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三十九章

Chapter39

虞荔就这样看着他,他的眼眶逐渐泛起红,喉结微滚的那一下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他不轻不重的嗯声。

虞荔站在他身旁,安静的吃完冰淇淋,走去垃圾桶前丢掉包装盒,回过身,靳辞宴还站在那,视线也没有挪开过。

虞荔回去他身旁:“电影就不看了,我先走了。”

靳辞宴依旧只嗯了声,再没有任何的动作。虞荔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看着自己,她没敢回头,只将帽檐拉下,钻进出租车后座。

回到寝室,黎茜妍最先察觉到虞荔好像不太对劲,她说了的,今晚不回来住,要和靳辞宴去约会,怎么才出去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而且状态好像很差。

黎茜妍没好意思直接问,怕是出了什么事,就先给邹媛发消息,要她想个办法,谁知道她心急,看完前一句就直接喊了虞荔。

“枝枝,你不是约会来着吗?怎么就回来了?”

黎茜妍真他妈想冲上去给邹媛一掌,疯狂给她使眼色,叫她闭嘴啊,说的都是些什么啊。

虞荔没看见,她坐在桌前,背对着两人,只淡淡说:“我和靳辞宴分手了。”

也就这么一句,黎茜妍震惊到啊了一大声,还什么能不能问啊,直接:“怎么就分手了?为什么分手啊?”

虞荔依旧那副淡漠样,好像事不关己:“可能不太合适吧,我给不了他想要的。”

邹媛不明白:“他要什么了?”

要什么了,要敲锣打鼓让所有人知道他们在谈恋爱,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不再是偷偷摸摸,不再是连话都说不上一句,他们可以向任何一对普通情侣一样牵着手走在校园里,可以一起吃饭,约会,拥抱,还可以告诉老师朋友家人,这是我对象。

虞荔突然觉得好可笑啊,不就是公开恋情吗?不就是让这段恋情变得正常吗?他可是靳辞宴啊,多少女的巴不得跟他扯上关系,唯独虞荔,生怕被人知道两人认识,仅仅只是认识都不行。

虞荔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他们纠缠了太久,足足八个月,这期间也发生了太多事情,没办法一一说明,也就没有回答邹媛的问题,他要什么了,他要的东西任何一个女生都可以给,只有虞荔没办法给。

这天晚上虞荔失眠了,她陷入到了一个不太正常的状态中,像是被黑暗笼罩,明明不远处就是光,就可以逃出去,但她做不到,那太难了。

在这期间她开始不断的自我怀疑,觉得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自己的问题,如果两个人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认识,没有咖啡厅加好友,没有大一早晨喂猫,是不是结局就变得不一样了?

靳辞宴不需要顾忌任何事情,也不需要绕着人转,而是被所有人围着,捧着,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他是自由的,而不是被所谓的感情困住的。

虞荔大概真的觉得两个人就不该开始,是她耽误了人家,是她太过分了。

芙玖也是从这天开始,虞荔又回归到了大一时的状态,再次把自己遮掩住,话少,一切集体活动都不参与,也不再跟朋友出去玩。

章则问起黎茜妍:“他俩到底什么原因分的手?我看靳辞宴朋友圈都清空了,头像也都换掉了。”

黎茜妍也不知道啊,虞荔不说她们也不好多问,只能多多注意她,怕她出什么事。但她实在太安静了,也太过封闭了,除了上课就是待在宿舍,食堂都不会去。

章则琢磨不透,他挺难想象虞荔和靳辞宴会因为什么事情闹分手到现在这个状态。他们之前处得不挺好的吗,虞荔不是也挺喜欢靳辞宴的吗,身边朋友可都看得出来啊。

虞荔这样的一个姑娘,总是将自己与他人分隔开,极少说话,极少笑,但却会因为靳辞宴给到的某些惊喜,勾唇淡淡笑。

她不太会表达,身边朋友都知道,也知道她对待感情挺淡漠的,这个感情包括了亲情友情爱情。也就是因为知道,了解,所以这几个朋友都能看得出,虞荔对靳辞宴是喜欢的,靳辞宴就更不用说了,他从不遮掩对虞荔的喜欢,一直把虞荔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

所以他俩到底会因为什么事情分手呢?

没人知道,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也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他们两个真就没再联系过。在很多个夜晚,虞荔有想靳辞宴会不会还留着自己的微信,会不会突然发消息过来问要不要吃冰淇淋,可并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没人知道,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也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他们两个真就没再联系过。在很多个夜晚,虞荔有想靳辞宴会不会还留着自己的微信,会不会突然发消息过来问要不要吃冰淇淋,可并没有。

在期末考试结束的这天,虞荔和朋友们从考场出来,迎面撞上俩人,靳辞宴还和之前一样,指尖夹根烟,一股子痞样,而他身边的女生最近在论坛上小有名气,长相偏甜美,跟采访时说到的,喜欢‘可爱’的,这点非常符合。

几乎是同一时间,邹媛黎茜妍几人的视线稳稳的落在了虞荔身上。

虞荔反应不大,只看着面前两人。

女生正跟靳辞宴聊着什么,笑挂在脸上。

章则大概觉得这气氛怪尴尬的,主动跟靳辞宴打了声招呼:“嗨考完了什么时候回?”

