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五章

第5章

Chapter5

消息发送成功后虞荔才反应过来,这句话似乎有点不对劲,本想着撤回,但又觉得靳辞宴肯定看到了,再撤回就有点欲盖弥彰,于是她立马又发过去一句:[别误会,我是真有事。]

看到这句,靳辞宴眉梢轻挑:[嗯,知道了。]

虞荔觉得靳辞宴不知道,就他那个脑子里的东西,肯定是常人没法想象到的,估摸着大概觉得自己可能吃醋了,又不想戳穿。

虞荔看着聊天框里的这几个字,笃定靳辞宴就是这么想的。她不想跟他再聊下去了,直接将微信划掉,锁屏。

之后一直到国庆假期结束,两人都没有任何的联系。

一上午的课程结束,下课铃打响,邹媛前桌转过身问:“中午吃啥?”

黎茜妍和男朋友正腻歪着,得空了回他:“我们不跟你们一起。”

邹媛把桌上的笔和本子塞进书包里:“我跟男朋友吃。”

黎茜妍哈哈笑两声,其实心里想的是,草你妈的,前几天还在吐槽男朋友,这会儿又和好了??无语,无语透了。

但她没表现出来,只跟虞荔说:“那就只能你陪力立吃了。”

虞荔点头说好,背上斜挎包起身,跟燕力立说:“咱们走吧。”

燕力立把电脑塞进书包里,快速起身跟着虞荔走了。

出了教室,虞荔问燕力立:“你想吃什么?”

“不知道啊,还想着问你呢。”

虞荔也不知道,所以她直接把难题丢给了燕力立,直说:“你定。”

燕力立有极为严重的选择困难症,印象很深刻的一次,那天是雨天,俩舍友都有事,又只剩下虞荔和燕力立做伴。

那会儿已经认识两个多月了,对彼此还算了解,毕竟五人经常同进同出,可以说是班里玩得最好的团体。

但虞荔属实没想到,选个店把整个大学城从头走到了尾,绕了这又绕那,最后因为时间原因随便找了家吃烧腊的店解决了午饭问题。

晚上回寝室,虞荔只觉得腿脚酸痛,真的再也不想跟燕力立吃饭了。

然而这次虞荔实在不想思考午饭问题,就还是由燕力立来决定,只是她提前说好了,必须在半小时内决定好。

燕力立就说干脆去几人经常去的那家川菜店吃得了,免得纠结来纠结去。

两人到店里时还有几张空座,他们选了靠窗的位置。

手机扫码点完单,燕力立开始给虞荔安利最近看的动漫,以及他的‘老婆’。

虞荔对二次元不感兴趣,但也能听。

燕力立说着说着服务员端着菜过来了,他们一边吃一边聊,正说到精彩情节他突然停了,盯着虞荔后侧方看。

虞荔抬眸:“怎么不说了?”

燕力立立马收回视线,小声说:“那个谁,一直在看你。”

“谁。”

“靳辞宴。”

芙玖“???”

虞荔蹙眉,没往后看,她怕跟靳辞宴的视线撞上。

只问燕力立:“他还在看吗?”

燕力立摇头:“没看了。”

虞荔松了一口气,好在燕力立脑子直,并没有往别的方面想,接着讲刚刚的剧情。

聊完剧情,他突然想到什么,问虞荔:“之前那个追求者还有没有死缠烂打?”

虞荔都快忘了有那么一号人物,是外校的,长得还行,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之前总是骚扰。

虞荔摇头:“最近没。”

燕力立这才放心:“那就行,要还缠着你,你就跟我们说,好歹我们这边加上邹媛那个总是吵架闹分手的男朋友,有仨男的呢,还怕搞不过他?”

虞荔有点想笑,调侃一句:“你会打架吗?”

“跟你肯定比不了,你跆拳道黑带,开什么玩笑。”

两人吃完午饭一道走路回宿舍楼,再在交叉路口分开。

虞荔到寝室时俩舍友还没回,她先去床上躺着,没十分钟俩就一前一后回来了。回来后也都上床躺着了,等到下午第二节课快下课时三人才起床准备去体育馆上课。

下床的功夫黎茜妍已经吐槽了千万次:“早知道我就不选排球了,一点不会啊,能颠五个算我输。”

邹媛来了劲,也哭丧着个脸:“我他妈还拉拉操呢,军训齐步走他妈都顺拐,就问丢不丢人吧,跳起来自己绊自己的脚。”

虞荔没什么好吐槽的,体育课她选的自己擅长的跆拳道。

下楼跟燕力立碰面后,几人一同前往体育馆,然后在各自的班级教室前分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下楼跟燕力立碰面后,几人一同前往体育馆,然后在各自的班级教室前分开。

