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撬心 >   第六十二章

Chapter62

也就这么一句,两个人都是一愣,好半天没缓过神来,本来偷偷跑出来被抓就已经够让人不知所措,虞荔连解释的话都在脑子里现编好了,谁知道母亲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出乎意料的,换了谁应该都没办法第一时间给出回应。

直到母亲的视线落到靳辞宴手里捧着的玫瑰,笑着说:“花很好看,枝枝应该会喜欢。”

突然被点名,虞荔顺着母亲的话讲。她点头:“嗯,喜欢。”

靳辞宴才缓过神来回虞荔母亲:“我们会早点回来的。”

母亲笑着:“好,你们去玩吧,我就先进去了。”说着母亲就转身,也不再打扰两人。

等她彻底消失在视线前,虞荔才说:“我妈要你到我们家住。”

靳辞宴嗯了声。

“我妈该多喜欢你啊,才会留你到我们家住。”说着,虞荔瞥一眼靳辞宴,还有他捧着的花。

靳辞宴低声笑,手臂搭在虞荔肩膀上:“吃醋了?”

虞荔切了声,不看他:“怎么会。”

靳辞宴也不再说什么,把花递给虞荔,让她抱着,随后绕到副驾驶座,开了车门要她坐进去,外边怪冷的,她穿的也不多。

等虞荔坐进车里,靳辞宴关了车门绕到另一侧,上车后把手里拎着的购物袋打开,拿出冰淇淋,问虞荔:“吃哪种?”

他买了好几种,有盒装的,袋装的,还有带棍的。

虞荔挑不出来,盯着袋子里的冰淇淋,好半天了她抬眸对上靳辞宴的视线:“不能都吃吗?”

靳辞宴低声笑了下:“能。”

刚说完这个能字,虞荔白了他一眼:“那还问我。”

靳辞宴就换了个问法:“先吃哪个?”

虞荔的视线依旧落在怀里的红玫瑰上,回他:“带棍的,容易化。”

靳辞宴说好,拆包装袋后递给虞荔。

虞荔很自觉,没有全部吃掉,还留了半根给靳辞宴,喂在他嘴里。靳辞宴吃着冰棍,给虞荔拆别的冰。

虞荔突然想起什么事,看向靳辞宴,问他:“最开始那次,我喝醉酒,你为什么要抢我冰棍吃?我们那时才刚认识,你就吃我吃剩的东西。”

虞荔要不提这事,靳辞宴也不会觉得怎么样了,他压根没想那么多,又或者说是,他当时就打算了,他其实不止想间接接吻。

但那时的虞荔似乎并不喜欢自己,所以他得忍着,他得装作很随意,其实内心活动比谁都丰富。

比如女朋友怎么这么可爱,女朋友喝醉酒后好像允许自己靠近了,女朋友好娇啊,女朋友说起话来软乎乎的,也太可爱了。

现在突然回想起来,靳辞宴不太知道该怎么跟虞荔说当时自己的内心真实感受,只是告诉她:“很甜。”

虞荔不明白:“什么?”

靳辞宴不说了,只将她脸颊两侧的发丝挽到耳后。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芙玖虞荔也没问什么,等冰淇淋快消灭干净,她才极为随意的说了一句:“也可能是因为你是你。”所以我会在你面前发酒疯,会在看到你吃着我吃剩下的冰棍时还问你一句:甜吗。

靳辞宴大概读懂她这句话的意思,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选了一部电影。”

“什么电影?”

“会是你喜欢的类型。”

半小时车程,路上虞荔在外卖软件上点了夜宵,到达酒店,靳辞宴跟前台说了等会儿外卖送上楼,前台说好,又问需不需要什么甜品。

靳辞宴回头看向虞荔,虞荔摇头,靳辞宴说了不用,搂着虞荔朝电梯口走。

进了房间,虞荔将玫瑰花放到客厅茶几上,靳辞宴进门先脱掉外套,然后去了厨房,烧了壶热水,端过来要虞荔喝。

虞荔正回朋友消息,要他放那,靳辞宴先抿了一小口试试温度,而后拿起遥控调到要看的电影。

电影开始,虞荔还低头回着消息,靳辞宴没催,只将身侧毛毯打开盖到虞荔身上。

虞荔其实不冷,但身体已经下意识往靳辞宴那靠,紧紧贴着,腿还要放到他腿上,脑袋也靠着他,还说:“你身上好热啊。”

靳辞宴喉结微滚,垂眸看着虞荔,她真是肆无忌惮。

虞荔都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回复完朋友消息将手机锁屏看向电视屏幕,问靳辞宴:“这电影讲什么的?”

“悬疑,不剧透。”

虞荔冷冰冰哦一声:“所以你早看过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虞荔冷冰冰哦一声:“所以你早看过了?”

“看了前面一点。”

“你都看过了还看,会不会无聊?”

正好这时门铃响起,虞荔坐直,靳辞宴掀开毛毯去门口拿外卖。

等他回来,虞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芙玖虞荔莫名其妙,说:“能不能等看完了再亲?”

靳辞宴勾唇笑,手机设置的闹钟响起,他将其关掉。

虞荔问:“你定闹钟干嘛?赶着回家?”

