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三十六章

Chapter36

虞荔正犹豫着该出哪张牌,被靳辞宴这声宝宝叫得心一惊,愣好半天,等反应过来瞪上他:“不准叫。”

他声不大,那边几人都没听着,但虞荔听清楚了,听太清楚了,他怎么敢的啊,都是人啊。

靳辞宴有一两秒没说话,示意虞荔先打完这局,等虞荔把注意力放到手机上,靳辞宴也才说:“听不着。”

虞荔没理他,被他带着先离开这,上了车这局刚好结束,虞荔把手机还给靳辞宴,系好安全带。

回去的路上车里很安静,虞荔有些困了,靠着窗沿睡觉。靳辞宴瞟了几眼,想起朋友之前说的话,他没打算跟虞荔提,没必要,她大概也并不想认识什么人。

那天过后还有几天假期,虞荔都有去找靳辞宴,大多时候只是接他下班,然后两人吃完饭会去附近的公园散步,回公寓的路上靳辞宴会给虞荔唱歌,都是些抒情歌,靳辞宴好想很会唱这种类型的歌,跟他的长相完全不符,说话调调也痞,唱起歌来却意外的温柔。

虞荔喜欢听靳辞宴唱歌,睡觉也要听他唱,他还会拍拍背,慢慢拍,像哄小宝宝那样。

在和靳辞宴交往前,虞荔没有被这样照顾过。父母工作忙碌的缘故,很小的时候她就习惯了一个人住,哪怕父母隔段时间就会回家一趟,他们的距离也是疏离的。

可以说在认识靳辞宴之前,虞荔并不觉得这样跟人相处有什么问题,她反而觉得靳辞宴这人怎么这样,可后来不知道哪环出了问题,虞荔开始习惯被靳辞宴照顾,也就有了现在的,和靳辞宴相处得还不错。

五一假期结束的那个晚上,宿舍群里问虞荔回不回来住,生活委员要查寝。虞荔看一眼正在厨房洗碗的靳辞宴,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回学校,她不想跟生活委员扯些有的没的,问来问去很烦。

她去卧室换了衣服出来,靳辞宴已经洗完碗坐在客厅沙发上,茶几上有他刚洗好的水果。他靠着沙发背,拿遥控调着电视,找到虞荔不久前提到过的一部电影,想着等会儿一起看。

虞荔走过来,靳辞宴看到她:“去哪?”

“回学校。”

靳辞宴眉心微蹙,没马上说话,好一会儿才问:“为什么突然回学校?”

“要查寝。”

靳辞宴关了电视,拿上车钥匙起身:“我送你。”

车停在学校北门外公交站台,虞荔在车里坐了会儿,因为靳辞宴不肯放人走,一直牵着手,还想抱着亲一会儿,虞荔没答应。

她觉得靳辞宴这会儿还挺委屈,问明天还回不回公寓住,虞荔说看情况,靳辞宴不乐意了,但也不说,就闷着,虞荔怎么可能看不出,都在一起这么久了。

她就主动亲了下靳辞宴的嘴唇,亲完也什么都不说。

靳辞宴眉梢轻挑:“什么意思?”

虞荔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亲完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做了什么。半天才憋出两个字:“哄你

芙玖。”

靳辞宴低声笑了下:“就这样打发我?”

虞荔瞪他:“不准提要求。”

靳辞宴说好(touwz)?(com),但还是说:“那再亲一下。”

虞荔满足他?()?『来[头文字_小说]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touwz)?(com),又靠过去,嘴唇贴在他嘴唇上,刚要离开,后脑勺被摁住,靳辞宴张嘴含住虞荔唇瓣。

