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五十二章

Chapter52

最先知道靳辞宴求婚这事的是章则,他和靳辞宴前段时间一直有聊毕业结婚的事情,章则跟黎茜妍也谈好几年了,是时候该考虑之后的事情了。他跟靳辞宴提了一嘴,又问他什么打算。靳辞宴没想着隐瞒直接告诉他了,说过段时间就准备求婚,章则也特别懂味的谁也没说,就连黎茜妍都不知道。

但虞荔跟靳辞宴求婚这事黎茜妍和邹媛知道,记得当时俩人还问虞荔怎么突然看戒指,又说这事得男方来才行。虞荔什么也没说,她和靳辞宴的事情也知道他们两个知道,这是私事,也因为她想给靳辞宴一个家,所以无所谓谁来求这个婚。

之后的二十岁生日,看到靳辞宴单膝跪在自己跟前,掏出戒指盒,虞荔是意外的。其实她早该想到的,靳辞宴有他自己的节奏,他那么重视细节,在意每一个纪念日,怎么可能不求婚直接订婚结婚啊。

虞荔明明是一个没有什么情绪的人,对待任何事物都冷淡,却因为靳辞宴的出现改变了太多,她会因为知道靳辞宴的过去而心疼忍不住流泪,也会因为他向自己求婚而眼眶湿润,这一切其实都挺不真实的,但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值得意外的,靳辞宴就是意料之外,他特别好,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虞荔的二十岁生日过后,她和靳辞宴一起回了趟老宅,看看岑晴。最近岑晴没有忙工作,靳董事长派人看着她,要她休息一阵,好好放松放松。

虞荔和靳辞宴过来时,岑晴正坐在院子里逗小狗,小狗是靳董事长最近买来的,为的就是让岑晴有个伴。他知道,岑晴跟靳辞宴不亲近,实话实说了讲,靳辞宴跟家里人都不亲近,所以不指望他能多回家。

在这之前虞荔有私底下联系靳董事长,跟他说了挺多,就一个目的,希望他和岑晴能好好看看靳辞宴,靳辞宴没他们想的那么差劲。

靳董事长和岑晴一样,很喜欢虞荔这个姑娘,怎么看怎么顺眼。虞荔就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看别人家的孩子怎么看怎么顺眼,却不舍得看看自家孩子呢。

靳辞宴只是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处事方式,但算不上是叛逆,他从小到大成绩都好,也讲义气,谈起恋爱来也做到无微不至,这些可都不是装的,这些好,这些善良都是刻在骨子里的。

后来虞荔又说,他可能也表现出需要父母的关心,可并没有人发现,他们只看到了他打架抽烟,看到他很混的一面,又觉得很多年前的那次意外是因为他而导致,就越看越不顺眼。

那次沟通后靳董事长有好好反思,也就有了这次两个人一起来老宅,没有再板着张脸。

进门后靳董事长的秘书过来叫靳辞宴,说董事长找他。虞荔让靳辞宴去,她则去院子里陪岑晴。

岑晴看到虞荔来了,特别开心,把怀里的小狗给虞荔,要她抱抱,又问:“小虞,你喜欢小猫小狗吗?”

虞荔在岑晴身旁的椅子坐下,笑着:“喜欢。”

岑晴点头:“那你和靳辞宴也可以养一只,有宠物陪着还挺治愈的,但你们现在住的公寓面积不大,之后订婚了还是得换个大房子住。”兴许是怕虞荔觉得自己有强迫之意,岑晴又道:“你们俩商量商量,看怎么方便。”

虞荔点头说好,靳辞宴没一会儿就过来院子里了。

他跟岑晴打招呼,很客气的叫了声妈。岑晴看向他,点头要他坐下。靳辞宴就在虞荔边上坐下,牵着她的手,虞荔无名指处的钻戒格外亮眼。

岑晴看到了,笑起来:“你跟小虞求婚了?”

