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三十一章

Chapter31

僵持片刻,封雾朔叹了口气:“靳辞宴,你不是小孩了,还用暴力解决问题?你学法的,这点道理不懂吗?”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没有备注:[咱们的人到了,去哪找你?]

靳辞宴低头打字,没应封雾朔的话。

[不打了,你们回去吧。]

短信发送过去后,靳辞宴才抬眼看封雾朔:“这架可以不打,但这事你别惨和。”

封雾朔没做声,很显然还想继续管。

靳辞宴不给他机会:“不是我也不可能是你,摆正你的身份。”

意思很明显,封雾朔不可能听不懂。

但他依旧不想就这么算了,就事论事来讲,找混混准备约架堵人这事本来就可以由警察来管,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封雾朔可以帮忙解决这个麻烦。

“我可以不惨和你俩的事,但找混混来学校堵人这事我得管。”

靳辞宴随便他,只说:“混混你解决,学校那个女的我来处理。”

还算顺利的交谈完,靳辞宴接到虞荔的电话。

刚接起,虞荔就问:“你在哪?”她似乎有些着急,大概是知道了些什么。

靳辞宴已经跟封雾朔分开,朝着巷子口走:“没打。”

虞荔似乎松了口气,而后说:“你别打架。”

靳辞宴坐上车,手机开免提,系好安全带:“好,不打架。”

大概不会有人想到,靳辞宴也有这么乖的一面,好像虞荔说什么他都会答好,就像那什么,被卖了还帮着数钱,靳辞宴就是这样的。

虞荔轻咬了下下唇瓣:“那我们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

车快开到北门,靳辞宴应好:“我去接你。”

挂了电话,靳辞宴给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可以发了。

虞荔出门去找靳辞宴,快到北门公交站台时接到邹媛的电话。

她特急切:“你快看论坛,那个傻逼女的后台被爆了,学校给撤职了。”

这时不远处的便利店出来个人,穿着黑色连帽卫衣,白色内衬露出来一截,他手里拿着瓶汽水,兜里揣几根棒棒糖,嘴里叼一根,站马路边上。

虞荔有几秒没应声,邹媛喂了下,怕是信号不好。

虞荔这才反应过来,回她:“我回宿舍再看,现在没时间。”

邹媛说了好,挂断电话虞荔朝着黑色兰博基尼走。靳辞宴早注意到虞荔,从便利店出来后就一直看着她,等虞荔走跟前来了,他从兜里掏出几根棒棒糖递她面前。

虞荔觉得稀奇,接了糖问:“你怎么突然买糖吃?”

“刚抽了烟。”

最早发现虞荔不喜欢闻烟味是在一起的第二天,KTV走廊,虞荔被烟呛得睁不开眼。后来靳辞宴在虞荔面前抽烟就少了,抽完也都会想些办法来消散身上的味,再就是吃糖。

虞荔以为靳辞宴不会注意这些小细节,她也没想过要说这件事,最开始不说是因为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多好,就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得保持距离,多管闲事是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后来呢靳辞宴抽烟似乎少了许多,虞荔也不是完全不喜欢烟味,靳辞宴抽的烟跟大街上闻到的烟味是完全不同的,不算难闻,也就没想着要说。

但他似乎真的很注重细节,大到虞荔说的每一句话,小到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两人坐上车,去吃饭的路上虞荔接到一通电话,是辅导员打来的,她似乎在外面,电话那头有些吵,她扯着嗓子叫虞荔:“荔荔,是这样的,想跟你商量个事,副班长一职现在空出来了,你有没有兴趣?”

虞荔不知道辅导员为什么打电话来问自己,她一直以来都低调,邹媛和黎茜妍都是班委,当初竞选时就问过虞荔有没有想当的,虞荔说没有,她是真的不感兴趣。

现在也依旧不感兴趣。

她拒绝得果断:“老师,我没兴趣,你找找其他同学吧。”

辅导员也不好勉强,只能说好,然后又道:“艺术节主持人已经定下来是你了,我等会儿把排练的时间发你,还有稿子,你找时间熟悉熟悉稿件。”

挂了辅导员的电话,虞荔想起来个事,刚好吃饭的地也到了,两人下车进店,坐到包间后她才问:“论坛你找人发的吧。”

靳辞宴没否认:“盯着有一阵了,那人的后台不算稳,早几年就犯过事,被摆平了。”

靳辞宴消息一向灵通,替他办事的人多得是,查个人不难,更何况那后台还有把柄在人手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靳辞宴消息一向灵通,替他办事的人多得是,查个人不难,更何况那后台还有把柄在人手里。

只是没想到,没几天前副班长就休学了,据说是家长来学校把人给接走的,大半夜搬的,没跟任何人说,大概是觉得丢面。

这件事过去后艺术节报名也正式开始,校领导下了通知,每个专业必须出一个节目。校领导给辅导员施加压力,辅导员就把这压力转移到了班委的身上,邹媛和黎茜妍想破脑袋,找了好几个人都不乐意上台,愁得不行。

虞荔没法替她们解忧,她现在每天中午都得抽时间去彩排,一遍又一遍,稿子背得滚瓜烂熟。又因为其他三位主持人是别的学院的,不认识,没默契,老师怕到时候上了台,出了什么意外,几人接不了这个茬,让他们多一块儿吃个饭,有事没事多聊聊天,算是临时抱佛脚培养一下默契。

临近艺术节,虞荔下午满课,中午没吃午饭直接来了礼堂。另外三人还没到,虞荔就先在后台化妆间休息。化妆间的门是关着的,房间里看了空调,温度始终。

虞荔坐在桌前刷手机,身后的门被推开,她抬眼看面前的镜子,就看到靳辞宴提着一个纸袋进来了,随后反手关上门。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会突然来这,有些懵,愣好半天才转过身:“你怎么来了?”