虞荔轻哼了声,想停,却被他缠住不放,又不得不去迎合他,身体不自觉往他那倾,人都软了。

直到微信消息提示音发出清脆的声响,靳辞宴才放过虞荔要她看消息。

虞荔人都有些懵,还晕,解锁手机就看到群里说生活委员八点半查寝,这会儿已经八点二十了,虞荔得走了。

她怕靳辞宴还要来,快速解掉安全带。刚好这时有人给靳辞宴打来了电话,虞荔趁机开门下车,关上门的瞬间听到外放声中,有人提到了个名字,苏什么,虞荔没多想,走人了。

等虞荔回到寝室,生活委员刚好过来查寝,点完人数离开后虞荔才拿手机给靳辞宴发消息。那边没回,过了得有半小时才说刚到公寓。

之后的一个多礼拜,只要没早课虞荔就会跟靳辞宴住公寓,偶尔还跟他去他朋友的局玩玩,就吃个饭唱个歌打个球,虞荔参与的不多,就只是陪着。靳辞宴几个朋友从来没在外头问过两人的关系,就统一说是朋友,虞荔不知道靳辞宴有没有跟他们说过什么,不过这样也挺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之后的一个多礼拜,只要没早课虞荔就会跟靳辞宴住公寓,偶尔还跟他去他朋友的局玩玩,就吃个饭唱个歌打个球,虞荔参与的不多,就只是陪着。靳辞宴几个朋友从来没在外头问过两人的关系,就统一说是朋友,虞荔不知道靳辞宴有没有跟他们说过什么,不过这样也挺好。

玩得多了几人也就都熟悉了,但他们都不跟虞荔开玩笑,也是不敢,虞荔看着很不好接触的样子,跟靳辞宴有得一比,主要也是怕开些不恰当的玩笑惹得靳辞宴来火。

在带虞荔去朋友的局之前靳辞宴警告过他们几个,嘴巴放干净点,破事憋肚子里。大家伙儿就都以为虞荔是那种从小到大被家里人宠着养,没干过坏事的乖巧女孩,可能连荤话都没听过几句,要不然靳辞宴怎么都不骂脏话了?

-

从KTV出来,靳辞宴收到朋友的消息,说苏蛐明天回,点名要他去接。靳辞宴没搭理,连朋友消息都不回,把虞荔送回学校后也没回公寓,去了趟家里。

微信消息轰炸了一整个晚上,靳辞宴跟没事人一样,跟虞荔打视频电话唱歌哄她睡觉。

到了第二天,人苏蛐忍不了了,下飞机就给靳辞宴打电话,那会儿靳辞宴正在去学校的路上,准备带虞荔去吃午饭。

他接了电话,都还没开口,苏蛐质问道:“你什么意思?我回国你来都不来?多年感情就这么破裂了?”

靳辞宴觉得好笑,他和苏蛐的确从小认识,但他并不想跟她做朋友。因为两家人是邻居的缘故,从小到大苏蛐都跟跟屁虫似的粘靳辞宴后头,男孩们玩机器人,玩玩具车,她压根一点兴趣没有,偏偏说自己爱玩,也跟着玩,还噼里啪啦讲一大堆话,靳辞宴嫌烦,叫她闭嘴,她委屈死了眼眶都是泪,靳辞宴更烦,说要是眼泪流下来就死定了。苏蛐憋得脸都红了硬是没要眼泪流出眼眶,还有之后的很多很多次,苏蛐学自行车摔跤,娇滴滴的想要靳辞宴哄,她手上身上

(touwz)?(com) 芙玖都是泥,靳辞宴嫌脏,走老远,理都不想理。

就这关系要还叫好的话,靳辞宴也无话可说。

毕竟靳辞宴不喜欢苏蛐这事从没藏着掖着,他不想跟她接触,圈子里的朋友们也不好说什么,也带着苏蛐玩,就是有些话,有些秘密不会跟她说。

其实要这么说起来,除虞荔以外的任何异性,靳辞宴都没有兴趣认识了解。

-

见靳辞宴迟迟不说话,苏蛐退了一步:“晚上的局你总得来吧,怎么说也认识这么多年了,给我个面子行吗?”

