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五十三章

Chapter53

忽明忽暗的灯光,暧昧至极的气氛。空气中弥漫着烟酒味,这处角落依旧能听到嘈杂震耳的声音,以及男男女女的嬉闹声。

两个人都喝了酒,距离格外近,好似只要稍稍往前,嘴唇就能相贴。

在虞荔问出那个问题后,靳辞宴很快明白她的意思,意外又不意外,虞荔总是这样,无形中做出些撩拨人的举动。她真的很会,明明没谈过恋爱,却能轻轻松松抓住人心。

比如此时此刻,她挑眉,手还攥着靳辞宴的衣服,指尖不经意的触碰到靳辞宴的腹肌,滑动,暗戳,又正儿八经的问:糖好不好吃。

靳辞宴其实知道虞荔什么意思,配合她:“很甜。”

虞荔接话:“那你亲我一下,我想尝尝草莓味的糖。”

靳辞宴唇角微勾,有点痞气。明明都知道虞荔想干什么了,却还是被她拿捏得死死的,没辙一点辙没有,败了。

靳辞宴拇指轻轻捻过虞荔红唇,口红染在指头上。看着虞荔有些急切,靳辞宴没再闹她,侧头靠近,轻轻碰了下虞荔的唇,虞荔都张嘴了,靳辞宴退回去,笑着说:“亲了一下。”

虞荔生气了,皱眉,也不跟他说话了,直接扶住他后颈,把人往自己这边带,随后吻住他,张嘴,探入舌尖,缠住。

在接吻这件事上,虞荔是有瘾的,起初她以为靳辞宴对接吻就一般般的喜欢程度,谁能想到靳辞宴比自己还热衷于接吻,只是因为那时候两个人才刚开始谈恋爱,他怕虞荔不喜欢所以才控制住自己,后来他也不遮掩了,两人只要到一块儿靳辞宴就会拉着虞荔亲个不停。

两个人都是对方的初恋,很多个第一次都给了对方,所以接吻这事他们一开始做得并没有多好,没有任何的技巧,全靠本能,也因为喜欢这种感觉,享受给予与被给予,沉醉在缠绕中。次数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了,也能知道对方最受不了那种吻法。

如今再接吻就不再是尝试探索,而是直截了当,快准狠的拿捏,勾得人浑身发麻。要不是在外边,靳辞宴大概忍不了就只是接吻,虞荔同样,她甚至都快忘了他们是在外边,她的手不再是攥着靳辞宴的衣服,而是钻进去,摸到腹肌。

靳辞宴惊了一瞬,轻咬虞荔的舌尖,告诉她不要瞎摸。

虞荔才不听话,她偏要摸,还想要靳辞宴也摸摸自己,直到靳辞宴口袋里的手机发出声响,两个人才被迫结束了这个吻。

靳辞宴看到来电人是雷子,没打算接,发消息告诉他等会儿就过去。

虞荔的手还在衣服里,额头靠在靳辞宴胸膛,蹭一蹭。

靳辞宴垂眼看她,也不管雷子发什么过来,手机塞口袋:“要不要回去。”

虞荔抬头看他:“不玩了吗?不是才过来吗?”

“你好像更想玩我。”

虞荔的手顿住,不瞎摸了,正经起来:“不回去,我还要玩。”

靳辞宴笑,点头嗯道:

芙玖“那还要不要再尝尝草莓味的糖甜不甜。(touwz)?(com)”

虞荔的脸有些烫,唇上还有余温,身上哪哪都是靳辞宴的味道,她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被玩的人是自己才对,靳辞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输,他那么会,之前还觉得他是渣男来着呢,结果反过来被撩了。

虞荔不允许:“不喜欢吃糖,我要喝酒。?(头?文字小说)_[(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虞荔不允许:“不喜欢吃糖,我要喝酒。?(头?文字小说)_[(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

“我喝过酒了。”

没完没了了是吧。

虞荔推靳辞宴一下,瞪他,警告道:“差不多了,他们还等着我们。”