靳辞宴嗯了声。

岑晴很满意,又看向虞荔:“要是他欺负你,你一定要跟我说。”

岑晴话还没说话,虞荔抢了一句:“不会的,他不会欺负我的。”

岑晴恍惚间想起来虞荔之前跟自己说的话,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你们俩好好相处,订婚宴的事情我们两家人见面了商量一下,选个好日子。”

很快家里阿姨过来说饭菜做好了可以吃饭了,岑晴抱走小狗要它自己去边上玩,而后牵着虞荔的手一同去餐厅,靳辞宴走在两人身后,虞荔回头看他一眼,又将手背到身后勾了勾手指,意思要他快跟上。

靳辞宴唇角勾起一抹笑,快几步跟上来,走在虞荔身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靳辞宴唇角勾起一抹笑,快几步跟上来,走在虞荔身旁。

到餐厅后岑晴想跟虞荔坐一块儿,靳董事长刚好下楼,走到主位:“他俩谈恋爱呢,让他俩坐一块儿。”

岑晴想着也是,就没硬拉着虞荔,让她坐在自己对面的位置上。

这是虞荔第一次跟靳辞宴的父母一起吃饭,要说紧张其实没有,她想的更多的是希望靳辞宴的父母能稍微关注一下靳辞宴,哪怕是吃饭这种事情上也尽可能的聊几句,说些有的没的的都行。

其实说来也奇怪,在家里,虞荔从来没有向自己的父母提出过希望他们能多陪陪自己,也从没说过爱,也一直都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没有什么问题,可等到了靳辞宴这,虞荔却希望他是被关心的,他是被需要的。

这种感觉靳辞宴也有,就像他求婚时说到的,没有人比我更需要你,就像你需要我一样。也就意味着,我希望你的家人能关心你爱你,无所谓我的家庭是否幸福。

等人都坐好了,靳董事长对虞荔说:“别拘谨,都是一家人,以后跟靳辞宴多回来,想吃什么跟家里阿姨说,她做菜很好吃。”

虞荔点头说好。

靳董事长招招手:“吃吧吃吧,都动筷。”

岑晴紧接着道:“快尝尝这个菜合不合胃口。”说着她夹了一块红烧肉到虞荔碗里。

虞荔笑着尝一口,而后点头说好吃。

岑晴也笑起来:“那就好,多吃一些,你太瘦了,看着怪心疼的。”

这餐饭吃了将近一个小时,四人的话都算不上太多,但坐在一起也能聊几句,靳董事长问了靳辞宴一些学校的事情,再就是毕业之后的打算,虽然现在才大三,但也该为之后考虑。

午餐结束,下午虞荔陪岑晴去理发店做头发,靳辞宴没跟着,他还有事,等晚些时候了他开车直接去理发店接人,把岑晴送回家,然后去公寓。

回公寓的路上,车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靳辞宴突然牵住虞荔的手,捏了捏:“今天这么乖。”

虞荔没反应过来他说的哪件事,就听到他紧接着说:“我们枝枝怎么到哪都这么讨人喜欢。”

虞荔还是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事,但眉已经蹙起来:“不准乱叫。”

靳辞宴笑着,又揉揉她脑袋。刚好绿灯亮了,他踩了脚油门,虞荔才问:“你爸今天叫你过去什么事?”

“聊了下彩礼的事情。”

虞荔只哦了声没接话,心里想着现在聊这事好像也不算早,毕竟双方家长已经约好见面,结婚聊这些也很正常,但又觉得有些奇怪,虞荔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又或者说这天会这么早到来,她和靳辞宴虽然只谈了一年多,双方都还在读大学,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都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但他们俩已经开始考虑了,不是所谓的商业联姻,而是喜欢,也不愿再分开,所以早结晚结都是会结的,他们也没想过要再去考虑别的什么人,他们只看得到对方。

车开进小区,停在车库,下了车靳辞宴绕到虞荔这边,牵起她的手朝电梯口走。

进电梯后他想起来说:“雷子前几天问我们圣诞节怎么安排。”

虞荔拆穿道:“他是想要我们过去陪他吧。”

靳辞宴嗯了声:“他说活动都安排好了,就等我们了。”说完这句,靳辞宴又问:“想去吗?”

