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四十七章

Chapter47

别墅停电那晚是虞荔主动吻上的靳辞宴,而这次,虞荔问靳辞宴想不想,又问他可不可以。他甚至都来不及回答她说想说好,就已经贴上她的嘴唇。

就像他之前说的,他已经没办法再这样下去了,认真也好不认真也好,都无所谓了,他不在乎了。

嘴唇相贴的那一瞬间,再也不是其中一方主动,他们像是想将对方吃掉一样,用尽全力缠绕着,舍不得停下来,哪怕虞荔已经有些喘不上来气,但她依旧贴着靳辞宴,靳辞宴也将她抱得更紧。

而这个吻耗费了两个人所有的力气,虞荔也从侧躺变为坐在靳辞宴腿上。

不知过了多久,靳辞宴尝到虞荔眼泪的味道,也才停住,看着她,给她擦眼角即将滑落的泪。

“哭什么?”

虞荔摇头。

靳辞宴轻轻抚摸虞荔的背,哄她:“以后都不凶了。”

虞荔不在乎这个,她想知道的是:“那你相信吗?”相信我就是来找你的,我来美国就是想跟你有可能的。你明明都知道的,你明明有感受到的对不对。

靳辞宴没马上给出回复,大概是在想这个问题,也依旧矛盾着。

见他迟迟不说话,虞荔又问一遍:“你相信吗?我就是喜欢你。”

别墅那晚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虞荔抽到大冒险,给喜欢的人发表白消息,虞荔给靳辞宴发:我真的很喜欢你。

她没有说假话,她一直都有在告诉靳辞宴,她真的喜欢他。

在察觉到,并确定自己的心意后,虞荔没有犹豫直接买了飞纽约的机票,其实她有想过很多种可能性,好的坏的,但她依旧没有退缩的意思。在两人交往的那八个月里,一直都是靳辞宴更主动,他付出得更多,虞荔没办法再无动于衷了。

她常常想,靳辞宴也是第一次谈恋爱,他大概也是第一次学着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对一个人好,为什么到头来却一点好处都得不到,他也只是因为喜欢才想公开啊,他又有什么错呢。

所以在来了美国后,虞荔一次又一次的制造机会,想跟他更近一些,不管是清吧偶遇,还是认识他的朋友,包括今天晚上的故意设局让靳辞宴往里头跳。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虞荔在告诉靳辞宴,她真的不是玩玩,她已经克服心理上的恐惧,喜欢就是喜欢,虞荔就是很喜欢靳辞宴。

在听到靳辞宴嗯的那声后,虞荔又告诉他:“我没有骗你,就是很喜欢,不是好像有点,是非常。”

靳辞宴唇角微勾,点头:“嗯好,我知道了。”

虞荔一头栽进靳辞宴怀里,紧紧抱住他,听着他的心跳。靳辞宴就轻轻拍虞荔的背,又摸摸她的头发,说乖不哭了。

虞荔还埋在靳辞宴怀里,只点头嗯,语调带了些委屈,像个小宝宝。

直到靳辞宴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了茶几上的手机,看到来电人备注:雷子。

接通电话,虞

芙玖荔也就没声了,安静的继续缩在靳辞宴怀里,听他问那边的人什么事。

雷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和虞妹怎么样了?还吵着啵,要不要我给你想个办法?”

靳辞宴没说跟虞荔怎么着了,只一句:“说说看。”

雷子这会儿在酒吧外头的街道上,旁边站着卡卡。他说:“你也去找几个女的,喝个酒,让虞妹醋一下,扯平了,然后她生气,她也甩脸子,你就把她带走,跟她道歉,差不多应该就行了。”

这些话虞荔可都听到了,瞪大眼,坐起来冲着电话那头就是一句:“雷子你傻逼吧。”

雷子被这一声吓一跳:“我靠,你俩在一块儿呢。”

靳辞宴眼底含笑:“嗯,在一块儿。”

雷子瞟一眼卡卡,卡卡用英语问他怎么了吵得很厉害吗,雷子摇头,问那边:“在干嘛呢。”

靳辞宴已经将通话调至免提,虞荔回:“在亲嘴,你坏事了。”

也就这么一句,雷子都要跪地了:“我靠对不起对不起,我挂了挂了,你俩继续,继续。”说完雷子真的秒挂电话,生怕靳辞宴找上自己。

嘟嘟声后,靳辞宴将手机丢一旁沙发上,手还扶着虞荔的腰,稍稍使了点劲:“找男人,故意的?”

靳辞宴没生气,虞荔听得出来,他这表情,这语气就跟之前谈恋爱时一样,有点坏,感觉要搞事情了。虞荔解释:“没有,不是,是他们想跟我聊天,我就随便聊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靳辞宴没生气,虞荔听得出来,他这表情,这语气就跟之前谈恋爱时一样,有点坏,感觉要搞事情了。虞荔解释:“没有,不是,是他们想跟我聊天,我就随便聊聊。”

靳辞宴笑一声:“搭你肩膀?”