虞荔到跆拳道室时里头已经坐满了穿着跆拳道服的人,腰间的腰带清一色的白色,只有少数是黄色。

虞荔只瞟了一眼就进更衣室了,换好跆拳道服出来,副社长正好背着包小跑过来,而后笑着点头跟虞荔打了个招呼。

待副社长进了更衣室,虞荔去到没人的角落做拉伸。

上课铃响后,副社长喊大家集合,虞荔站在最后一排。

“老师有点事要晚点到,大家先做做热身。”说完副社长就要大家散开来,不要堆在一团聊天,又说等会儿老师来了会有一个小考核。

虞荔这会儿已经远离队伍回到之间的角落,待副社长交代完,朝这边过来。

他随手拿了个靶,拍了拍,朝虞荔示意一下。虞荔配合的踢了几组,换副社长了,他刚把靶丢给虞荔,老师就急匆匆进了教室,叫副社长名。

副社长赶紧过去,虞荔就自个踢沙袋。

老师跟副社长讲完几句后就叫大家集合,因为老师来了,虞荔也就站到了第一排的位置上。

她左边站的副社长,老师开始讲今天的学习任务后,他小声跟虞荔说:“今天会来个新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虞荔其实没多大兴趣,但还是配合的问了句:“谁?”

副社长话都还没说出

芙玖口,新人就已经出现在教室门口,而他一眼就看到了队伍最前排的虞荔。

与来人视线碰撞后,虞荔眉眼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下一秒她就别开了眼,语气冷淡:“不用说了。”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他从没跟自己讲过转班的事,但话说回来,就算他要讲,她还不见得愿意听,再说了,两人现在虽然是恋爱关系,对彼此的了解却是少得可怜,他俩也完全不会事事报备,所以意外又不意外。

虞荔给出的反应就是面无表情,甚至都不想过多的说起这事,因为在她这,这都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老师见靳辞宴来了,招手要他进来,又把他介绍给大家认识。

其实压根儿不用介绍,靳辞宴谁不认识啊,就算之前不认识,刚开学时那条爆火的帖子也足够让大家认识他了,以及第一排的虞荔。

这会儿大家都特精神,一双眼就没从靳辞宴和虞荔身上挪开,就是想看看他俩会不会有什么互动,毕竟这对还是有不少人在磕的。

但很可惜,一节课下来,他们没有任何的交流,虞荔也只跟副社长讲话,练习踢腿时也是跟副社长一起。

十分钟休息时间结束,接下来进行月考环节,这次的考核任务是一对一PK,第一轮上场的是虞荔和副社长。

副社长倾向于防守,而虞荔更喜欢秒杀带来的快/感,往往能快速抓住对手的弱点,直接进攻。

虞荔的动作干净利落,别看她姑娘家家的,踢起人来也是真的狠,完全不心软。

这次也不例外,比赛正式开始后,虞荔直接进攻,一个前腿横踢,接着后腿横踢,随后转身一脚踢在副社长胸口处。

副社长躲都没来得及躲就被踢倒,坐在地上。

老师笑笑:“你这不行啊,说几次了改改策略,明知道虞荔进攻猛,还缩后头,是怕踢疼她还是怎么着?”

虞荔已经走旁边去,她瞥一眼副社长。

副社长也刚好看到她。

收了视线,他回老师话:“哪能啊,我是真的反应不过来,跟别人比也没这样啊,场上那些人都挺垃圾的。”

“那行,你跟靳辞宴来一局。”老师话音刚落,虞荔的目光就稳稳的落到了靳辞宴身上。

副社长啊了声:“这不好吧,新同学呢,又没学过跆拳道,这不欺负人嘛。”

靳辞宴倒是没意见,随时都可以上,就是虞荔,看她那表情好像有话要说,却又迟迟没开口。

老师看了眼时间,只有半小时要下课了,还得留时间给别的同学,就不闹了,想着也的确,总不能刚来上课就跟黑带的人打吧。

就说:“那行吧,下回在比,其他同学按抽签顺序上场,咱们速战速决,早结束早下课。”

提前结束考核,副社长帮老师登记成绩,虞荔则自己干自己的,想走也能走,就是燕力立还没下课,他们约好了一块儿回去,得等他那边下课了才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提前结束考核,副社长帮老师登记成绩,虞荔则自己干自己的,想走也能走,就是燕力立还没下课,他们约好了一块儿回去,得等他那边下课了才行。

于是虞荔就去了更衣室

芙玖里坐着,手机在储物柜里。

把手机拿出来后,她点进句号的聊天框,编辑消息发送:[为什么转跆拳道?]

[想听实话吗?]

虞荔没想到靳辞宴会回的这么快,就像是在等着她的这句一样。

也没等虞荔发过去什么,又一条消息弹出:[也没什么,就是对跆拳道挺感兴趣的。]

虞荔没什么好说的了,就回了个嗯。

紧接着靳辞宴发过来一句:[一起吃饭?]