虞荔无所谓:“行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做好决定,回公寓后虞荔先去浴室洗澡,靳辞宴叫了外卖,又给雷子回信说去,要他安排妥当,该有的排面不能少,雷子回的很快,他正打游戏,看到靳辞宴的消息麻溜滑到消息界面,回复说好,又说放心,还问他们哪天的航班好安排时间过去接人。

靳辞宴和虞荔还没商量这事,就先没回雷子,等虞荔洗完澡出来了,坐在沙发上,靳辞宴习惯性的接过她手里的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要换做以前虞荔肯定会拒绝,现在不一样了,具体从哪天开始的不知道,反正此时此刻虞荔连背对着靳辞宴坐都不行,她得跟他面对面。

靳辞宴是站着的,虞荔得仰头看他。盯了一会儿,虞荔张嘴说了句什么,由于吹风机的声响太大,靳辞宴没听清,于是关掉吹风机问:“什么?”

虞荔就再说一遍:“靳辞宴,我觉得你跟别人口中的样子有挺大差别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虞荔就再说一遍:“靳辞宴,我觉得你跟别人口中的样子有挺大差别的。”

靳辞宴的手顺着虞荔的发丝:“所以你觉得我是什么样?”

虞荔抿抿唇:“就那样吧。”

靳辞宴就笑,揉她脑袋。

虞荔重新说:“我觉得你很好,而且好像只对我很好。”

靳辞宴认真的告诉她:“不是好像,是就只对你好。”

刚好这时门铃响了起来,靳辞宴将吹风机放到茶几上,过去门口拿外卖。

他拿着外卖回到客厅,虞荔已经把电视机打开了,在找综艺。靳辞宴把外卖放到茶几上,先给虞荔吹头发,再拆外卖袋。

虞荔还没找到想看的综艺就换了个方向,找出之前朋友提到过的一部番。

靳辞宴已经拆完外卖盒,把筷子递到虞荔手边,抬眼看了下电视屏幕:“怎么突然开始看动漫了?”

虞荔回答得随意,边吃饭边说:“之前力立推荐了,看看怎么样。”

靳辞宴的眉蹙了蹙,声很沉:“他姓力?”

虞荔不明所以的啊了声:“我们都这么叫,大一就这么叫了,叫习惯了。”

靳辞宴眉还是蹙着,语气一般:“不准这么叫,以后连名带姓的叫。”

这大概是靳辞宴头一次这么直接的要求虞荔做一件事,虞荔也知道,他是吃醋了,靳辞宴这人本来就爱吃醋,哪怕知道燕力立是朋友,几人也一块儿出去玩过,知道他们就单纯的关系好,但他还是吃醋,也只吃燕力立的醋。

没办法,虞荔得哄着靳辞宴呀,就点头说好:“以后连名带姓的叫。”

靳辞宴又问:“他喜欢的那姑娘怎么还没追到手?”

虞荔也不清楚,只说:“我估计他俩没戏,大一就念叨了,现在都大三了,没点消息。”

靳辞宴像是还有什么顾虑,更像是怕燕力立对虞荔有什么别的想法,直说了:“回头我教他怎么追。”

虞荔就笑,觉得靳辞宴可太有趣了:“他和那姑娘高中同学,有联系方式,用不着要。”

靳辞宴把虞荔的腿拉到自己腿上放着:“我就这么一个招?”

