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三十章

Chapter30

在他说出要买的这个东西后,虞荔直接甩开他的手,也不去车里,哪哪都不去了,还退后了一步,很严肃的说:“不行。”

哪有这样折腾人的?之前不才…完吗?又来?膝盖才刚恢复,又跪?想得倒是挺美。

虞荔拒绝了靳辞宴并说不要回去了,还想打麻将。靳辞宴也不说什么,笑着牵她上楼。

回到麻将房,邹媛问虞荔去了哪。

虞荔扯谎都不带打草稿的:“上厕所。”

邹媛笑笑:“跟靳辞宴一起嘛?”

麻将机已经洗好牌,黎茜妍掷了骰子也拿了牌,接下来轮到邹媛了,可她还沉浸在八卦当中,直到燕力立说:“姐姐,拿牌啊。”

邹媛瞪他:“催什么催。”

虞荔也不等邹媛了,帮她拿了牌,然后拿自己的,并撂一句:“别什么都好奇。”

邹媛不说话了,几人又来了几轮麻将。

一直到半夜,打台球的三人来了麻将房,坐的坐椅子,坐的坐沙发,唯独靳辞宴坐在了虞荔边上。

虞荔想,要换了没公开那会儿他大概只会坐在沙发,然后偷偷看着这边,现在不一样了,他怎么这么粘人啊。倒也不反感,就是觉得他这样会引来很多人的关注,比如这会儿已经没心思打麻将的邹媛。

虞荔也不管邹媛怎么看,自摸,推牌,撤。

下电梯时几人商量着要不去吃个夜宵,反正已经过门禁时间门了,吃完夜宵去附近开个房睡一晚得了。

大家伙儿都没意见,玩了这么久也饿了。

他们到附近的烧烤店,这个点吃夜宵的人多,就剩店外一桌是空着的。

坐下后点菜,中途靳辞宴离开了一会儿,回来了虞荔也没问他干嘛去了。

吃吃喝喝又是一小时,一行人到酒店时已经凌晨两点多,开好房就各自回去睡了。

虞荔被靳辞宴牵着,刷卡进门。虞荔走在前面,靳辞宴反手关上门,将虞荔打横了抱起,朝着卧室的方向走。

虞荔被吓一跳,挣扎了好一会儿:“没套。”

“有。”

“你什么时候买的?”

“之前吃夜宵。”

原来他中途离开是去买这玩意儿了,他妈的满脑子这档子事,他怎么这么色。

虞荔说不行,她要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靳辞宴也不听她的,只把人丢床上。

虞荔反应迅速,一脚踩在他胸口,不要他靠近。靳辞宴就握住她脚踝,把人拖过来。

后来怎么来着,做了,好多次,好多好多次。虞荔又哭了,她活了十九年真没哭过几次,哪怕是摔跤了,或是刚开始练习跆拳道时被人踢,再或者玩极限运动,她都一滴眼泪不流,现在好了被靳辞宴高,哭好多好多次,眼泪不要钱的流,哭得都喘不上来气。她觉得好丢脸,可就是控制不住流泪,不管这个泪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流,反正都是靳辞宴

芙玖,他就是混蛋,只知道干欺负人的事。

记得一开始,拆了盒,虞荔用枕头捂住脸,就听到靳辞宴闷嗯了声,虞荔探出眼睛问怎么了。

他眉心微蹙:“勒。”

“你买错号了?”

“市面上只有这种号。”

虞荔不说话了,她之前听邹媛说过,特殊型号市面上没得卖。第一次时她就已经见过了,碰过了,它也的的确确,很……

虞荔不再想那些画面,人已经被靳辞宴拥在怀里,听到他说:“宝宝晚安。”

再醒来时已经过了早上八点,靳辞宴起床给虞荔拿衣服,虞荔这会儿还困着,被靳辞宴拉起来穿衣服,眼都睁不开。靳辞宴说抬手,虞荔就抬手。就连贴身衣物都是靳辞宴帮忙穿,帮忙扣上的,虞荔也懒得计较了,反正都看过了,随便吧。

但当靳辞宴说:“今天有早课。”

虞荔嗯了声。

“已经八点了。”

虞荔秒清醒,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群里没人说话,看来是都没醒。她先给邹媛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又换了个人打,打了个遍最后章则接了电话,还是拿的黎茜妍的手机接的。

