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二十六章

Chapter26

虞荔要拿床头柜上的手机,靳辞宴就把她的手扣住,不要她动。她要逃走,靳辞宴就压着她。也不要她讲话,缠着她亲她。

但不能总让铃声响个不停吧,闹得烦,虞荔用力推开他,说要接电话,靳辞宴不肯,虞荔生气了,说以后都不给亲了,靳辞宴才勉强同意,帮她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但他依旧缠着她,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人是谁,打电话来又是干什么,他都不管,本来打断干事就已经够烦了。

虞荔也拿他没辙,只说要他别出声,随后接了群电话。

邹媛一上来就问:“枝枝你在外面干嘛呢?”

虞荔咳了声:“处理一些事情。”比如跟靳辞宴接吻,比如被靳辞宴抱着看电影,再比如靳辞宴压着嗓音说手不要乱摸。

这个回答太过含糊,但邹媛也没多想,只哦了声。

等邹媛把问题问完了,黎茜妍才说话:“那俩男的说吃烧烤,你看你想不想吃,我和邹媛随便,就当是生日请客了。”

虞荔的身体一抖,感受到身后靳辞宴的唇正附上后脖颈,慢慢到肩膀,就细细的嘬。其实没多大的声,但虞荔就是听得一清二楚,觉得手机那头的俩舍友也能听到。

她怕露馅,转过身去推他,脚也用上,就踩在他的腹部。

谁知道靳辞宴这么胆大,好像生怕那边的人听不到这边动静一样,直接握住虞荔的脚踝,要把人扯过去。

漂亮脸蛋蹙成一团,虞荔要骂人了。

那边黎茜妍还没等到回复,以为网络问题断线了,看了眼手机也没出现网络异常的字样,就问:“想好了吗?”

虞荔这才反应过来得回话了,但她压根儿没工夫仔细思考,直说:“可以,就吃烧烤。”

黎茜妍说好,要虞荔忙完事情早点回寝室。邹媛还有话想说,就自个说起来了。

但真得赶紧挂电话了,虞荔的脚还挣扎着,不要靳辞宴握着,正费力乱动,不料碰到了不能碰的地方,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听筒内邹媛差不多把想讲的事情讲完了,也打算挂电话了,说了句拜拜等会儿见,虞荔也来不及应她,就见靳辞宴翻了个身背对着自己坐到了床边。

虞荔以为自己下脚太重,其实并不是,她压根儿没用力,只是轻轻踩上去了。

但她不知道啊,那触感,忘了忘了。

嘟嘟声后群电话挂断,虞荔戳了下靳辞宴的背,还没开口说话,靳辞宴就沉着嗓子道:“先别管我。”

虞荔哦了声,就离远了,不管他了,也已经下床准备走了。

等她离开卧室到客厅坐着,不知过了多久,虞荔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但靳辞宴依旧没有下来,难不成还坐哪?该不会是痛的吧。都说不能踢男的的那里,会踢出毛病,他……

虞荔对这方面知识了解极少,还都是听邹媛科普来的,那时候她们才刚认识不久,邹媛说要虞荔陪自己看电影,虞荔说好,等影

芙玖片开始了才知道,这他妈根本不是什么正经电影,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也太……

邹媛见虞荔一脸吃惊样,好像还有点排斥,就问她:“第一次看?”

虞荔点头。

邹媛笑得咯咯叫:“我这多的是资源,回头推给你学习学习。”

虞荔那时在想,为什么要学习?学习这东西干嘛?也不觉得有哪天会派上用场,而且这事不都是男生主动吗。

虞荔当时就问过邹媛这个问题,邹媛说什么来着,好像是说虽然得男生主动,但女生的作用大了,比如可以撩拨,那么撩拨要用到的技巧就得学学吧。

虽然虞荔还是不认可,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想着反正用不着。

而现在,靳辞宴可能被自己一脚踢得……不太好了,是不是要赔礼道歉?