“你看错了,他只是靠了下,我往旁边挪了。”说完这句,虞荔又想起什么,嘀咕道:“你身边不也有很多女生吗,你跟她们也聊得挺来的,还经常出去玩。”

靳辞宴捏了把虞荔的腰:“我什么时候搭理过别的女生?”

虞荔开始阴阳怪气:“哦也对,那都是你的好朋友,好朋友是不分男女的。”

靳辞宴有些无奈,又得宠着:“故意气我是吧。”

虞荔说没有:“你想多了,我故意气你干嘛又没点好处。”

靳辞宴也不说什么,只看着虞荔。

这会儿已经很晚,都凌晨了,其实虞荔早困了,要不是靳辞宴答应了接吻,虞荔早该睡觉了。

她说:“我今天不想回酒店了,我想跟你住。”

靳辞宴嗯了声。

虞荔又说:“我要跟你睡。”

靳辞宴再次嗯了声。

虞荔开始提要求:“你得抱着我,还要亲我,再给我唱歌,还拍拍我。”

这回靳辞宴不嗯了,低声笑了下:“虞荔,你怎么这么娇。”

“你不喜欢吗?”

“喜欢,很喜欢。”一直都喜欢。

这天晚上虞荔如愿跟靳辞宴睡的,靳辞宴也唱歌了,还拍拍了,又亲亲了,说乖别讲话了快点睡觉。

虞荔头一次讲这么多话,哪怕之前谈恋爱她都没有一晚上讲过这么多话,还都是些没营养的

芙玖口水话,上句说的什么讲到下句就给忘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虞荔说靳辞宴我好喜欢你啊,真的。

靳辞宴嗯道:“我知道了。”

隔天起床已经是中午,雷子在几小时前就发来了约饭消息,要他俩一块儿来别再装作不熟了。

靳辞宴回了个OK,转头要虞荔别摸了,痒。

虞荔才不听他的,继续摸,哪哪都摸,还钻进被子里,抱住他,一个劲的蹭。靳辞宴把她抓出来,她就趴在靳辞宴身上,告诉他:“你小兄弟起床了。”

靳辞宴无奈,压着嗓:“你也知道?”

虞荔说对我才发现,它还跟我打招呼了。

靳辞宴是真没想到虞荔胆既然这么大了?就因为来了趟美国,都变开放了?是知道自己在撩拨人了吗。

靳辞宴问虞荔:“怎么办?”

“不怎么办,我们得起床洗漱然后跟雷子他们去吃饭了。”

虞荔就是故意的,靳辞宴算是明白了,她就是在想方设法气人呢。

到达餐厅包间时雷子和卡卡都饿得不行,桌上的果盘被吃了个干净,见两人一前一后进来了,雷子立马叫服务员上菜。

等虞荔和靳辞宴坐下,雷子忍不住问:“你俩,好了吧。”

桌下,卡卡踹了雷子一脚,雷子拧眉,忍着。

虞荔倒是觉得没什么,这也不是什么不能提的话题,就很直接的说了句:“好了。”

雷子高兴啊:“那就好那就好。”

菜陆陆续续摆上桌,卡卡跟虞荔边吃边聊,雷子刚好想起个事,提了嘴:“明晚是有个友谊赛来着吧。”

靳辞宴嗯了声。

虞荔问:“什么友谊赛?”

雷子说:“赛车,几个认识的一块儿比着玩玩。”

虞荔还记得之前靳辞宴因为生气去玩赛车出事故那件事,心里总有些顾虑,觉得不安全。

雷子看出点什么,随口一问:“你不乐意他玩儿?”

也不等虞荔说话,靳辞宴接了:“你屁话真多啊。”

雷子打住不说了,埋头吃饭。

吃完饭,雷子得送卡卡去上课,先走一步,虞荔和靳辞宴吃得有些饱,在附近转了转,去了公园,特多小朋友。

经过一家卖雪糕的店,靳辞宴排队给虞荔买了个吃。有个小朋友坐在长椅上,眼巴巴的盯着虞荔手上的雪糕。

虞荔就问他:“想吃吗?”

小男孩摇摇头:“我妈妈去给我买了。”刚好这时小男孩的妈妈拿着雪糕回来,朝虞荔笑了笑。

虞荔回了个微笑:“你的宝宝好可爱。”

“哦谢谢。”随后这位母亲对靳辞宴说:“你的宝宝也很可爱哦。”

虞荔转头看向靳辞宴,就见他眼底含笑,说谢谢。

回到公寓,虞荔去卧室躺了会儿,靳辞宴进来时虞荔已经醒了,听到他说:“晚上的比赛想不想陪我去?”

虞荔睁开眼:“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虞荔睁开眼:“会

芙玖很危险吗?”(touwz)?(com)

“不会。”

?本作者芙玖提醒您《撬心》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

晚上九点整,虞荔和卡卡在比赛场地附近的咖啡厅碰面,靳辞宴和雷子去跟人谈事了,这儿就她们两个女生。

虞荔问卡卡:“靳辞宴在美国的这几个月经常玩赛车?”

