,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她拿起来看,是靳辞宴发来的。

[吃过饭了吗?]

虞荔才想起来她已经有小半天没回靳辞宴的消息了。

她低头打字,几乎没有过多思考的编辑消息发送:[我有点想见你。]

本以为对方会回个什么话,或者打个视频过来,但并没有,他只在五分钟后发来:[好。]

而在这没回消息的五分钟里,他已经下地库坐上了车,准备去申城找虞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