等靳辞宴下了楼,到客厅来时虞荔正坐在沙发上什么也不干的想事,手搁腿上,右手的大拇指扣着左手手指。

靳辞宴过去坐到她边上,问她是吃完饭再回还是回学校吃饭。

虞荔压根没听到他的问题,只突然抬头看向他:“那个刚刚不小心踢了一下,它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呢,只不过起立了呗。而且那根本就不能算是踢,踩了一下还差不多。

靳辞宴喉结微滚,半天才吐出一个字:“没。”

虞荔松一口气,很快说:“那你送我回学校吧。”

靳辞宴习惯了虞荔突如其来的转变,觉得她这样挺可爱的,就也没多说什么,开车送她回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靳辞宴习惯了虞荔突如其来的转变,觉得她这样挺可爱的,就也没多说什么,开车送她回去。

到了宿舍,邹媛刚结束一轮游戏,不知道什么事又跟男朋友吵了起来骂得特凶,见虞荔开门进来了,她也懒得再继续吵下去,就一句:“滚啊傻逼,不想跟你讲了。”随后挂断电话。

黎茜妍摘下头戴式耳机,翘起椅子回头看向虞荔,表情中写的是:多亏你回来了,我快受不了了。

虞荔领悟到,只淡淡笑,表示自己也没办法。

回到位置上,虞荔给靳辞宴发消息报备,这时邹媛突然过来身边,看没看到手机屏幕不知道,她这会儿还在气头上,只关注自己在乎的事。

她坐下,有话想说却又不知道从哪开始讲起。

虞荔将手机锁屏,主动问她:“什么事?”

邹媛扭扭捏捏,好半天了才说:“你知道的吧,我玩的那个游戏。”

一款社交冒险游戏,虞荔知道,之前还总听邹媛安利,但虞荔对游戏都不太感兴趣,没被洗脑。

她嗯了声。

邹媛继续说:“这个游戏的账号特贵来着,你知道的吧。”

虞荔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自觉蹙眉:“所以?”

邹媛和虞荔要好,之前大一上学期她还没交男朋友时跟虞荔形影不离,什么事也都会跟虞荔讲,有时是希望虞荔安慰,有时就纯粹的跟她吐槽抱怨。

邹媛了解虞荔的性格,也觉得这个性格的女生特别迷人,所以今晚要说的这事吧,反正得说,但是

芙玖又害怕,怕虞荔骂自己。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我打算买一个人的号,一千五。”

虞荔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看她这副表情也能猜出个□□,她平淡:“号呢?”

“那人还没给。”

“是还没给还是没给。”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还没给说明会给,没给说明被人骗了。

而邹媛的情况属于后者,那人跑路了。

要说生气倒也不至于,只想叹气。

黎茜妍的反应就完全不一样了,劈头盖脸的给人骂了一顿,说她做为班委,开了那么多次防诈骗的主题班会,结果自己钱被人骗走了,那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啊,接下来该自己活,饿死自己吗?

邹媛委屈得都要哭了,本来她就很烦,跟刘航彦吵架了烦,被人骗了钱烦,现在还要被人骂。她一点都不喜欢黎茜妍,她最喜欢虞荔了,只有虞荔好,也不怪她,只想着怎么帮自己解决问题。

虞荔解锁手机点进通讯录,翻找到封警官的号码,给他发了条短信,简单讲了下现在这个事情的情况。而后告诉邹媛:“我已经跟封警官讲了这件事,现在等他回信息,看看有没有办法追回这个钱。”

邹媛又惊又喜:“真的真的吗!太好了吧,我手上有证据的,他的号码也没注销,我俩的交易详情页也都截了图,哦对了还有通话录音。”

黎茜妍短促的啊了声:“你打电话还录音了啊。”

邹媛点头:“对啊,我聪明吧,我还套他话了呢。”

黎茜妍佩服,朝她比个大拇指:“牛。”

这时虞荔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封雾朔,他打来了电话。虞荔没出去接,就坐宿舍。

刚接通,封雾朔问:“你被骗钱了?什么时候的事?现在有时间来趟局里吗?或者我去找你。”

他似乎有些急,一连串问了好多问题,虞荔都来不及回答。

等那边问完了,虞荔才说:“不是我,是我舍友,我给你她的联系方式,你跟她联系方便一些。”

封雾朔似乎松了口气,而后说:“行,你加下我微信,就手机号,等会儿把你舍友的微信推给我。”

虞荔说了好,挂断了电话。

添加完封雾朔的微信,她把邹媛推给他。

邹媛手机还没动静,就先跟虞荔八卦了句:“对了封警官有对象了吗?他长得那么帅,应该有很多妹子追求吧。”

虞荔不知道,但靳辞宴应该清楚,但她不打算问,因为这事跟自己没有关系。

等到很晚了,几人都躺床上了,封雾朔的好友验证消息才发过来,邹媛突然就不困了,坐起来跟封雾朔讲事情的经过。

隔天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后邹媛去了趟派出所,回来时给虞荔买了杯奶茶。

看着她喝下去了,邹媛才讲正事:“我觉得封警官人挺好的,有点想发展发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看着她喝下去了,邹媛才讲正事:“我觉得封警官人挺好的,有点想发展发展。”

所以这事为什么要跟虞荔讲?就像是需要虞荔准许?

