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奔向你 >   第 84 章

夜里静谧,耳边低低沉沉的呼吸声格外清晰。

沈絮紧闭着双眼,仰着头轻轻呼吸着。

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吻,来得让她如此心动。

她从前以为,以周珩的条件就算是没有谈过其他女朋友,至少也应该接触过。

直到今天她才明白,周珩一直在为她守着这颗心,不让任何人靠近。

沈絮心中忍不住发酸,眼底也渐渐渗出泪意。

可她终究还是低估的周珩对她的爱。

思及此,沈絮眼眶里的眼泪不禁滑落。

察觉到唇上的咸湿,周珩慢慢地抬起头,掌心小心翼翼地捧着她的脸,嗓音格外温柔“怎么哭了”

沈絮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

周珩一边温柔地用指腹轻轻擦干她脸上的眼泪,一边勾着唇角笑着问“该不会是被我亲哭了吧”

沈絮吸了吸鼻子,用力推了他肩膀一下“才不是。”

周珩温柔地笑着照单全收,他偏着头慢条斯理地反问“那是被我六年如一日的守身如玉感动哭了”

闻言,沈絮抬头对上他的视线,没忍住被他这副厚脸皮的模样逗笑了。

她半真半假地点了下头“是啊,我可太感动了。”

周珩轻笑了声,指腹轻轻蹭了下她的唇角,慢条斯理地往下接“也不用太感动,毕竟”

顿了顿,他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慢悠悠开口“你男朋友向来守男德。”

沈絮笑出声“哪有你这样夸自己的啊”

“怎么”

周珩扬眉,漫不经心地问“夸守男德不是对一个男人的最高的赞赏”

沈絮轻轻牵起唇角。

“所以呢”

周珩抬眼“所以什么”

沈絮轻轻扬了扬眉,估计偏头看着他眨了眨眼,慢悠悠地问“珩哥喜欢什么样的”

闻言,男人挑了挑眉。

许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带着几分欲色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了她几秒。

随即有些危险地眯了眯眼,倾身压过去,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耳边,声线低沉带着几分笑意“喜欢在床上会叫爸爸的。”

“”

还没等沈絮反应过来,铺天盖地的雪淞香气息,以及男人炙热地吻就已经压了过来。

“嗯”

沈絮的鼻尖忍不住发出声音,仰头承受着他带着欲念的吻,双手不知不觉地轻轻环抱住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沈絮有些快要呼吸不上来,才下意识伸手推着他的肩膀,阻止道“我我还没洗澡呢”

男人按下她的手,暮色沉沉的眸子里翻涌着欲念,低头重新吻上去“做完再洗。”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六

月,临江市即将步入夏天,梅雨季也跟着悄然而至。

一连下了三天的雨,空气中都弥漫着潮湿的泥土味。

沈絮从前最不喜欢下雨天,出去走一圈身上都潮潮的,虽然现在也不喜欢,但好的是跟从前相比,她身边多了周珩。

他会为她遮风挡雨。

这天上午,沈絮照例去会议室开早会,赵晚乔和周叶分别坐在她两边。

主编大概扫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人,见人齐了才开口道“辛苦大家一大早就过来开会,今天开会有三件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主编大概扫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人,见人齐了才开口道“辛苦大家一大早就过来开会,今天开会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上个季度的杂志销量突破十万册,让我们恭喜aurora杂志社,也恭喜岑菲菲组。”

话落,办公室里响起一阵掌声。

“第二件事,周叶的实习期就快到了,这个月是她在咱们杂志社的最后一个月,晚上我做东,请大家吃饭,算是周叶的欢送会,也算是庆祝我们上个季度的销量”

闻言,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周叶虽然刚开始工作能力不算强还总是惹出乱子,但是性格好嘴甜,很会讨人喜欢,而且经常会请大家喝咖啡,一来二去的大家也算是包容这个小妹妹。

“小周,你怎么不在杂志社工作了打算跳槽去哪透露透露”

周叶笑着回“不是跳槽,是我家里打算送我出国读书,我也很想留在我们杂志社的。”

“哇出国啊”

“那等你学成回来工作可得优先考虑我们杂志社啊,肥水不流外人田。”

周叶点头“嗯嗯,一定一定。”

主编“好了大家先安静,现在我要宣布的第三件事才是关乎你们每一个人的”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什么事啊”

“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

“第三件事,是关于我们杂志社副主编的这个位置空悬了太久,一直也没招聘到合适的人选,再加上杂志社里的事情太多我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所以经过上级的讨论决定,在我们公司内部来选人,有年底的综合业绩来决定,谁来接任副总编的位置。”

“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闻言,会议室里顿时沸腾了,内部竞选闻所未闻啊。

私下讨论了一番以后,便有人提问“所有人都有机会吗”

