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六十一章

Chapter61

虞荔僵了两秒,脑袋里乱成一锅粥,两件事摆在自己面前,她现在都不知道该解决掉哪个问题比较好,仔细想想都已经发生了,没退路了啊,怪就只能怪昨晚靳辞宴太可口,没错,就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

见虞荔迟迟没有给出回应,人都愣在那,母亲笑着拍拍她的手:“没什么好害羞的,你们俩也要结婚了,发生点什么似乎很正常,你说对不对?”

虞荔看向母亲,半天说出一句:“对吗?”

母亲依旧笑着:“妈妈只想知道他对你好不好,如果好,那爸爸妈妈也不会说什么。”

虞荔语气坚定:“他对我特别好。”

跟母亲聊了会儿天,虞荔才想起来解决另一件事情。她给靳辞宴发消息,问他到哪了接到人没。那边回的还算快,说还在路上,又问她怎么了。

虞荔眉心蹙了蹙,想着靳辞宴车里也没有遮瑕,又不可能临时去买。好半天她才发了个消息过去:[你脖子上那牙印还在吗?]

虞荔不知道,靳辞宴在看到这条消息后不自觉低笑了声,他也没看自己脖子上的草莓,以及草莓边缘那一圈牙印,倒是吓唬起虞荔来。

他回:[在,有点红。]

虞荔大概真被吓到了,可她有什么好怕的呢,不就是留痕了吗,这能怎么样。

她眉蹙得越发厉害:[你能不能自己想想办法。]

靳辞宴:[想什么办法?]

虞荔:[你别问我啊,你自己解决啊,反正不能被你爸妈看到,听到没?]

靳辞宴大概知道虞荔在害怕什么了,维持形象吧,她在岑晴面前一直都是乖孩子,乖孩子怎么能给人嘬草莓呢,乖孩子怎么还给他脖子咬了个大牙印呢,这不暴露本性了吗,这不就知道虞荔其实是个小色鬼了吗。

见靳辞宴久久没有给出回复,不知道是在开车还是故意不回这话,虞荔有些着急但也没好催促他,要他先安心开车。

大概过了十分钟,手机铃声响起,是靳辞宴打过来的。

虞荔接起就听到靳辞宴笑了声,很淡,但她就是听到了,更加生气,质问道:“你笑什么?你还好意思笑?”

靳辞宴说话声都带着笑,却说:“不笑。”

要是两人现在坐一块儿,虞荔指不定给靳辞宴来一拳。她语气严肃:“你想到办法没?”

靳辞宴实话实说:“没。”

“那怎么办?”

“应该没办法了。”

虞荔茫然:“为什么?”

靳辞宴说的随意:“接到人了。”说着,虞荔已经听到电话那头岑晴的说话声,她问是不是小虞,靳辞宴嗯了声,接着回虞荔的话:“怎么办呢。”

虞荔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发消息给他,就俩字:混蛋。

靳辞宴看着这两个字,唇角微微勾起。

这一幕刚好被岑晴收入眼底,同时被收入眼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芙玖底的还有他脖颈处那一圈牙印以及那颗小小的,红红的草莓。(touwz)?(com)

岑晴轻咳两声,先扯别的,问靳辞宴:“跟小虞打电话呢。”

?芙玖提醒您《撬心》第一时间在[头文字小♂说]更新,记住[(touwz.com)]?『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com)

靳辞宴嗯一声:“挂了。”

“你惹她生气了?”

“没。”

靳董事长插了句:“你小子好好对人家姑娘,收起你的那一身坏脾气,人家小虞是虞家捧在手心里的珍宝,看得重。”

靳辞宴没接话,倒是岑晴,眉心蹙了蹙:“你别说他,儿子现在性格挺好的,哪有你说的那么多臭毛病。”

大概是意外,意外岑晴有一天会站在自己这边。靳辞宴好一阵没反应过来,还是岑晴叫了声,又说:“你没欺负人家吧。”

“没。”

“那她怎么咬你了?”

猝不及防的一下,靳辞宴是真没做好心理准备,只实话实说:“可能因为她很喜欢我。”

岑晴笑起来:“喜欢就好,但你下次下嘴还是得轻点,上次那些痕怪吓人的。”

靳辞宴嗯一声,开车门上车。

等车停进车库,岑晴和靳董事长下了车,靳辞宴才拿手机回虞荔消息。她大概是生气了,不理人了,靳辞宴怕是自己回复晚了惹得她不开心,就跟她解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等车停进车库,岑晴和靳董事长下了车,靳辞宴才拿手机回虞荔消息。她大概是生气了,不理人了,靳辞宴怕是自己回复晚了惹得她不开心,就跟她解释。

虞荔这会儿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综艺,吃着水果,看到靳辞宴发来的消息,瞟一眼。她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呢,她只想知道咬人这事靳辞宴究竟是怎么解释的,是实话实说了,还是扯了慌。

但这些靳辞宴都没有说。

虞荔给靳辞宴拨了个电话过去,那边接的很快,先开口道:“理我了?”