靳辞宴不闹虞荔了,牵起她的手带她离开这里回卡座。

雷子等了老半天,见两人牵着手来的,招呼人坐下,而后四处张望,紧接着凑到靳辞宴和虞荔面前,压着声说:“你们敢信,那妹子不喜欢靳哥,她看上我了,她刚问那话只是想融入到我们的小群体里来,就等着我接话呢。”

话音落,虞荔和靳辞宴对视一眼,没说话,心里想什么都清楚。

见状雷子急了:“不是你们怎么还不相信呢,人姑娘亲口跟我说的。”

虞荔还有点好奇,问雷子:“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就刚刚,你们不是去洗手间了嘛,她把我叫走了,面对面说的。”

靳辞宴很明显不太关心这事,已经开始玩虞荔手指,虞荔也不想让雷子尴尬,跟他聊,又问:“她怎么说的?”

“她问我要不要在一起。”

听到这,恍惚间就想起了靳辞宴的那次表白。他也说了类似的话,他总共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问要不要在一起,第二句是问想不想。

在问出要不要时虞荔其实没过多犹豫,她发那条匿名评论的目的就是跟靳辞宴认识,现在他主动找上自己,虞荔怎么可能拒绝,只是她还是犹豫的,所以过了一会儿才点头。随之而来的便是靳辞宴的那句想不想。

大概是怕虞荔太过勉强,看到她很犹豫的样子,以为这事成不了,毕竟加上好友后他们并没有聊过天。

可虞荔又点了下头,这事就这么成了。

如今再听到这话,虞荔下意识瞟靳辞宴一眼,随后问雷子:“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先回去考虑考虑。”

刚好这时卡卡从舞池回来,拉上虞荔:“别跟他玩了,咱们去跳舞。”

虞荔被拉着站起身,另一只手还在靳辞宴手里,她回过头看,靳辞宴没想着松手。

卡卡皱眉:“你放她去玩会儿怎么了,干嘛看这么紧。”

靳辞宴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已经松口:“那你给我看牢了。”

卡卡拉着虞荔就走:“放心吧醋王。”

虞荔被卡卡带到舞池,这儿几乎是人挤人。

卡卡一边跟着音乐节奏摇摆身体,又想起什么问虞荔:“靳辞宴这么管着你,你都没意见吗?”大概是文化差异,卡卡认为谈恋爱了也依旧是自由的,面对总粘着,这也不让去那也不能去,表示非常的不理解。

虞荔觉得

(touwz)?(com) 芙玖卡卡大概是误会了什么,解释道:“他没怎么管过我,他只是有点粘我。(touwz)?(com)”

“你喜欢他这样??[(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卡卡觉得稀奇。

虞荔没有犹豫,告诉她:“喜欢,因为我也喜欢粘着他。”

卡卡瘪瘪嘴表示有被酸到:“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因为卡卡的这句天生一对,后来虞荔回到卡座连着喝了好几杯酒。

在虞荔拿起新的一杯酒时,靳辞宴不让她喝了,拿走放到桌子另一角:“喝这么多干嘛?”

虞荔说:“今天有点开心。”

靳辞宴抚摸着虞荔的头,将脸颊两侧的发丝挽到耳后:“这么开心。”

虞荔点头嗯道:“靳辞宴,马上零点了,就是圣诞节了,我想吃冰棍。”铺垫了一长串,就一个重点:冰棍。

靳辞宴看一眼时间,随后拉起虞荔的手带她离开这里:“吃冰棍去。”

虞荔被靳辞宴带着离开卡座,刚好撞见走廊拐角处的雷子,他面对着墙站,嘴里叼根烟,像是在想什么事。

两人经过他身边,他诶了声:“嘛去啊?不玩了?就撤?”