她话音刚落,靳辞宴站了起来,抱着她往阳台的方向走。刚来到阳台,零点的钟声敲响,随之而来的便是头顶那绚烂的烟花,一束又一束,在天空中炸开。

虞荔都来不及反应,便听到靳辞宴说:“宝宝,新年快乐。”

虞荔挂在靳辞宴身上,手臂环着他脖颈,看着他,吻上他:“阿宴,新年快乐。”

虞荔还记得,去年春节靳辞宴跑来申城找自己,他们拥抱了很久很久,其实那时虞荔就该知道的,她已经很喜欢靳辞宴了,要不然也不可能会因为靳辞宴的出现,忍不住想再抱紧他一点。

而今年的春节,他们依旧紧紧的抱着彼此,头顶的烟花也是那样的绚烂。

好像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明明这一年发生了那么那么多事情,可他们依旧是他们,分不开的,不可能分开的。

靳辞宴准备的烟花足足放了二十分钟,这二十分钟虞荔一直被靳辞宴抱着,他们坐在阳台,风吹在身上,有些凉,但靳辞宴的手却特别暖和。虞荔坐在他腿上,被他抱着,一点都不觉得冷。

等烟花结束,虞荔脑袋靠到靳辞宴肩膀上,鼻息洒落,勾得人心痒痒。

靳辞宴挪了下脖子,虞荔有所察觉,冷冰冰问:“你躲什么?怕我咬你?”

靳辞宴就笑,靠过去,要她咬。

虞荔才不,坐起身:“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靳辞宴嗯了声。

虞荔没穿鞋,得要靳辞宴抱着走才行:“那走吧,还得回去洗澡。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芙玖虞荔身体下意识一抖:“等下。”

靳辞宴没听她的,继续亲着,嘬出响声,虞荔腿都软了,有些站不住脚,要倒。靳辞宴就拉着虞荔的手到门板上,低沉嗓音环绕耳畔:“撑着。”

虞荔双眼不自觉闭上,想说不行,想说等等,但又说不出口,因为她也喜欢这样,她也喜欢靳辞宴亲自己,喜欢靳辞宴靠近自己,喜欢他缠着自己。

可是真的不能在门口,虞荔想推开靳辞宴,但靳辞宴站在自己身后,没办法推开他,只能说:“会被听到的。”

靳辞宴还在继续,好一会儿才说:“那小点声。”

这怎么小,会被憋死的。靳辞宴明明知道的,他最了解了,在这种时刻,在这件事情上,虞荔总是忍不住的会发出点什么。

还记得有一次,为了没声,虞荔全程咬着靳辞宴手指,等结束了看才发现靳辞宴手指侧面有一个特别深的牙印,都感觉要出血了。

所以这次,虞荔不可能再做这样的事情。

靳辞宴就问:“那怎么办?”

虞荔也不知道啊,她也很想啊,可是万一房间不隔音呢。

好半天,直到靳辞宴把虞荔身体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站,看到她的眼睛。

他说:“我忍。”

虞荔短促的啊了声。

靳辞宴用手挡住虞荔的眼睛,随着啪的一声响,房间的灯被打开。靳辞宴缓缓拿开手,要虞荔适应灯光。

“先去洗个澡。”

虞荔问:“是一起吗?”

靳辞宴笑着:“你确定?”

虞荔不讲了,逃了。

等她进了浴室,脱掉身上的衣服,便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她等了两秒,不见靳辞宴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芙玖。(touwz)?(com)”

靳辞宴揉揉虞荔的脑袋,去浴室吹头发。等头发吹干,回来时虞荔好像已经睡着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靳辞宴揉揉虞荔的脑袋,去浴室吹头发。等头发吹干,回来时虞荔好像已经睡着了。

靳辞宴上床躺下,关了小夜灯,原本背对着躺着的虞荔突然转过身,缩进了怀里。

虞荔的手臂环着靳辞宴的腰,下巴靠着他胸膛。眼睛倒还是闭着的,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靳辞宴小声叫她:“宝宝。⒎()_[(touwz.com)]⒎『来[头文_字小说]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touwz)?(com)”

虞荔应了声。

靳辞宴亲了下她的额头:“晚安。”

虞荔又往靳辞宴怀里蹭了蹭,应一声。

靳辞宴轻轻拍虞荔的背,哄她睡觉,就听到她含糊的一个字:爱。

靳辞宴回应她:“我也很爱你。”

等到第二天睡醒,靳辞宴已经不在身边,虞荔找不到他的人,给他打电话,那边很快接起。

虞荔问:“你人呢。”

“楼下。”

“你怎么不叫我起床?都快中午了。”

靳辞宴都还没回话,岑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不打紧,睡饱才最重要。”

紧接着靳辞宴就说:“我马上来。”

靳辞宴到卧室时虞荔已经起了床,正在洗漱。他走过来站在她身后,抱着胳膊,等着她。

虞荔回头就看到他,问:“你爸妈怎么来了?不是去你家吃早餐吗?”虞荔怕是因为自己起不来床所以改变了原本的计划,有些急。

靳辞宴说:“昨晚上就定好了今天过来。”

虞荔不知道这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干完事忘说了。”

虞荔皱眉,有些凶,不跟靳辞宴讲了,赶紧捯饬完下楼吃饭。

等两人来到一楼餐厅,坐下,岑晴的

(touwz)?(com)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