虞荔切一声,架子摆好了:“说说看。”

靳辞宴没在客厅待着

(touwz)?(com)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芙玖面了,可就是特别紧张,大概也是因为今天是除夕,春节在一起过,就相当于是一家人了。

晚上六点整,靳辞宴一家已经到饭店包间门,虞荔和父母还在赶来的路上,靳辞宴发消息要虞荔不用着急,反正也没别的事情,今天除夕,路上堵车太正常不过。

虞荔几人赶来已经是半小时后,一进包间门岑晴和靳董事长就站起身迎了上来,都没有虞荔和靳辞宴什么事。

本来双方家长很早前就认识了,也熟,这会儿也是什么都能聊,很多话题也都没有引到虞荔和靳辞宴身上。

虞荔和靳辞宴见着面手就牵到了一起,他们没在餐桌这待而是去了沙发,等上菜的功夫,靳辞宴自觉跟虞荔讲今天接到人后发生的事情。

虞荔听得眉心紧蹙,忍不住打了他一拳,刚好被餐桌那边的人看到。

虞荔的母亲最先开口,问:“枝枝,你打小靳干嘛?”

岑晴也开口问道:“小虞,靳辞宴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虞荔这会儿可尴尬了,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很明显的感觉到,虞荔的母亲是很关心靳辞宴的,而岑晴又特别喜欢虞荔,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靳辞宴的手臂还搭在虞荔肩膀上,轻轻捏了下,回话:“闹着玩。”

刚好这时服务员进来上菜,才打断了两位母亲的继续追问。

靳董事长招手叫虞荔和靳辞宴过来吃饭,他们两个人才起身来到餐桌前。

两个人是挨着坐的,原本椅子还有些距离,等虞荔坐下了,靳辞宴把椅子拉到虞荔边上,靠一块儿了才坐下。

服务员帮几人倒上茶水,而后退出包间门。

虞荔拿起茶盏,抿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她极少喝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芙玖听,把虞荔一条腿捞起来放到自己腿上,还牵她的手,问她:“不行吗?”

虞荔不说了,就这样吧。

靳辞宴见虞荔那小脸,眉心还拧着呢,是害羞了吗,被家长看着谈恋爱。他也是第一次啊,但他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看到啊。

他拿起茶盏,跟虞荔碰杯。

虞荔看向他,就听到他说:“很喜欢现在。”

虞荔也学着靳辞宴那样,跟他碰杯:“那我也喜欢。”喜欢我们真的有一直在一起,喜欢此时此刻我们一起过的这个年。

年夜饭结束已经是两个小时后,吃饱喝足,去停车场的路上,岑晴牵着虞荔的手问虞荔今晚是回家住吗。

虞荔下意识看向靳辞宴,就听到岑晴接着说:“你回去住吧,过年呢,陪陪爸爸妈妈。”

因为岑晴知道虞荔和靳辞宴一直都在同居,就默认他们在申城也住在一起。

虞荔点头嗯了声,岑晴拍拍她的手:“明天早上来我们家吃早餐,我要靳辞宴去接你。”

虞荔说了好,几人已经走到地下停车场。

虞荔和靳辞宴得分开走了,但她突然好舍不得啊,她还想跟靳辞宴去哪散散步呢。

靳辞宴看得出,捏捏虞荔的脸蛋:“我去找你。”

虞荔眼都亮了:“这么刺激?”

靳辞宴就笑:“想什么呢。”

“不是私奔偷情吗?”

“是,所以想吗?”

“想啊,特别想。”虞荔笑着。

靳辞宴看了眼四周,随后快速亲在虞荔嘴唇:“等我。”

几人在饭店的地下停车场分开,各回各家。在路上时虞荔的母亲就问了虞荔等会儿打算干什么,因为前几年他们并没有在一起过年,所以已经忘记这一天晚上是否会有什么活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几人在饭店的地下停车场分开,各回各家。在路上时虞荔的母亲就问了虞荔等会儿打算干什么,因为前几年他们并没有在一起过年,所以已经忘记这一天晚上是否会有什么活动。

虞荔也不知道,就说:“看春晚吧。”

母亲说好,又说等会儿晚上饿了她煮夜宵吃。

虞荔其实都没怎么听,她还想着等会儿要跟靳辞宴私奔这事呢,哪还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等回到家,父亲去书房接电话,母亲在厨房准备水果,虞荔一个人待在客厅,等着靳辞宴来消息。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