卡卡想了下:“不算经常,有人约就玩,大多时候都是雷子叫他,他俩去的最多的地方大概就是夜店了,或者一些极限运动,他俩比较爱玩。”

虞荔点了下头。

卡卡说:“你放心吧,靳辞宴开车挺稳的,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虞荔和卡卡从咖啡厅出发去到比赛场地,这会儿人已经很多了,少有的几张华人面孔,身边都站着性感的外国美女。马路上也都停着跑车,虞荔和卡卡还没找着人,不知道靳辞宴和雷子在哪。

两人在附近转了转,卡卡看见熟人,是个姑娘,问她雷子人呢。

她指了指不远处的人群:“那呢,被几个女的缠上了。”

虞荔和卡卡过去人群那边时,一个穿着暴露的胸大金发美女正站在雷子和靳辞宴中间,跟两人说着什么。她的手臂很随意的靠在雷子肩膀上,说着说着话就要靠靳辞宴。

虞荔已经走到跟前,挡开她的手:“谁准你靠近的?他是我男人。”

金发美女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看向靳辞宴。靳辞宴倒是笑起来,正低头看着被虞荔牵着的手。虞荔牵可紧了,不知道是故意牵这么紧要人疼,还是怎么。就是觉得她好可爱啊,她既然会吃醋了,还摆明面上来了。

见状雷子立马打圆场:“我说你也真是,靠我得了呗,靠我靳哥干嘛?靳哥给的警告还不够多吗?长点心吧。”

金发美女很快道歉,说什么对不起她这人就这样,朋友间挺放得开的,忘了靳辞宴不近女色,忘了靳辞宴会揍人,绝对没有下次了。

虞荔没听几句,靳辞宴已经带着她走到一边。

他要她坐车里,虞荔问为什么,靳辞宴说:“女朋友太漂亮,得藏起来。”

之前虞荔过来这边时,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她看,要不是知道她跟靳辞宴的关系,那些个男的早该对她下手了。

虞荔哦了声,乖乖上车坐着。靳辞宴也跟着上车,虞荔问他:“什么时候开始比?”

靳辞宴也不看时间,回她说:“不急。”

两个人就在车里坐着,等雷子过来敲车窗,说比赛要开始了,他才下车,虞荔也跟着下车。

虞荔跟卡卡碰面,靳辞宴和雷子已经去赛车队伍的前面跟人打招呼。聊了几句后大家伙儿上了各自的赛车,裁判员也已就位。

随着一声哨向,赛车女/郎挥动手中的旗,比赛也就正式开始。

靳辞宴的车跑在队伍的最前面,油门踩到底,根本看不清唰的一下就从眼前闪过,只听得见赛车的轰鸣声,以及现场的欢呼尖叫声,震耳欲聋。

R的电话打进来时,靳辞宴的车刚越过终点线,拿下第一的成绩。

虞荔

(touwz)?(com) 芙玖来不及跟R讲电话(touwz)?(com),只将手机静音塞口袋里。等跟靳辞宴见着面了卍(头文字小&说)_[(touwz.com)]卍『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靳辞宴推掉了所有酒局开车带虞荔回去,虞荔才想起来之前的那通电话。

她回那边的消息,问他什么事。

R:[什么时候见个面,聊聊最近的生活?]

虞荔想了下:[明天下午。]

R:[OK。]

靳辞宴开着车,瞟一眼虞荔:“谁?”

“一个朋友,他也在纽约,约了明天下午见面。”

靳辞宴没多问什么,只说明天下午开车送她。

等到了第二天,吃过午饭后虞荔给R发了个消息,说自己差不多可以出门了,问他忙完没,他回了个刚忙完。

靳辞宴从卧室出来,手里拿着车钥匙:“走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靳辞宴从卧室出来,手里拿着车钥匙:“走吧。”

虞荔拿上包跟靳辞宴下楼去车库。

半个小时的车程,靳辞宴把车停在路边,虞荔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靳辞宴又把她拽回来:“男的女的?”

虞荔忍不住笑:“男的。”

靳辞宴眉心蹙了蹙,也不说什么,自个醋。

虞荔又说:“我跟他认识好多年了,真就只是很好的朋友。”

她话音刚落,有个电话打了进来,虞荔推开靳辞宴接电话。

“你是不是在一辆黑色法拉利车里。”

虞荔觉得奇怪:“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你了,下来吧。”

虞荔挂了电话,就看到不远处的街道上站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鼻梁上架着副眼镜,正看着这边。

也是这天晚上,虞荔回到公寓后去浴室洗澡,靳辞宴接到了一通电话。

那边的人先开口:“有空吗?想跟你聊聊虞荔的事,关于那条爆火的帖子。”!

(touwz)?(com)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