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森陶德再一次紧盯着自己明显被翘了的门锁,觉得这种情况见鬼般的眼熟,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回了昨天,不然为什么要再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这个安全屋已经不能要了,迟早能引来其他的罗宾鸟。

他听着门内塑料袋索索打开的声音,自己汽水被打开的气泡声,哦,见鬼!他开始走向他心爱的多肉小姐了!

他妥协地打开门锁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一只超大规格的蓝眼睛大白猫丝毫不见外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嘴里叼着一片面包片,手里还把玩着他惨兮兮的多肉。

“哥哥~”哦,**!他甚至还用的是日语专门黏黏糊糊叫的哥哥。

那种JK的语气!他心中呆萌日本可爱JK的梦想破碎了!

“你怎么又来了。”现在是凌晨二点,哪怕五条悟不是和蝙蝠侠去夜巡,此刻也应该在房间里面睡觉,而不是到他房间里面捣乱。

还糟蹋他的多肉!

“我饿了。”五条悟理直气壮抬起头看着杰森,“你要发挥一下你哥哥的技能来给你可爱的弟弟做饭啦!”

杰森疑惑地看了一眼时间,确定现在是凌晨二点,而不是早上七八点,无论如何一个正常的人类都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闯进别人家里面理直气壮地要求人家给自己做饭吃。

“我要吃!我要吃!”偌大一只五条悟在椅子上面撒泼,仅仅只有一根凳子腿在地面上的椅子摇摇晃晃,但是始终没有跌落。

杰森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杰森妥协了,“你要吃什么?”

“大福!草莓蛋糕!奶茶!”五条悟叫地呱呱好听,然后惨遭一个暴栗。

“大晚上我上哪里给你找这些东西!你不是烘焙专业的吗?要做自己做去!”杰森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安全屋虽然只是一个临时住所,随住随扔,但是杰森喜欢将房子填的满满当当,比如书柜上整整齐齐排列的外国名著,床上自己从娃娃机里面抓来的各种蝙蝠玩偶,还有冰箱里面散发着香味的食物。

“只有奶油宽粉,爱吃不吃。”

“吃~~”作为一个深夜骚扰人的大白鸦,他专门带了一张乱叫的嘴。

小小的厨房里面并不能容纳两个加起来快四百磅的大男人,特别是其中一个身高已经一米九出头,让整个厨房显得极其拥挤。

五条悟在东窜窜西窜窜,刻意蹲在杰森脚边转来转去,杰森往左边躲他就往左边靠,杰森往右边躲,他就往右边挤。

事实上五条悟倒也不是特别喜欢粘着人家,但是看着杰森一脸憋屈,明显已经不耐烦却要忍下去的表情实在好笑。

算是饭前的娱乐措施。

所有的行为主打一个烦人。

当然,杰森没有直接将平底锅拍到五条悟头上的重要原因就是他打不过白鸦,还会被嘲讽。

比如:“大红你好弱哦~~不如让伟大的白鸦来教教你

吧!”之类极其欠打的话语。

跟五条悟打架没有任何实际性作用,这人的身体仿佛就是用大超的肉和蝙蝠的脑子做的,一举一动全都计算精确,身体素质远超正常人实际水平。

严格怀疑他是不是人类。

杰森看着眼皮底下的白毛晃来晃去,偶尔蹭到了自己裸|露的肌肤,柔软的白发被护理得极其妥当,划过的地方只留下了轻轻的瘙痒。

就像是几年前杰森外出游历意外养过的猫一般,自己做饭的时候会在自己腿边呈八字形转悠。柔软的白毛蹭在腿边软软的,还会有嗲嗲的猫叫。

至于五条悟,不给自己捣乱已经是万事大吉。

水已经烧开了,杰森将家中仅存的宽粉放了进去,想了想,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体型又忘里面加了点年糕。

五条悟冒了个头出来,“不够哎。”

正说着,就往里面眼疾手快地丢出了也一捆白花花十分干脆的东西。

杰森瞪着眼睛,“这是什么?”

“是卡珊德拉去香港带回来的宽粉啦,我上次来就放在你这边了,我确信它可以吃,放心放心。”然后再次往里面丢了一大把。

小小的锅已经被无数的宽粉所淹没。

眼看着就要扑腾出来,杰森只好又往里面加水。

放上盖子,闷煮一段时间。

宽粉已经煮成半透明状态,杰森熟练地将它们捞了上来暂且放在一边。

再次倒了一碗水等它煮开,加入番茄酱,韩式辣酱,蚝油,糖,还有一点点黑胡椒,汤汁已经显现成了美妙的红色,番茄的酸甜香味正在两个人的鼻子里面到处乱窜。

屋顶传来了一点动静,杰森灵敏地抬头,但是又恢复了平静。

五条悟一脸专心致志地盯着锅里看,像是半点没有察觉到不对劲。

六眼都没有看见,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杰森疑惑回转身体,将满满一大碗宽粉全部倒了进去,再加入了一大堆的淡奶油,为了符合五条悟的口味以及弥补自己缺失的热量,特地多倒了一点,汤汁立马变得浓稠起来,奶油的甜味开始四散。

