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三十八章

Chapter38

猝不及防的摔了个跟头,苏蛐不服气,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怼回去,虞荔跟表面上看着完全不一样,她实在太可怕了,之前好像还事不关己,现在靳辞宴走了,暴露本性了,她就是故意的。

苏蛐一句话说不出,只瞪着虞荔,而虞荔呢,随意扫她一眼,余光瞟向不远处的靳辞宴,他刚巧看着这边。

虞荔收回视线重新看苏蛐:“没别的事就别待这,一会儿靳辞宴该过来了。”意思很明显,靳辞宴并不想看到你,赶紧走吧。

苏蛐当然知道,但这是她的生日宴,要走也是虞荔走。

不远处,苏董抬了抬下巴,问靳辞宴:“那边那个姑娘是谁?”

靳辞宴看过去一眼,随后说:“我朋友。”

苏董点头:“她跟小蛐聊得还挺不错的,回头你们可以一块儿玩,小蛐也就你们几个朋友。”

靳辞宴嗯了声表示知道,回去找虞荔时苏蛐已经不知道去了哪。他并不在意,只看着虞荔。她喝了些酒,脸颊泛起红。

靳辞宴沉默了几秒,问:“苏蛐是不是私下找过你麻烦?”

虞荔没想要隐瞒什么,既然他问了,那就说:“找过,但没找麻烦。”

闻言,靳辞宴眉心微蹙:“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必要,她也没干什么。”

“她找你说什么了?”

虞荔回想了一下:“就问我和你什么关系。”

靳辞宴没有顺着这个话题问下去,答案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

现在靳辞宴圈子里谁还不知道他交了个新朋友,有人私下聊过这事,说其实他俩压根不是什么普通朋友,早搞一起去了,又有人说靳辞宴正追呢,因为追不上所以跟大伙儿说是普通朋友,要不然为什么那姑娘一副淡漠样,看着就不像是在谈恋爱。

他们聊的这些靳辞宴都清楚,也没管。但虞荔一次又一次的逃避这个话题,又一次又一次的像是在给出希望,又是什么意思呢?靳辞宴不清楚。

见靳辞宴没什么别的问题要问,虞荔又喝了几口酒。两人离开酒店宴会厅时刚巧碰到几个朋友。

那群人迎面走来,笑着跟靳辞宴打招呼。

靳辞宴只看他们一眼,没几句话。

等人走远了,那群人才窃窃私语:“我靠,吵架了?”

“不是吧,他俩吵什么架不是朋友吗?”

“朋友就不能吵架了?”

“……”

虞荔有听到一些,不敢确定,就问:“他们——”

靳辞宴抢先回她:“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恋情,放心吧。

虞荔悟出来他这话的意思也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这晚过后虞荔能很明显的感觉到靳辞宴状态一般,干什么事好像都有点提不起劲,话也少了许多,两个人待在一起也是各干各的。

虞荔不知道他怎

芙玖么了,难道是因为苏蛐来学校没有告诉他这件事吗?可这件事也的确没什么好讲的啊。

下了课虞荔直接去公寓,靳辞宴已经在厨房做晚饭,听见开门声,他没有回头,只将菜炒好,盛好米饭,端餐厅叫虞荔过来吃。

虞荔走过来坐在他对面,看他好半天,最后还是问了:“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你又没做什么,我生你什么气。”靳辞宴说着,眼没抬,吃着饭。

那你为什么不强行把我拉你身边坐着了?为什么话变少了?为什么不抱我了?为什么都不要求出来见面散步了?

这些虞荔都没有问,她问不出口,她觉得自己好讨厌。

沉默数秒,靳辞宴放下筷子,看着虞荔,很认真:“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还是说了:“八个月。”

“你有想过公开吗?对所有人。”他很平静的把心里所想说出来,虽然他也不确定答案是什么,两人的结果是什么,但他还是说出来了。

听到这句,虞荔不自觉蹙眉:“我们之前不都说好了吗?”谈恋爱的前提是不公开。

靳辞宴知道,他当然知道,要不然为什么谈了八个月还要偷偷摸摸,牵手不行,说话不行,就连被别人知道两人认识都不行。

他的确觉得这没什么,他可以接受,他无所谓,因为喜欢。可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逃避,不断的将两人的关系掰扯干净,永远保持着普通朋友的距离,甚至连普通朋友都不算,又要到什么时候呢?

说句实话吧,靳辞宴压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所谓,他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两个人在谈恋爱,他想告诉身边的朋友,想带虞荔跟朋友一起玩,还想过年带虞荔回家,把她介绍给父母认识,想在一起很久很久,想娶她,死都想死在一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说句实话吧,靳辞宴压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所谓,他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两个人在谈恋爱,他想告诉身边的朋友,想带虞荔跟朋友一起玩,还想过年带虞荔回家,把她介绍给父母认识,想在一起很久很久,想娶她,死都想死在一起。

可有什么办法呢,因为喜欢,所以一次又一次的妥协,因为喜欢,哪怕忍不住想告诉别人两人的关系,但还是得藏起来,说我们只是朋友,或者是,哦我们不认识。

如果现在是几个月之前,两人的关系很平常很普通,靳辞宴大概率不会问出这样的致命问题,因为答案是什么不显而易见吗?但他们已经交往八个月了,不久后就该一年了,他们偷偷摸摸谈了这么久的恋爱,虞荔不可能真就没有心吧,她说的喜欢接吻,说的喜欢拥抱,不可能全是假的吧。

数秒后,靳辞宴嗯了声:“说好了的,但我后悔了。”他现在就想发条朋友圈,告诉所有人,虞荔是自己的女朋友,只要虞荔一句话,只要她稍微心软一下,靳辞宴就会立马公开恋情。

但这不可能的,他早想到了,只是自我麻痹。

虞荔的心脏也因为他这句话,像是被重重一击,有些喘不上来气,表情变得不自然:“靳辞宴,如果一开始你就告诉我,你根本做不到如此,我不会答应跟你谈恋爱,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谈恋爱的前提是不公开,一开始也没有问为什么不公开,你那样的不在乎,那

芙玖样的无所谓,现在是怎么了?