靳辞宴也懒得解释什么,只一句:“明天再约。”

雷子没再问什么,跟两人招手再见:“早点休息,明天估计是去卡卡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雷子没再问什么,跟两人招手再见:“早点休息,明天估计是去卡卡家。”

出了夜店,靳辞宴的车停在路边上,天空中正飘着细小的雪花,车上覆了一层薄薄的雪。

虞荔站在街道旁,靳辞宴去后备箱里拿伞。拿了伞,他绕到虞荔这边,虞荔的头发上落了些雪花,她大概是觉得冷,耸了耸肩。

靳辞宴的手伸进虞荔口袋,摸到她的手,指尖有些凉。

靳辞宴刚要把手拿出来,虞荔不肯,紧紧牵住。

靳辞宴无奈,捏捏她的手:“给你戴帽子,头不能吹风,明天起来会晕。”

虞荔哦一声,松开他的手,等着他给自己把帽子戴好。

虞荔穿的是靳辞宴的棉服,有些大,感觉哪哪都有风灌进来。靳辞宴知道,一手牵着虞荔,一手搂住她。

虞荔问:“怎么打伞?要不不打了,反正就几步路。”

靳辞宴嗯了声,带虞荔过马路,去附近的一家中超买冰棍,这个点也就这店还营业。

店里暖气很足,营业员昏昏欲睡,听到感应门的声响又很快支撑起身子跟进店的两人打招呼。

“哈喽晚上好。”

虞荔和靳辞宴礼貌的点头回应,随后来到冰柜前。虞荔挑了两支,递给靳辞宴,靳辞宴问还有没有别的想吃的,又问饿不饿。

虞荔感受了一下,摇头:“不饿,买点小零嘴吧,等会儿我想看个电影再睡。”

靳辞宴说好,去拿了购物篮。

两个人并排走,虞荔在货架前挑选零食,靳辞宴回了几个朋友的消息,时不时瞟虞荔一眼。

结账买单,零点的钟声敲响,超市的落地窗外雪下得越发大了,还能听到风呼呼作响的声音。

营业员将

(touwz)?(com) 芙玖小票放进购物袋里,笑着说:“圣诞快乐。”

虞荔也勾了勾唇:“圣诞快乐。”

一旁的靳辞宴已经拿过营业员递来的购物袋,牵起虞荔的手带她回公寓。

雷子安排的车就停在外边的马路上,上车后不过十分钟就到了公寓大门口。

虞荔这会儿也不觉得冷了,戴着帽子就往前走。靳辞宴提着购物袋跟在她身后,要她走慢点。虞荔不听,要靳辞宴走快点。靳辞宴两步跟上虞荔,搂着她肩膀进单元楼。

输密码进门,虞荔开了玄关处的灯,要接靳辞宴手里的购物袋,靳辞宴没给,要她换了拖鞋进屋坐。虞荔到客厅坐下,拿遥控找电影,靳辞宴将购物袋放到茶几上,又去厨房煮了姜茶端出来要虞荔喝掉。

虞荔盘腿坐在沙发上,捧着姜茶,吹一吹再抿一小口,喝了得有十多分钟,最后留一点喝不掉,靳辞宴接过来喝了,再去厨房把杯子洗干净,拿了床毛毯给虞荔盖上。

两个小时的电影,虞荔看了不到一小时就困了,靠在靳辞宴肩膀上,眼睛眯着,靳辞宴想抱虞荔去卧室睡,虞荔又突然睁开眼:“我没睡。”

靳辞宴就笑,嗯一声:“没睡。”

又过了一会儿,虞荔实在有些扛不住了,脑袋蹭了蹭靳辞宴肩膀:“你先帮我洗个澡。”

靳辞宴说好,也没把电影暂停,直接将虞荔打横了抱起向浴室走去。

虞荔还记得第一次靳辞宴给自己洗澡,脸滚烫,红得更什么似的,甚至连眼都不敢对上,毕竟将自己完全的展露出来,怎么说都挺不好意思的。

都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自从享受了别人帮自己洗澡,虞荔就不再那么害羞,也会提出要靳辞宴帮忙。

虞荔觉得自从跟靳辞宴在一起后,以前不会麻烦人家的事情都开始麻烦,以前不说的话现在也会说,也越来越依赖靳辞宴,或者说是离不开吧,虞荔已经离不开靳辞宴了。

洗完澡虞荔连眼都睁不开,被靳辞宴放上床还没半分钟就睡了过去,但她依旧有感觉到靳辞宴关灯上床,知道他抱着自己,还亲了下脸颊。

再醒来窗外房顶上已经覆了一层厚厚的雪,道路两旁也有一个个小雪堆。虞荔赖在床上不愿意起,靳辞宴也不叫她,要她接着躺着。

卡卡的电话打进来,虞荔接了,那边问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虞荔从床上坐起来:“有什么讲究吗?”