靳辞宴把纸袋放到茶几上,从里头拿了保鲜盒出来:“没人。”不会被人发现两人认识且在谈恋爱。

虞荔其实没那个意思,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恋情会不会被人发现,而是他怎么来了,真的只是这样想的。

但她并没有否认他这句话,当然后知后觉想到也的确,没人才行啊,有人不就被发现了吗。

靳辞宴已经把几个保鲜盒拿出来,揭了盖子,又从小盒子中取出筷子,叫虞荔:“过来吃饭。”

虞荔这才起身到沙发前坐下,接了他递来的筷子,看着三菜一汤,一荤两素,量不多,不像是买来的,就问:“你自己做的?”

靳辞宴挺随意,坐到虞荔旁边,嗯了声。

“你哪来的时间?”她记得靳辞宴今天上午是满课,这会儿也才十二点半,从教学楼到公寓有十分钟的路程,回公寓后又得洗菜炒菜煮饭,还要过来礼堂,根本来不及。

“提前完成了课堂练习,早半小时走的。”

虞荔哦了声,夹菜吃饭。

靳辞宴看了眼腕表,时间不早了,他得走了,再过会儿该有人来了。虞荔还没吃几口,她吃饭慢,来不及把保温盒带回去了。

他起身:“吃不了就别硬撑,盒放着不用管,晚上我拿回去洗。”

虞荔点头说好,见靳辞宴要走了,她仰头看着他:“我下课了直接过去找你,你不用来接我。”

靳辞宴说好,抬手揉了下虞荔的脑袋。

他走后没几分钟化妆间的门就被推开,外头走进来一个女生,艺术学院的,是这次艺术节的另一个女主持。

她一进门就跟虞荔说:“我跟你说,刚刚过来我好像看到靳辞宴了。”

虞荔很平静,只看着她:“哪看到的?”

“就拐角,但不知道是不是他,我没太看清,一晃眼就走过去了。”

虞荔只点了下头,继续吃饭。

女生这才看到茶几上的几个保温盒,哇了声,坐到沙发上:“你还自己带饭啊,是自己做的吗?”

“不是。”

“谁做的?这么好,该不会是什么追求者吧。”她说着,一脸八卦的看着虞荔。

虞荔面上依旧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只说:“我哥哥。”

女生羡慕道:“你哥哥也太好了,我也有哥哥,小时候我和我哥天天打架,他好讨厌,现在还只知道怼我。”

虞荔没法参与到这个有关‘哥哥’的话题当中来,因为她没有哥哥,她只有男朋友。

虞荔安静吃饭后女生也不再打扰,就坐在她旁边刷手机。等虞荔吃完饭,把保温盒放进纸袋中,另外两位主持人也刚好到了。

两人一进门就说:“老师在台上等着呢,咱们走吧。”

虞荔将纸袋放进储物柜,跟着几人出化妆间去舞台。

中午的彩排结束,上完下午的课,虞荔提着纸袋去公寓。她输密码进门,听到浴室的水声。她进门换拖鞋,提着纸袋到厨房,把保温盒一个个拿出来,处理掉盒中没吃掉的菜,浴室的水声停了。等虞荔准备洗保温盒,靳辞宴已经来到厨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中午的彩排结束,上完下午的课,虞荔提着纸袋去公寓。她输密码进门,听到浴室的水声。她进门换拖鞋,提着纸袋到厨房,把保温盒一个个拿出来,处理掉盒中没吃掉的菜,浴室的水声停了。等虞荔准备洗保温盒,靳辞宴已经来到厨房。

“放着我来。”

虞荔觉得这没什么,就洗个保温盒,又不是什么大事,就不打算要靳辞宴来了,他都负责做饭了,洗碗还要他来似乎不太好。

但靳辞宴已经走过来,他头发很随意的往后顺着,发丝还滴着水,白T上有几滴水渍,显得衣服有些透。

他接过虞荔手上的保温盒,放到水池里。

虞荔的手上沾了些保温盒边边上的油渍,靳辞宴挤了洗手液,搓到起泡泡后拉着虞荔的手,给她洗手。

两人的手缠在一起,泡泡越搓越多,虞荔就盯着靳辞宴的手,看着他细长的,指节分明的手指。

揉搓了一会儿,靳辞宴拉着虞荔的手放到水龙头下将泡泡冲洗干净,随后要她去客厅:“洗了水果,你去吃,晚点煮面条吃。”

虞荔只点点头,转身走了。

等坐到客厅好一会儿她才看厨房里,靳辞宴背对着这边,正洗着保温盒。

虞荔注意到他的头发,起身去拿来了吹风机,等靳辞宴到客厅,虞荔说:“我给你吹头发。”

靳辞宴大概没想到,好半天没说话,等回过神他才勾唇笑了下:“好。”

靳辞宴坐到沙发上,虞荔有些够不着他的头发,就说:“你坐地毯上。”

靳辞宴也乖乖听话,坐到地毯上。

虞荔跪在他身后,开了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靳辞宴的发量适中,头发很顺,也柔,还香香的,是果香味,这款洗发露还是虞荔买的,公寓的沐浴露洗面奶护发素什么的都是虞荔买的她常用的款,靳辞宴喜欢就总是用。

也是那之后虞荔总能在靳辞宴身上闻到自己的味道,这种味道又好像不完全是沐浴露洗发水的香味,有点形容不来,更像是某种暧昧到浓烈的味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