主编点头“当然了,以年终考核为标准。”

闻言,赵晚乔悄悄在底下戳了戳沈絮“你觉得怎么样”

沈絮“什么怎么样”

“竞聘啊”赵晚乔“你想不想试试我觉得你八成能成。”

沈絮想了想“有点儿想,尽力而为吧。你呢”

赵晚乔笑了笑“我就算了,我就是条咸鱼,拍拍照混混日子还行,要是让我真让我当官管事,还是算了吧,我连我自己都懒得管。”

沈絮没忍住笑出声,随后点了点头“那我就试试吧就算不为别的,

为了工资也得试试,副主编的工资可比我现在多多了。”

赵晚乔笑着“行啊,那你努力,我等你升职了罩着我”

沈絮朝着她眨了眨眼“必须的。”

自从主编宣布了副主编竞选跟年底业绩考核挂钩以后,办公室里的人明显认真了许多,就连平时摸鱼和开小差的人都少了很多。

沈絮感叹的同时,也暗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更加努力,不能懈怠。

六月转眼过半。

这天,沈絮为了赶一篇稿子多加了两个小时的班,从公司大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她出来的时候,周珩正靠在车门前,支着长腿,低头点烟。

看见沈絮出来,他把刚刚点着的烟灭掉,站直身子走过去“今天工作很忙”

沈絮神色有些疲惫地点了点头“有点,最近主编宣布了以年底考核分数来决定升职,大家积极性都很强,我手上也多了几篇着急用的稿子,下班的时候没写完,就多加了两个小时班,你等很久了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沈絮神色有些疲惫地点了点头“有点,最近主编宣布了以年底考核分数来决定升职,大家积极性都很强,我手上也多了几篇着急用的稿子,下班的时候没写完,就多加了两个小时班,你等很久了吗”

周珩摇头替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不久,你不是都给我发微信让我晚点过来了么。”

“噢。”沈絮点头“那就好。”

周珩勾了下唇角“走吧,先去趟超市,晚上回去给你做你爱吃的水煮牛肉。”

沈絮笑着“好。”

到家以后,周珩便提着刚刚在超市里买的食材去厨房。

沈絮换好衣服以后也跟过去“我来帮你吧。”

“不用。”

周珩一边把蔬菜从袋子里拿出来一边说“你等着吃就行。”

沈絮看着地上堆着的各种蔬菜水果还有肉类,忍不住道“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收拾得过来么”

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们有一阵子没去逛超市了,这次买了不少东西回来。

说着,沈絮走过去蹲在地上把水果从袋子里拿出来,一个一个放在怀里,然后起身放进冰箱。

等她再转身回来的时候,周珩已经把蔬菜收拾完了。

见状,沈絮挽好衣袖打算跟周珩一起做饭。

周珩偏头看过去,宠溺地笑着“真不用你帮忙,乖,去坐着玩一会儿。”

沈絮看着菜板上的蔬菜和肉类“你真的忙的过来吗”

周珩笑着“两个人的饭有什么忙不过来的。”

沈絮轻轻弯了弯唇角,没出声偏头盯着他看。

见状,周珩轻轻扬了扬眉“怎么了盯着我看什么呢”

沈絮笑了下“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之前纪姝甜跟我说的。”

周珩“她说什么了”

沈絮思考几秒,笑着说“她说付温年现在私底下都管你叫男德哥。”

“是吗”

闻言,周珩轻笑出声,像是丝毫不意外。

沈絮抬头看他“你不生

气吗”

周珩笑了“我有什么好气的,他这不是在夸我么”

闻言,沈絮忍不住嘁了声,还没等她开口,客厅里的灯突然暗了下来。

她下本能地往周珩所在的方向靠近了几步“灯怎么突然灭了”

见厨房的灯还亮着,周珩“没事,应该是客厅的灯泡烧坏了我去拿备用灯泡换一下就行了。”

“我记得客厅的灯泡你几个月前不是帮我换过一次了么,怎么这么快又坏了”

周珩一边走到客厅去橱柜里拿了一个替换的灯泡出来,一边说“这个房子是我四年前买的,买完就装修了,备用灯泡也是那个时候买的,可能时间太久了,或者灯泡质量不好不耐用。”

说完,他从杂物间拿出折叠梯踩上去。

沈絮连忙过去把开关关掉,然后打开手电筒帮他照亮。

很快,周珩就摘掉原本坏掉的灯泡,轻车熟路地换上新的。

换好后,周珩走过去重新按开开关,房间瞬间亮了起来。

“好了。”

沈絮“这么快就好了”

周珩笑了下“换个灯泡而已,能有多难”