虞荔回:[不了。]

-

虞荔收到燕力立下课的消息后,拿着包出了更衣室。她瞟了眼教室里,靳辞宴没在,不知道去了哪,她也没在意,走人了。

燕力立的教室在二楼,快到门口时就听到球鞋摩擦地面以及运球时的嘭嘭声。

到篮球教室门口,黎茜妍的男朋友章则刚巧出来,跟虞荔点头示意了一下。

虞荔问他:“力立在吗?”

“在呢,里头换衣服。”

虞荔说好,章则就去排球教室找黎茜妍了。

虞荔没打算进去,里头还有不少男生在打球。

就看到不远处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男生边往门口走边招手:“哎靳辞宴,怎么样跆拳道好玩儿吗?真不知道你哪根筋搭错了,转跆拳道去,杰哥跟个怨妇似的,念叨这事儿念叨了大半节课。”

虞荔身体一僵,还没等人反应过来,靳辞宴就从她身侧走过,进了教室。

虞荔看到他接了另一个朋友丢过来的球,并没有回复穿蓝色运动服刚刚的话。

蓝色运动服搭上靳辞宴的肩膀小声说:“哎哎,看到门口站着的大美女没?虞荔啊,她等谁呢。”

他问完还侧头看过去,就见一男生小跑到门口,跟虞荔打招呼。

“哦呦,是那小白脸啊,他俩什么关系啊?”

靳辞宴余光瞟到,不太耐烦:“关你屁事。”

人不说话了,一边休息去了。

虞荔和燕力立碰面后一道回宿舍楼,两人没约饭,各回各寝。

刚到宿舍,邹媛急匆匆要往外走,见着虞荔回来了,说:“晚饭我不跟你吃了,我要跟刘航彦吵架去了。”

这都家常便饭了,虞荔没什么太大反应,只说:“祝你顺利。”

等邹媛出去了,虞荔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脚边有一箱燕麦奶,她拿了一盒出来,刚插吸管,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看到来电人备注是句号后,她接了。

“没吃晚饭。”不是问,更像是直截了当的揭穿。

虞荔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嗯了声。

很快她又道:“我不想跟你出去吃。”

这话一出,电话那头没动静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给你点外卖。”

虞荔依旧拒绝:“不用,想吃我会自己点的,没别的事就挂了吧,我还要弄作业。”随后也不给靳辞宴说

芙玖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但其实今天没作业要做,昨晚上就已经交掉了。

她只是不想跟他出去吃饭,也不想他给自己点外卖,更加不想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

现在想想,就连当初稀里糊涂的答应他在一起,虞荔都有些后悔了。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要说排斥肯定是没有的,但接受接纳一个完全陌生的男性靠近自己,跟自己经常见面约饭甚至约会,她都是不太愿意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总是直截了当的拒绝。

大概也是这次拒绝得过于直接,伤着人心了,这天后两人的联系彻彻底底断了。直到靳辞宴看到虞荔来男寝楼下等人,随后跟一白白净净的男生一块儿出了学校。

那天下午靳辞宴直接去了跆拳道室找人,谁知道那白净男生也在。

虽然虞荔跟那男生坐的距离也不近,聊天也就很正常的几句,但他依旧见不得,看不惯。

等虞荔起身去更衣室,靳辞宴把人给堵了。

他将人抵到墙角,抓住她手腕。

虞荔被突如其来的这一下给吓到,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或者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也没等虞荔开口骂人打人,靳辞宴就问:“那男的是谁?”

虞荔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外面坐着的人,就说:“我朋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虞荔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外面坐着的人,就说:“我朋友。”

“叫什么?”

“燕力立。”

哦,姓燕。

虞荔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出,他力气好大,被抓过来抵墙上时由于冲击力,整个人都有些晕乎,还有他的手,快握断啦。

虞荔蹙眉,想挣脱开他的手:“你干嘛啊?”尝试几次后发现一点作用没有。

“和他吃饭都不跟我吃?”

不是,就因为这事?

虞荔解释:“他遇到感情方面的问题了,我陪陪他。”

他声沉得厉害,重复这一句:“感情方面的问题。”

虞荔嗯了声。

随后:“你弄得明白吗?”

他好凶,从刚刚抓住自己,到现在,他语气都极其的差。

虞荔不喜欢他这样,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没别的事了吗?”她态度冷淡,明显打算走人不聊了。

靳辞宴没想过要放她走,也不想再这么相处下去了:“虞荔,我是在跟你谈恋爱。”

所以,什么是谈恋爱呢?这个爱该怎么谈呢?

虞荔不知道,但靳辞宴好像知道,他好像很会,他是不是谈过很多女朋友?

虞荔这么想着,就很直接的问了:“你交往过很多女孩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