虞荔不以为然,不继续这个话题了,夹菜吃饭。

靳辞宴瞟到虞荔脸颊两侧的发丝,用手腕上很早以前顺走的那根皮筋给她绑头发,扎了个低马尾。

虞荔也不知道靳辞宴哪学来的扎头发,可能很早吧,早到初中时,以为会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的到来,所以提早开始做准备,却错过了她。

虞荔突然转头看向靳辞宴:“明天出门,你帮我扎个头发?”

靳辞宴说好,问虞荔明天穿什么出门。

“还有讲究?”

“可以有。”

虞荔想了想:“穿裙子吧,酷一点的。”

靳辞宴说好,虞荔就以为他会,等到晚上上床睡觉才发现他正看视频学呢。

虞荔就凑过来问:“要不要练手?”

“用不着,你睡,很晚了明天起不来床。”

虞荔哦一声,翻了个身,靳辞宴不看视频了,关了小夜灯从后搂住虞荔:“晚安宝宝。”

虞荔缩了缩身子,又翻过身面对着他:“晚安。”

等到第二天靳辞宴还真照着虞荔的穿着扎了个特拽姐的头发,看着就不好接近。虞荔非常满意,还拍了张照片发宿舍群里问俩舍友好不好看。

黎茜妍和邹媛起初还没反应过来,就说:[好看教我。]

虞荔这会儿已经坐上靳辞宴的车,系好安全带,打字:[我不会,靳辞宴给弄的。]

那边两人好半天没回消息,虞荔就又发一句:[我发个视频给你们学学?]

很快邹媛回复:[枝枝你真娇。]

紧接着黎茜妍发来一句:[所以谈了一段很健康的恋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大概是吧,毕竟这一年虞荔真的改变了很多,也变得不太一样,是恋爱所导致吗,是的绝对是的,也因为对方是靳辞宴,所以虞荔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

虞荔将手机锁屏,问靳辞宴:“我们哪天飞纽约?”

靳辞宴将车开进校园停在教学楼前的停车场:“明天。”

虞荔点头说好,解安全带准备下车去上课了,靳辞宴还拉着她的手,问她:“中午是跟朋友吃还是回来吃?”

“跟他们,约好了的。”

靳辞宴嗯了声,又捏捏虞荔的手才放她走。

等虞荔去上课了,靳辞宴回公寓收拾行李。这次去纽约估计得一个礼拜,回来刚好可以见家长聊婚事。靳辞宴一直有做准备,也咨询了一些朋友,毕竟头一次,很多方面都要注意。但这些虞荔都不知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等虞荔去上课了,靳辞宴回公寓收拾行李。这次去纽约估计得一个礼拜,回来刚好可以见家长聊婚事。靳辞宴一直有做准备,也咨询了一些朋友,毕竟头一次,很多方面都要注意。但这些虞荔都不知道。

待靳辞宴收拾好行李,师姐打了个电话过来,靳辞宴去了趟事务所,处理了一些事情,弄完后看时间差不多可以去学校接虞荔了。

进电梯时师姐瞟到靳辞宴一直低头看手机,正给人发消息,她就随口一问:“还是之前那个女孩儿吗?”

靳辞宴嗯道:“一直都是她。”

师姐笑了笑,其实很难想象。她和靳辞宴认识很多年了,高中两人就是一个学校,据了解靳辞宴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找个女孩儿谈恋爱的渣男,他很难接近,也就意味着没人能走进他的心,他也挺难走进别人的心,毕竟谈恋爱是需要双方共同维持的,可如今看来是她不足够了解。

师姐又问一句:“你爸妈知道她吗?”