靳辞宴没看虞荔,回章则的话:“今晚。”

旁边的女生想起什么,跟靳辞宴说:“你得开车送我啊,我行李太多了搬不动。”

邹媛翻了个白眼,心里骂骂咧咧。黎茜妍也不例外,揪着章则手臂的肉,觉得这女的也太他妈嗲了吧。

几人就看着女生略带娇气的跟靳辞宴说话,靳辞宴也没叫她闭嘴,还嗯了声。

虞荔不太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轻轻拽了下邹媛手臂,邹媛很快领悟到,叫燕力立:“哎力立,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回头还得收拾行李呢,我明早的车。”

燕力立接收信号速度极快,也早不想再待下去了,搭上章则的肩膀:“走呗走呗,我也饿了。”

章则跟靳辞宴挥手:“行了我们先走了。”

靳辞宴点头示意,准备走。

身旁女生自来熟,也朝几人笑:“拜拜啦。”

黎茜妍和邹媛露出

芙玖职业假笑,笑完立马撤,都不带多看的。(touwz)?(com)

等回了寝室,邹媛才问起虞荔来:“那女的应该不是他新对象吧。”

?想看芙玖的《撬心》吗?请记住[头%文字小说]的域名[(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

黎茜妍觉得邹媛有病,这时候干嘛问这种问题,难道还看不出来刚刚那局面有多尴尬吗。

她瞪着邹媛:“你不是要收拾行李吗讲这么多话干嘛,收啊。”

邹媛瘪瘪嘴,她真只是好奇,好奇心重也不是她的错啊。

她闭嘴了,虞荔也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只继续收拾着桌上的东西。没人知道此时此刻她在想些什么,毕竟她现在这样跟大一刚开学那会儿也没什么区别。

虞荔是期末考试结束后的第二天回的申城。回申城后她没什么别的事,整天待在家中,阿姨定点上门打扫卫生做饭,虞荔有时会下楼吃,有时则待在房间中吃。

她出门不多,圈子里几个朋友约她出去玩她也都拒绝了,大家伙儿也不意外,虞荔就那样,想玩她自然会出来,拒绝了就是不乐意。

日子晃眼过,不知不久中又到了月末,27号。虞荔以前从不记日子,但靳辞宴记,每个月的27号他都会制造些小惊喜,起初虞荔看得淡,觉得挺没必要的,后来两人关系稍稍转变,这些惊喜虞荔也就都记住了。

只不过现在两人已经分手了,也就不用再想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了,靳辞宴不都有新的目标了吗,那个女孩看上去是他会喜欢的类型,可明明虞荔根本就不是可爱型的,虞荔的长相是有些欲的,又带些纯,是会让人很难忘记的长相。

所以靳辞宴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虞荔没想这个问题,这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下午时楼诚影打来电话说他旅游回来了,想去喝一顿,问虞荔要不要来。要换了平常,虞荔大概会拒绝,但今天就是莫名想喝点酒,大概觉得这样会睡得更好一些吧。

和楼诚影在酒吧碰上面,卡座里都是些不认识的小男生,刚高考结束,一个个跟没见过世面一样,想跟着跳又放不开,看着台上穿着性感的美女扭动着身体,脸都红了。

虞荔瞟到楼诚影,跟个混子似的,玩得特开。她什么也没说,随便他,都高考结束了,也早成年了,爱玩玩。她就自个喝着酒,偶尔回答几句身旁人的问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虞荔瞟到楼诚影,跟个混子似的,玩得特开。她什么也没说,随便他,都高考结束了,也早成年了,爱玩玩。她就自个喝着酒,偶尔回答几句身旁人的问题。

喝到差不多的量,楼诚影从舞池回来了,跟虞荔说:“我给你喊了代驾,你早点回去洗洗睡。”

虞荔没搭理楼诚影,等代驾到门口了,楼诚影把虞荔送出去,交代几句。

等虞荔上了车,关上车窗,冷气迎面吹来,她还记着楼诚影最后跟自己说的话:“老姐,你状态不对啊,遇上什么事了?跟弟弟我说,都给你平了。”

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半,虞荔头有些晕,整个人栽倒在柔软的床上。快睡着时手机叮的一声响,立马将人从睡梦中拉扯出来。

虞荔拿到手机点进微信,‘坏人’的聊天框后冒着红点。

几乎是一瞬间,整个人清醒过来,就看到消息内容:[看窗外。]

虞荔都来不及穿鞋,走到阳台,靳辞宴就站在楼下坪地,他身旁放着一个小型烟花箱,虞荔看到靳辞宴点燃火线,随即烟花冲向夜空,炸出一束束五彩缤纷的花。像星星,绚烂,耀眼。!

(touwz)?(com)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