靳辞宴没直接答应,也没有明确的拒绝,就一句:“到时候再说。”然后挂断了电话。

等到晚上,虞荔跟朋友约好了一块儿去看电影,靳辞宴也才回朋友的消息说苏蛐组的局会过去。

靳辞宴来得最晚,他到时候菜刚摆上桌,服务员一个个退出去关上门。

靳辞宴看到苏蛐边上留了个位,其他人都已经坐下,意思很明显,但靳辞宴不接这茬,直接点名:“万升焱,空位坐去。”

被点了名,万升焱立马起身,也不管苏蛐怎么瞪自己,麻溜到空位坐着了。

在场的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没让场子冷多久,一个个使眼色聊起些有的没的事。

这餐饭吃下来,靳辞宴几乎没搭理苏蛐,哪怕人姑娘一次又一次的把话题引到靳辞宴身上,他也不接她的茬,自个吃着,偶尔看看手机,回虞荔的消息。

吃完饭转场去KTV,刚出包间,万升焱搭上靳辞宴的肩:“要不要喊虞荔一块儿去唱歌?”

苏蛐就走在两人身后,听到个姑娘名,眉心微蹙,快几步到他们身旁:“虞荔是谁?”

万升焱被吓一跳,他不知道苏蛐跟在后头,拍拍胸口:“我靠姑奶奶啊,你怎么跟鬼魂似的,吓死人了。”

苏蛐懒得理万升焱,只看着靳辞宴,希望他能给出个满意的答案。但很可惜,靳辞宴没搭理,就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万升焱觉得怪尴尬的,就说了:“新认识的朋友,挺漂亮一姑娘的,跟着我们玩过几回,他们两家也都认识。”

说些别的苏蛐可能还不会多在意,但听到说这女的家里跟靳家既然认识,这层关系一出来就难办了。

苏蛐直接问靳辞宴:“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没听你提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苏蛐直接问靳辞宴:“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没听你提过。”

靳辞宴跟苏蛐能说什么?她这不明摆着自己找沟自己跳吗?

靳辞宴没第一时间回复她的问题,而是给虞荔发消息:[想不想过来一起唱歌?]

要换了平时靳辞宴可能也不会想着要虞荔过来,今天不一样,苏蛐很烦,得有人压一压她。

收到靳辞宴的消息时虞荔跟几个朋友刚从电影院出来,正讨论着剧情。

看着和靳辞宴的聊天框,虞荔有些犹豫,想起刚刚在看电影时收到的一条匿名短信,是一张照片,包间人很多,却一眼能从中找到靳辞宴,以及站在他身后的女生。

在看到这张照片后,虞荔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盯着看了许久。

如今靳辞宴约她去他们的局,虞荔不太想去,就直接拒绝了。

而收到匿名照片这事,虞荔没打算告诉靳辞宴,觉得没必要,也挺无所谓的,就像她之前说过的,他们都有各自的朋友,互不干涉就好了。

之后靳辞宴再发什么消息虞荔就没有回复了,不是不想回,是真没看到。她和朋友几个去吃了夜宵,又散步回学校,在操场转来转去,喝了几瓶酒,还说要去打麻将。

折腾来折腾去就很晚了,接到靳辞宴打来的电话时虞荔刚从宿舍楼的电梯出来。

电话那头很吵,虞荔几乎听不到靳辞宴的声音,喂了几声:“你说什么?”

靳辞宴准备出去打电话,苏蛐突然凑过来:“要不要喝这个酒,我觉得味道还不错,你尝尝看。”说着,苏蛐已经把酒杯推到靳辞宴面前。

靳辞宴瞥一眼,都来不及跟虞荔解释什么,就听到虞荔说:“没什么事我挂了,困了。”

随着嘟嘟声响起,靳辞宴没工夫搭理苏蛐,直接起身走人。

苏蛐不乐意了,追上他:“你怎么能提前走啊,我好不容易回国,你能不能稍微给我点面子?”

靳辞宴笑了声,冷得彻骨:“那你刚刚说什么话?”

苏蛐没懂:“什么?”

靳辞宴盯着她,眼眸漆黑,一股子戾气:“我打电话,你插一句,几个意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