靳辞宴将手机锁屏塞口袋:“已经准备订婚了。”

“那恭喜了。”

“谢谢。”

和师姐在车库分开,靳辞宴开车去学校接人。他没坐车上等着,而是下车站在树荫下,虞荔和朋友几个从教学楼出来时刚好看到他,几人走过去,章则跟靳辞宴打招呼,虞荔自然的跟黎茜妍和邹媛分开,站到了靳辞宴身旁,靳辞宴跟章则聊几句,手已经找到虞荔的手,牵着。

邹媛朝虞荔做着夸张的表情,大概意思是:虞荔你居然抛弃我!你不爱我了吗?姐姐有男朋友了就不爱妹妹了吗?嘤嘤嘤。

黎茜妍看着了立马打断邹媛,说她:“恶不恶心啊你茶妹。”

邹媛瘪嘴一句话不敢说,虞荔站俩人对面忍不住笑,靳辞宴注意到转过头看她,虞荔不知道,是后来回了公寓,黎茜妍要虞荔看学校论坛,虞荔才知道下午被人拍了照片,而这张照片里,虞荔笑着,被靳辞宴牵着手,他明明在跟人说话却一直侧头看着虞荔。

虞荔觉得这照片拍得挺好看的就顺手存了下来。

-

隔天的航班飞纽约,飞机还没到雷子和卡卡就已经等着了,今天是纽约的平安夜,雷子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早起的一天,天都还没怎么亮他就被卡卡一通电话打醒,说要他快起床得去机场接人了。

等接到人,雷子用中文跟虞荔和靳辞宴吐槽卡卡,就仗着她听不懂。虞荔没接话就笑,卡卡问她笑什么,虞荔也没把雷子卖了而是转移话题问她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说到这卡卡就兴奋了,巴拉巴拉一个劲的说圈子里的大瓜,很毁三观的那种。

靳辞宴听着蹙了蹙眉:“别讲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中美差异大,八卦的暴露程度也有很大的差别,卡卡讲到的某些话题可能不太适合虞荔听。

不知道为什么,在靳辞宴说完这句后虞荔觉得他像自己的家长,就说是哥哥吧,哥哥不想妹妹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扰到,也不允许有人想带坏自己的妹妹。

卡卡闭嘴了,雷子瞟后视镜,看到靳辞宴脸沉得厉害,也的确卡卡说的那些东西挺毁三观,不能讲,虞荔多乖一姑娘啊,怎么能听这些东西。

他附和道:“换个话题,聊点别的,说说看我们先去哪玩儿呢。”

后来回了靳辞宴的公寓,虞荔洗完澡上床准备睡觉,靳辞宴从浴室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来到床边用遥控将窗帘拉上,看到虞荔正看着自己,问:“怎么了?”

“我在你们心里这么乖乖女?”

“不是吗?”不爱出门,不爱社交,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讨厌,无所谓任何事情,活得像个木偶。

虞荔却说:“不告诉你。”

靳辞宴挑眉,也不擦头发了,把毛巾丢床头柜上,将虞荔捞起来,抱着坐自己腿上:“说说看,都从哪听来的?”

虞荔不承认:“什么从哪听来的?”

靳辞宴掐了下虞荔的腰:“懂这么多不打算教教我?”

虞荔蹙眉打他的手,身子也往后躲:“教什么教闭嘴吧你。”

靳辞宴不恼反而笑起来:“喜欢什么可以告诉我,如果不乐意说也可以我自己来发现。”

虞荔不坐他腿上了,推开他,躺回被子里:“你耍流氓,靳辞宴我跟你说,你就是混蛋。”

靳辞宴笑,也不去弄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毛巾继续擦头发,只说:“嗯我混蛋,我耍流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靳辞宴笑,也不去弄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毛巾继续擦头发,只说:“嗯我混蛋,我耍流氓。”

虞荔紧接着说:“知道错了吗?”

“错哪了?”

虞荔瞪他:“问我?自己说。”

靳辞宴唇角微扬:“错在不该说出来。”

虞荔点头嗯。

下一秒:“那等会儿试试吧。”说着靳辞宴起身去了趟厨房,倒了杯热水进来放到床头柜上。

虞荔感到诧异:“试个屁。”

靳辞宴已经脱了T恤:“等会儿再补觉效果更好。”

虞荔觉得靳辞宴大概是疯了,他怎么说来就来都不给点心理准备,还边干事边问这样可不可以,要不要再换个,还说宝宝真乖,宝宝怎么这么车欠。

虞荔被他磨得没力气反抗,只能咬牙骂他,说要跟他打架,等会儿就打。

靳辞宴就笑:“有力气吗?”