杰森满意地点点头,抬手将五条悟蠢蠢欲动的爪子给打了下去,“还没好,一边呆着去。”

那么多宽粉还是需要再煮上一会,光是宽粉,没有肉,杰森决定再去搞点炸鸡吃吃。

这次倒是不用提供太过麻烦,直接将超市里面的炸鸡放在油锅里面进行二次油炸,金黄酥脆,鲜嫩多汁,咬一口,酥脆的外皮和柔软冒汁的内心给深夜的人带来极大的满足感。

五条悟已经伸出爪子偷吃了好几个了。

“大红。”五条悟举着碗,朝着人发出求食的视线光波。

看起来他真的很饿的样子,杰森再度叹了一口气,觉得他快要变成布鲁斯或者迪克那种鸟妈妈的样子了。

前一个小时他还在外面奋勇作战,拿着机枪砰砰砰打得酣畅淋漓,鲜血四溅,顺便还能用撬棍将落网

之鱼重新打回窝里。

人人害怕,人人胆颤?_[(,有时候还会和蝙蝠侠狭路相逢,互相甩飞镖。

活脱脱一个黑|道大佬英姿飒爽的模样,此刻却在这里围着个围裙,身上甚至还有一点血迹,在这里煮东西吃。

天知道他也才20岁出头,为什么提前体会到了养崽的感觉。

问题是这只崽还明显要比自己要大,能吃且能打,完全可以飞出蝙蝠窝给自己重新造一个大猫窝。

眼下却喜欢到处蹭。

“好了好了。”杰森嫌弃地给五条悟装了一大碗。

他回头看了看甚至还满满当当的锅,“能吃完吗?”他十分怀疑。

就算是两个大男人也不能吃完一大锅的宽粉。

“能的。”五条悟说的含糊不清。

————

昏黄的灯光在这个小房子内部晃荡,温和地照在了两个人的脸上,天气已经入秋,夜晚略带寒意的风被小小的窗子阻拦在了门外,室内氤氲着,食物的香味。

万籁俱静,已经接近四点了,哪怕是最能搞事的反派都靠在墙壁上困倦地打了一个哈欠,裹紧了自己的大衣。

两位义警在这个时间段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平静。

五条悟低垂着眼眉,专心致志地看着面前的宽粉,头上的眼罩不知什么时候被取了下来,以往璀璨的六眼在此刻竟然显得十分温和,纤长的白色睫毛微微挡住了蓝色的眼眸,优越的鼻梁正在跟着猫一般细细地嗅着眼前的宽粉。

似乎很满意的样子,红润的嘴唇勾起了笑意。

要是放在外面估计会引发一大堆女孩的尖叫。

杰森无趣地勾着碗里的宽粉,叹了一口气。

突然间开始担忧起某人的人生大事。

脸皮子是极其好看的,但是性格绝对是一言难尽的。

很难想象有什么女生可以受得了他的性格,并且入得了五条悟的眼睛。

说不定是个性转版五条悟?

想着想着,杰森就被自己的想法搞笑到了。

五条悟抬头,疑惑地看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盯着他的杰森。

杰森摇了摇脑袋,示意他继续吃饭。

下次找到什么时空穿梭,可以去看看。

啧,纳西索斯。

杰森在尽情地展开他的文学想象力。

五条悟则专心致志干饭,先是小心地将宽粉叉起,红白相间的汁液顺着宽粉的纹路缓缓往下滴,牙齿咬了上去,软嫩甜辣,温和地奶油包裹着自己的舌头。

滋味是很好的。

五条悟动了动自己的鼻子,除了香甜的奶油,微辣的辣酱,还有杰森身上还未洗去的枪|支的硝烟味,人血的血腥味,淡淡的咖啡味,还有杰森身上莫名带着的奇怪味道。

五条悟称之为埋在书里太久带着的书本味。

日常与非日常,家庭与黑|道,诡异地融化在了一起。

五条满意地瘫倒在了桌上,无论是食物还是心灵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杰森戳了一下这人的脑袋,“你过来是干嘛的?大晚上不睡觉到处乱晃。”

“食物也没有吃完。”锅里最起码还剩着一人份的食物呢。

“啊!”五条悟猛然支棱了起来,有些困倦的双眼瞬间精神了,他讪讪地看着杰森,语气奇迹般的心虚了一下,“因为还有一个人...”

窗户那边降落了一个黑影,少年带着浓重的黑眼圈,杂乱的仿佛鸟窝的头发,神情飘忽,语气轻飘,就像是下一秒就要得道升仙,就此乘云而去。

而此时配上外面漆黑的夜色,就活脱脱一个枉死的鬼魂前来索命。

“说好的,只进去一小会呢?”

在冷风中惨遭遗忘的提姆感受到了深深的欺骗。

这下杰森总算知道那股淡淡的咖啡味是从哪里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