虞荔已经洗漱完可以出门了,她要章则把其他几人叫醒。挂电话后她给副班长发了个微信,那边没回,等几人在酒店大厅见面,叫的车也到了,虞荔没要靳辞宴跟着,他今天上午没课,没必要跑学校去。

等几人赶到教室时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一半,老师站在讲台上讲ppt,抬头就看到教室后门的几人,她也没说什么,只招手要他们快进来坐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等几人赶到教室时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一半,老师站在讲台上讲ppt,抬头就看到教室后门的几人,她也没说什么,只招手要他们快进来坐着。

他们在教室后几排坐下,虞荔无意间门看到第一排的副班长似乎回头看了过来。没多想,等两节课结束,几人去跟任课老师说明情况,老师只要他们下次早点起。

但很明显,有人不满意老师放过几人迟到半节课这件事。虞荔他们都走人了,准备去下节课的教室,邹媛收到别班朋友的消息,说在辅导员办公室听到有人打小报告,一问才知道是副班长。

邹媛忍不了,爆了句粗口:“靠,我他妈都服了。”

黎茜妍瞥她一眼:“怎么了?”

邹媛把手机拿到黎茜妍和虞荔面前:“我就不懂了,老师都不计较,她直接把我们捅辅导员那去了,还给我们记了旷课。”

虞荔反应不大,只说:“我早上给她发了消息,她没回。”

邹媛翻了个白眼:“我记得之前那个谁,男的,一整节课没来,她屁话不讲,老师来问她还帮忙扯谎说那人去上厕所了,搞区别对待?”

黎茜妍没什么话好说,开始摆烂:“记就记吧,旷就旷吧,无所谓。但说句实话,她就是搞区别对待,这事跑不掉。”

虞荔记得上学期邹媛和黎茜妍跟副班长有过冲突,因为奖学金的事,副班长没拿到奖学金,私底下想过招,但都没成功,这回被她逮到机会了,不得去辅导员面前打个小报告,好要辅导员对邹媛和黎茜妍失望。

副班长

芙玖什么样的人大家伙儿都清楚,迟到这事的确有错,但扭曲事实就做得有些过分了。

她们不清楚辅导员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但肯定没能如了副班长的意,要不然她也不会发朋友圈阴阳怪气,这样似乎还不够,她还去学校论坛喊了一嗓子,有意无意扯到奖学金上面。

虞荔一直以来都不太跟班上其他人接触,更不会因为某些事私下找人,但这次她是真看不下去。

找到副班长时她正跟人分享今天的大喜事,又说等这学期奖学金到手了请客吃饭。

虞荔都听着了,等她挂了电话,转过身,门框上倚着个人,像是来找麻烦的。

虞荔不否认自己是来找麻烦的,她跟副班长没什么交集,这次过来纯属看不惯她刻意针对邹媛和黎茜妍。

她也不拐弯抹角,直说了:“你要真有本事,该是你的就是你的,能落到别人身上的东西,本就不属于你,强求也没用。”

说完想说的,虞荔也不久留,转身走人。

只是没想到,不过半日,虞荔也成为了副班长阴阳的对象,甚至骂得更凶。她也不发朋友圈了,就论坛上骂,阴阳怪气有一套,说什么虞荔就是仗着怎么家里有钱,长得也还行,就到处钓男人,其实私底下玩得很花。

反正乱七八糟一大堆,是个人听了都觉得离谱的程度。

靳辞宴问起虞荔这事时,她完全不在意,也要他别管,她觉得没必要。晚上回宿舍,邹媛告诉虞荔,副班长论坛账号被禁言了,之前发布的那些帖子也都被删除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靳辞宴给处理的。

虞荔打了个电话给他,那边接的很快。

虞荔问:“你解决的?”

靳辞宴嗯了声。

虞荔突然没话说了,既然靳辞宴已经帮忙解决了这件事,那再说什么没必要啊,我不在乎啊,就有点多余。

只是突然想起最开始,虞荔反感靳辞宴帮忙处理任何事,现如今好像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见她迟迟不做声,靳辞宴问:“要不要来陪我。”

“你在哪?”