芙玖虞荔不理解,下意识蹙眉:“所以你跟刘航彦真断干净了?”(touwz)?(com)

遇到这个问题邹媛又有点拿不准的感觉,说得含含糊糊:“可能吧。”

⒖想看芙玖写的《撬心》第二十六章吗?请记住.的域名[(touwz.com)]⒖『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

虞荔好一会儿没说话,眼睫微动,垂眼又抬眼:“你可以不需要跟我特意说这件事的,你想干什么就去干。”

邹媛解释:“我这不是怕你介意吗。”

虞荔诧异,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想:“为什么怕我介意?”

“之前看你和封警官聊得挺来的,他好像也挺喜欢你?”

虞荔更莫名其妙了,她总共才跟封雾朔见过几次面?五次有四次是跟靳辞宴在一起的时候见着的,非要说就之前被变态跟踪,那次封雾朔带着虞荔回了局里休息。

恍惚间想起那晚在派出所,虞荔记忆有些混乱,不远处似乎有对话声,是一个年轻的警察在跟封雾朔闲聊,问起来。

他指了指那边椅子上捧着水杯的虞荔:“诶封警官,那姑娘你女朋友啊。”

封雾朔回过头看向虞荔,随后解释:“不是,就一朋友。”

虞荔那时还有些后怕,不是怕自己打不过那个变态,而是怕万一那人是个疯子,也怕他用阴招。所以耳边的声音是模糊不清的,就像蒙了层纱。

而被邹媛点醒,想起了那晚的事,再结合她所说的话,虞荔依旧觉得这很扯淡。她没法跟邹媛说清楚这件事,因为她和靳辞宴在谈恋爱,封雾朔又是靳辞宴的朋友,不可能看不出他俩有什么吧,不会傻到这种地步吧。

所以虞荔只告诉邹媛:“我和封警官不太熟,你可能有什么误会。”

邹媛笑笑:“那就行啦,我得想招拿下他了。”

虞荔从不阻止朋友谈恋爱,但这次她还是问了句:“你和刘航彦真的不可能再复合了对吗?”

她在确定,如果有可能复合却要在这个时候随便找个人去让前对象吃醋,这样幼稚的行为,受到伤害的就只可能是被找的那个人。

虽然虞荔跟封雾朔真的不太熟,但依旧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更何况他还在帮忙处理诈骗的案件。

但邹媛似乎不喜欢这个问题,也有些烦了。

“都说了不知道啊,鬼知道还可不可能。”

“那你还喜欢他吗?”虞荔语气平静冷淡。

邹媛回答的随意:“可能吧。”

所有的回答都是含糊不定的,虞荔不喜欢这样的回答。

她换了问题:“那你喜欢封警官吗?”

“谁不喜欢帅哥啊。”

虞荔没马上接她的话,而是沉默几秒:“你要不是真心喜欢封警官就别找上他。”

大概是这句话,邹媛不乐意了,人激动起来:“凭什么啊,他单身我单身,凭什么不能找?说白了还不是因为你喜欢他,醋了呗,干什么不承认啊。”

这还是第一次,虞荔跟邹媛闹矛盾,因为这件虞荔觉得屁都不是的事。

邹媛有点控制不住情绪,持续输出,

(touwz)?(com) 芙玖黎茜妍又不在宿舍,劝不住她,虞荔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讲过一遍不相信那还有必要解释吗?

打通靳辞宴的电话时,他刚洗完澡,有些意外,因为在宿舍住两人几乎不会通电话。

他去外边阳台接的电话,就听到虞荔说:“我今晚得在外面住,你能来陪下我吗?”