“但我后悔了。”他重复一遍。

虞荔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只起身:“你答应过我,做不到就别答应。”说完这话,她直接转身走人,不留一丝情面,重重关上门。

靳辞宴就坐在那,一动不动。他又后悔了,后悔今晚说的话,可又觉得这是必须面对的事情,所以他烦啊,好烦好烦。如果没有冲动,如果一直都接受虞荔这样冷漠的态度,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

虞荔回了寝室,俩舍友都不在。她什么事也没干就坐在桌前发呆,想不久前靳辞宴说的话。他说他后悔了,他说他想公开恋情。

不过半小时,靳辞宴的电话打了进来,虞荔差点趴桌上睡着,想都没想就接了电话,听到那边说:“我在楼下。”

虞荔的心脏再次猛烈的刺了一下,语气依旧冷淡:“你回去吧。”

“散个步。”

“我不想,靳辞宴,我不想散步。”她话说的有些重。

电话那头沉默几秒:“那你下楼,我有话说。”

虞荔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承认自己是心软的,对靳辞宴心软了,所以哪怕再怎么不想面对这个话题,她还是下了楼。

两人是在林子见的面,靳辞宴就坐在最开始约见面的石椅上,戴顶黑色鸭舌帽。

虞荔走过去,靳辞宴已经注意到她,他起身,虞荔也不坐下,也不靠近,就站在他的对面。

“什么事?”

他大概还没想好该怎么说,沉默了许久:“虞荔,我真就那么拿不出手吗?”

又是这个问题,他又再次问了这个问题。

虞荔不喜欢他这样,但都不给她说话的机会,靳辞宴继续:“你是觉得跟我谈恋爱很丢脸,还是说你压根就只想玩玩,过不了多久是不是就把我甩了然后找新的?”

面对他所说的话,虞荔难以置信:“靳辞宴,你搞清楚了,在一开始你跟我说谈恋爱的时候我就讲过了,可以谈但不能公开,你怎么答应我的?你说行,怎么,现在不行了?”

“如果不是被你舍友撞见,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跟她们说了,是不是所有人都不打算告诉,是不是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这跟玩弄人感情有什么区别你告诉我,虞荔,你到底想怎么玩我?”

靳辞宴的语气并不好,他已经忍到极限,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如果现在对面的人不是虞荔,换了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是现在这样。

可当他看到虞荔的眼眶逐渐泛红,直至挤满了泪,稍不留神泪水就会溢出来。靳辞宴觉得自己真够混蛋的,为什么要逼迫她做不想做的事情呢。

靳辞宴的手附上虞荔脸颊,想看清楚她:“怎么哭了?”

虞荔不让他碰,躲掉他的手,扭头不看他,泪水就啪塔的从眼眶中滚落。

她现在好委屈,她可能压根就没有那样想过,她没想要玩弄靳辞宴的感情,她只是做不到让他满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她现在好委屈,她可能压根就没有那样想过,她没想要玩弄靳辞宴的感情,她只是做不到让他满意。

靳辞宴心

芙玖软了,看着虞荔眼泪止不住的流,他将人抱进怀里。听到她说:“我们俩的事,我不想被别人知道。”

最终,靳辞宴还是妥协了。

他说对不起,他说不该这么凶,他还说以后不提这事了,不要哭了好不好。

可他越是这样,虞荔的眼泪越是止不住的流,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像是在害怕着什么。

那晚过后,一直到六月中旬,距离期末考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虞荔和靳辞宴都投入到了专业课的学习中,见面也就少了,偶尔出来吃个饭话也不多,就好像是又回到了最开始那样的相处模式。

这样别扭的感觉总会让人感到不太舒服,就好像是心上的那道疤痕没有痊愈,因为说出来的话没法收回,那疙瘩存在了就是存在了,消不散的。

虞荔很清楚两个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哪怕靳辞宴最后还是妥协了,但就是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变化。他大概还是想公开的,他大概还是后悔的。

虞荔不去触碰这个话题,但别扭就是别扭,不自在就是不自在。哪怕此时此刻虞荔吃着靳辞宴给自己买的冰淇淋,两个人准备去看一场电影,结束后决定一起回公寓住。

虞荔也还是不太舒服。

她突然问靳辞宴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最近过得好吗?”

靳辞宴没说话,知道她什么意思。

虞荔说:“要不我们分手吧。”

挺折磨人的对吧,你明明也这么想的啊,你明明也还是介意那件事情的啊,为什么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呢,为什么要妥协呢,你明明也很讨厌这样的吧。

靳辞宴没说话,沉默了许久:“你对我是认真的吗?你喜欢过我吗?”

黑暗里,虞荔看清楚他的眼睛,那闪着水光的眼睛,像是附上了一层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