“其实没有,我们很随意的。”

虞荔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方显示的时间,问卡卡:“雷子说了什么时候过去吗?”

“他说晚饭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他说晚饭点。”

“那我们差不多时间过去吧。”

挂了电话,靳辞宴已经出现在卧室门口,他手里拿着几条裙子,其中有一件旗袍。

“试试看。”

虞荔接过裙子准备试,看到靳辞宴还站这,要赶他走,他不想走,赖着,虞荔就不脱衣服,等着他走。

僵持了半分钟,虞荔骂靳

芙玖辞宴:“你流氓吧,换个衣服还站这看。”

靳辞宴就笑:“不能看?”

能啊当然能就是现在不能而已。

虞荔皱眉再次赶他走:“你快点出去,我马上就好了,别耽误时间。”

靳辞宴不闹虞荔了,出了卧室顺手将门带上。

虞荔将睡衣脱下,一低头就看到那红得发紫的草莓印,正正好好在那上面,还不止,虞荔又看到自己大月退上也有,还有月要上,脖子就不用想了。

虞荔骂靳辞宴是狗,趁自己睡觉一个劲的嘬。她也没管那么多了,把几条裙子都试了遍,还是觉得旗袍最好看。她也就没脱掉,穿着旗袍出卧室。

靳辞宴这会儿坐在客厅沙发上,听见开门声,他回头就看到虞荔穿着黑色旗袍,她的头发用鲨鱼夹夹住,两侧有碎发落下,走过来时发丝微微晃动。

虞荔已经来到靳辞宴跟前,见他好半天没反应,问他:“好看吗?”

话音刚落,靳辞宴将虞荔拉到腿上坐着:“订婚宴穿旗袍好不好?”

“你喜欢?”

“嗯,喜欢。”

“那你得穿一套衬我的衣服。”

“嗯,都听你的。”

虞荔觉得靳辞宴也太好说话了,那是不是以后吵架了稍微撒个娇,或者连娇都不用撒,就盯着他眼睛看,或者拉拉他的手,他就什么都忘了?

但虞荔觉得,他们两个应该不会再因为什么事情吵架了,顶多拌拌嘴,而且还是虞荔单方面骂靳辞宴,他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吵架的。

也因为虞荔换上了这件旗袍,两个人差点迟到。赶到卡卡家时已经六点半了,大家伙儿也都到了。

虞荔和靳辞宴进门就看到雷子正和卡卡的弟弟们玩遥控车,听见门口有动静,他抬头就见两人,叫卡卡快过来。

卡卡从厨房出来,很热情的跟虞荔打招呼,随后向自己的家人们介绍这位漂亮的小姐,以及她的未婚夫。

卡卡的家人们性格都外向,没一会儿就跟虞荔和靳辞宴聊起来了。

卡卡在厨房做晚餐,雷子在客厅陪卡卡的弟弟们玩,虞荔跟卡卡的妹妹聊到了一起,她妹妹特别喜欢虞荔,觉得虞荔长得好漂亮,就问她用的什么美妆产品,又问平常怎么护肤。而靳辞宴和卡卡的哥哥是校友,他们刚好是同个专业,聊的东西就非常多了。

一直到晚餐摆上桌,大家伙儿来到餐厅一个挨一个的坐下,虞荔的手放在腿上,靳辞宴自然的牵住,可他明明还在回答卡卡家人的问题,却也还是注意着虞荔,帮虞荔接过对面递来的果酒,以及餐盘。

待大家伙儿都坐好,卡卡的父亲举起酒杯:“祝大家圣诞快乐。”

紧接着在座的所有人都举起酒杯,随着清脆的碰杯声:“圣诞快乐。”

喝了酒便开始吃东西,最有特色的大概就是烤火鸡。

卡卡正切着,卡卡的母亲看向靳辞宴:“你们这样算不算是英年早婚?还只二十出头就结婚在中国是不是算早的?”

虞荔的手被靳辞宴攥在手心。面对这个问题,他回答的很认真:“就是因为太喜欢所以想赶紧娶进家门,想和她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