靳辞宴没问虞荔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人已经拿上外套出门了。

两人是在北门见的面,见着面后靳辞宴牵着虞荔,虞荔也没松开,她现在脑子有些乱,因为刚刚的事,又好像不是。

靳辞宴也不问什么,就带着虞荔步行到学校附近的小区,刷卡进了大门。

等到了单元楼楼下,虞荔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酒店。

“来这干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来这干嘛?”

“本来打算过几天再带你来这边的,有些家具还没到。”

这是重点吗?不对,这是重点,他买了套房,是想同居吗?

虞荔不知道说什么了。

两人已经进了电梯,待电梯门关上,虞荔才说话。

“你是想跟我同居吗?”要不然为什么突然买房还买在学校附近,这片的房就中规中矩。

靳辞宴勾唇:“想啊。”

他这回答好混蛋啊,像个混子,又像是流氓。

虞荔就哦了声。

到楼层,出电梯,输入密码进门。

待房门关上,虞荔走在前面,先开了灯,靳辞宴说:“密码是我俩在一起的日期。”

虞荔很淡的嗯了声,看到房屋里的布局,以及装修风格。她转身问靳辞宴:“床有吗?”

靳辞宴笑:“有,就一张。”

虞荔蹙眉。又不是没一块儿睡过,不需要特意强调!而且既然都是同居住的房子,谁家谈恋爱还分床睡啊。虞荔只是因为没谈过恋爱所以不会谈恋爱,不是什么都不懂,这点常识性问题她懂的。

洗漱完躺到床上,虞荔不知道该不该跟靳辞宴提今晚的事,又觉得没必要提,他好像也没有要问的意思。

等到了第二天,邹媛主动联系了虞荔,向她赔礼道歉,说当时太激动了,她对封警官是有好感的,不会渣他的。

虞荔反应不大,就算想渣人家,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又拦不住也没必要拦着,谈恋爱是自由的,选择恋爱对象亦是如此,如果封雾朔同样对邹媛有好感,再怎么说也都是没用的,这是他们的事,外人管不着。

讲清楚了两人也就没事了,邹媛又继续粘着虞荔,跟她撒娇,又说过几天不是自己生日了嘛,想约封警官,但是怕他不答应,想要虞荔帮个忙。

虞荔不太愿意,她不想掺和两人的事,但邹媛又说了,案件有进展了说不定钱能追回来,就当是提前感谢人家的帮忙。

最终虞荔没挡住邹媛的软磨硬泡,给封雾朔发了消息,告诉他舍友生日想约他一块儿吃餐饭。

封雾朔应的很快,说好。

等到了邹媛生日这天,出门前虞荔给

芙玖靳辞宴发了消息报备行程。

在吃烧烤的地跟封雾朔碰着面,虞荔有点怕封雾朔这人太聊得开的,万一说漏嘴她跟靳辞宴认识这事,到时候不好再做解释,所以吃饭全程虞荔都死死盯着封雾朔,怕他多说一个字,但后来发现他这人话还挺少的,多数时候都是回答别人抛过来的问题。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封雾朔察觉到了虞荔的目光。

他跟虞荔坐的并不近,中间隔了好几个人,也说不上话,就只能在微信里问她。

[是有什么事吗?]

虞荔莫名其妙:[什么事?]

[总盯着人看,似乎不太好。]

虞荔这才反应过来,之前的注视是有些太过了,知道他并不会多说什么后虞荔也不在看他。

等大伙儿都吃好了,也喝得不省人事了,邹媛开始发酒疯,拿着手机就给刘航彦打电话,哭哭啼啼说他是个大傻逼,是这辈子都不要再跟他好了。

几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也不管她怎么发酒疯。

等到刘航彦赶过来把邹媛接走,大家也该撤了。

封雾朔刚好也没事,走过来:“我送你。”

虞荔下意识拒绝:“不用。”她刚刚才回了靳辞宴的消息,靳辞宴都快来了。

封雾朔依旧坚持:“太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

虞荔也没辙,但也没松口,只说先走吧。

两人就并排走在凌晨的街道上,都不讲话,大概也是因为真的不太熟吧。

空气仿佛都凝结住了,只能听到路过车辆叫喇叭压马路的声,以及呼呼作响的风声。

直到不远处的街道上出现的高个子男生。

视线前,虞荔跟一男的走一块儿,那男的似乎跟虞荔讲了什么,虞荔点头。

下一秒:“虞荔。”

虞荔抬头就看到靳辞宴,他背着光站,单手插兜,脸很沉,声也是。

“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