虞荔不理他,还连着呢,她要说什么他就更加进,虞荔扛不住。

等结束已经是下午,虞荔不知道时间,窗帘拉着一丝光透不进来,只知道已经过了好久好久前前后后好多次,数不清楚。虞荔困得不行,要睡觉,靳辞宴接到雷子的电话,说晚饭的事情。

虞荔戳了下靳辞宴:“几点了?”

靳辞宴没回雷子的话,而是告诉虞荔:“四点。”

虞荔没再做声,闭眼。

靳辞宴讲完电话说明天再约饭,雷子听着电话那头不对劲,问了句:“虞荔身体不舒服?”

靳辞宴就一句:“别多管闲事。”说完直接挂掉电话。

虞荔没睡多久,四个小时左右,醒来时靳辞宴已经不在卧室,不知道去了哪,门是关着的,只能透过门缝看到外边的灯光。

虞荔给靳辞宴发消息:[你去哪了?]

下一秒便听到拖鞋的声响,靳辞宴已经走过来推开门:“饿不饿?”

“有点。”

“想跟雷子他们出去吃吗?”

“都行。”

“我煮面条。”

他话还没说完,虞荔接道:“好。”

靳辞宴笑:“起来吧,已经在做了。”

虞荔嗯了声,下床跟靳辞宴出卧室,靳辞宴去厨房,虞荔待在客厅。

不到十分钟面条就出锅端到了面前的茶几上。

虞荔盘腿坐在地毯上,靳辞宴拿了床毯子给她盖腿,又帮她把头发扎起来。

虞荔吃着面条,回卡卡消息,转头跟靳辞宴说:“卡卡说晚上有活动,去不去?”

“看你。”

“那去吧,反正也没事干。”

“好。”

吃完面条,虞荔化了个妆,换好衣服两人就出门了。

跟卡卡在夜店门口碰面,雷子已经在卡座等着了,几人进店,这会儿场子正热,一个个扭得起劲,靳辞宴全程护着虞荔穿过人群,到卡座坐下后雷子给虞荔介绍新朋友,虞荔没仔细听,也因为现场太闹腾灯光忽明忽暗,虞荔一个人没记住。

唯一有印象的是一个混血小姐姐,长得很漂亮,妆容不浓,穿得也正常没有过于暴露,她就坐在沙发一角,随口问了句:“靳辞宴谈女朋友了?”

雷子就在她旁边几个,很快接话:“那位美女就是他女朋友。”

小姐姐注意到虞荔,两人对上一眼。

就听到靳辞宴说:“是未婚妻。”靳辞宴的手搭在虞荔肩膀,瞥一眼那姑娘,又很快收回视线。

大概觉得怪尴尬的,那小姐姐之后便没再说话。

中途虞荔去洗手间,靳辞宴陪着。虞荔从洗手间出来,靳辞宴就靠在墙边,嘴里叼着根虞荔刚刚塞给自己的棒棒糖。

见虞荔出来,靳辞宴将糖咬碎,棍丢垃圾桶,手臂搭在虞荔肩膀。

虞荔转头看他:“你刚刚有点凶。”

她说的什么事靳辞宴知道,问她:“不是吗?未婚妻。”说着靳辞宴已经把虞荔带到没什么人的角落,将她压在墙边,凑近:“我对谁都那样。”

虞荔的手攥着靳辞宴衣服:“我知道。”

“知道下次怎么跟人说我们俩的关系了吗?”

虞荔觉得靳辞宴好幼稚,或者说是他是不是又暗暗吃醋了?因为雷子给介绍的那几个都是男生?

虞荔有招,眉梢轻挑:“草莓味的糖好吃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