“公寓。”

虞荔输密码进门时只有卧室的灯是开着的,她换了拖鞋,靳辞宴刚好从浴室出来,光着上身,毛巾擦着头发。

虞荔去厨房倒了杯水喝,客厅的灯被打开,靳辞宴穿了上衣,坐到沙发上调电视。

虞荔过来沙发边,靳辞宴随便找了部电影放着,拉着虞荔坐下。

余光瞟到茶几上,有几个小盒子,像是刚买来随手丢那的。虞荔就当作什么都没看到,专注看电影,她的手被靳辞宴玩着,两条腿搁在他腿上。

步入四月份后只要白天出太阳虞荔就会露腿,过来找靳辞宴时也懒得换衣服,穿的裙子,包臀的,裙长到大腿中,不算很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步入四月份后只要白天出太阳虞荔就会露腿,过来找靳辞宴时也懒得换衣服,穿的裙子,包臀的,裙长到大腿中,不算很短。

靳辞宴瞟一眼,拿了沙发背上的毛毯给她盖着。

虞荔打了几个哈欠,靳辞宴问她:“洗澡没?”

虞荔摇头:“没。”

芙玖“我帮你洗?”

虞荔下意识往后退,脚踩在他腿侧,想将他踢开:“不用,我自己会洗。”虽然之前几次他也帮忙洗过,但现在都没怎么着,帮什么帮。

靳辞宴笑着说好。

虞荔想起什么:“没睡衣。”

“我买了。”

“什么样的?”

“我喜欢的。”

等虞荔洗完澡,接过递来的睡衣,她才知道,原来靳辞宴喜欢蕾丝花边长袖长裤的可爱款睡衣。

虞荔微蹙起眉,觉得靳辞宴简直在把自己当女儿养,或者是公主。想想要是他以后当了爸爸,是不是特别喜欢女儿啊,是不是做梦都想生个女儿啊。

虞荔换好睡衣出了浴室,靳辞宴已经坐在床上,卧室里只开了一盏小灯,灯光昏暗,但虞荔不可能看走眼,他那边的床头柜上有几个方盒。

虞荔觉得一点儿都不好,是不是男的满脑子只有这档子事?说好的只是过来陪陪他,结果发现是被骗过来搞事的。

虞荔上了床,背对着靳辞宴躺下,也不跟他讲话。

不久后靳辞宴关了小灯,从后搂住虞荔,手掌覆在她小腹上:“生理期差不多是这几天,暂时先别穿裙子了,等结束了带你去吃冰淇淋。”

他是在哄人吗?他说话怎么可以这么温柔?

见虞荔没反应,靳辞宴亲了下她耳垂:“乖。”

被亲过的地方逐渐变烫,虞荔缩了下脖子,嗯了声:“知道了。”

靳辞宴喜欢听虞荔说知道了,每当这时候虞荔都特别乖,也特别好欺负。

这晚过后没几天虞荔的生理期真就来了,同时到来的还有副班长的报复性/行为,她气不过找了外校的人想把虞荔三人搞一顿。

那会儿虞荔被辅导员喊去了办公室,辅导员拿副班长没辙,只能要虞荔她们别惹上她。可这不都已经惹上了吗。

辅导员叹口气:“你最近就先别掺和她们的事了,过段时间门学校办艺术节,我想推选你做主持人。”

虞荔没说什么,原本这事她是不想掺和的,但挡不住副班长逮到谁就骂谁。

临走前虞荔问辅导员:“为什么不能撤了她的职?”

辅导员不方便多说什么,但虞荔明白什么意思,就也不说了,走人了。

而那天下午,副班长找来的那群外校的人还没找着虞荔几人,就先被靳辞宴和封雾朔给堵了。

堵人之前靳辞宴和封雾朔在巷子口就吵了一架。封雾朔是警察,不可能看着人打架,靳辞宴带了人过来,意思很明显,就是想打,要不是被他看到了,这架早打了。

封雾朔清楚这事怎么来的,但他不赞成靳辞宴的做法。两人聊不到一起去,也就吵了起来。

封雾朔语气不好:“你能给什么警告?我是警察,我能处理好问题。”

靳辞宴将嘴边的烟拿下,捻灭:“别他妈什么事都惨一脚,虞荔是我女朋友,她的事跟你屁点关系没有,刷什么存在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