闻言,沈絮兴致勃勃道“周珩,待会儿吃完饭你也教教我怎么换灯泡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闻言,沈絮兴致勃勃道“周珩,待会儿吃完饭你也教教我怎么换灯泡吧”

周珩垂眸,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怎么突然想学这个”

沈絮抿了抿唇“就是突然想学,万一下次你不在我也不至于摸黑。

周珩抬了抬眼睫,声线清越温和“你不用学,你有我。”

“而且”

顿了顿。

他视线一动不动地注释着她,像是在许诺“我不会不在。”

梅雨季还没过,才刚放晴几天,小雨就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沈絮刚走到公司楼下就偶遇到周叶,两人一同收了伞往里走。

周叶抱怨道“这破天跟漏了一样,下个没完。”

“是啊。”沈絮附和道“梅雨季来了,这个月就没晴几天,熬过这个月就好了。”

周叶“沈絮姐今天怎么来的”

“叫车过来的。”

周叶皱眉“我哥呢,大雨天他怎么没送你”

沈絮笑了笑“你哥他俱乐部有事,本来是想送我的,但我让他先过去了,下个雨而已,又不是来不了。”

周叶“你还挺惯着他的。”

沈絮笑着“他对我也很好。”

“啧。”周叶“我早上吃饭了。”

沈絮“嗯”

“不用给我喂狗粮”

沈絮忍不住笑了,收回视线之际视线经过周叶手上的雨伞,没来由地觉得好像有点眼熟。

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沈絮也就没再刻意想。

或许是从前雨天周叶带着来公司,她看到过。

沈絮如是想着。

到了公司沈絮便打

开电脑开始今天的工作。

她手上还有两篇采访稿,和一篇公众号的稿子最迟这周末之前就要交上去了,今天已经周二了,得抓紧时间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沈絮今天总是很难集中精力,心里乱乱的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想不起来。

或许是因为最近是雨天的缘故吧,每当到了下雨天她总是提不起什么精神。

由于状态不佳,沈絮一上午只粗略地写好了一篇稿子的大纲,细节还没来得及写。

午饭之后,又被主编叫进会议室开了两个小时的会,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沈絮整个人头昏脑涨的,怎么都精神不起来。

赵晚乔跟在沈絮身后走出来,忍不住小声问“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跟没睡醒似的,昨天又没休息好”

特意咬重aaadquo又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这个字,意有所指。

沈絮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了她一眼,随即摇头“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莫名其妙地没什么精神,昨天睡得还挺早的啊,可能真是下雨天心情不好吧”

闻言,赵晚乔忍不住笑出声“下雨天心情不好你难道是处女座的吗”

“嗯”沈絮抬头看过去“这跟是什么星座有关系”

赵晚乔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一脸无语地说“或许吧。”

“你不知道,我这辈子最无法理解的就是处女座,我大学那会儿身边三个关系亲密的人都是处女座,其中两个人都在莫名其妙不理人的时候,跟我说过同一句话,你知道是什么吗”

沈絮摇了摇头“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沈絮摇了摇头“什么”

赵晚乔“今天下雨了我心情不好,不想说话。”

“”

赵晚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贼他妈无语你知道吗”

“”

“从那以后我就发誓,这辈子都不想再交处女座的朋友”

闻言,沈絮忍不住笑了下,抿唇安慰道“放心,我是射手座。”

“那就好那就好”

赵晚乔松了口气,低声嘟囔着“吓死我了,我刚刚连怎么跟你绝交都想好了。”

沈絮“”

说完,赵晚乔抬头看向沈絮“既然你不是处女座那你今天是怎么回事生理期”

沈絮摇头“也不是,我也不太清楚。”

“行吧。”

赵晚乔耸了耸肩“那你休息一下吧,我手上还有点活没弄完,先回去工作了。”

“好。”沈絮应了一声。

剩下的时间,沈絮删删改改两个小时,才终于把那篇公众号一千字的稿子写完传上去。

下班的时候,外面还下着雨。

今天周珩有事,沈絮自己叫车回家。

下班以后,她就跟赵晚乔和周叶一起往外走,刚走出电梯就听见赵晚乔说“哎周叶,你这雨伞挺好看的,伞骨还挺特别的,在哪买的我也想去买一把。”

闻言,沈絮的注意力也跟着被吸引过去,她今天早上就注意到周叶的雨伞了,的确挺好看的。

周叶“买不到哦”

赵晚乔转头看过去,问“为什么”

闻言,周叶笑着说“我这把伞是定制的,我家以前是开雨伞厂的,小时候我爸给家里的小辈都定制了一把质量很好的雨伞,伞柄是独特的雕花,上面有独特的o还有我们的名字。”

“我的是紫色,我姐的是白色,我哥的是黑色。”

闻言,沈絮皱了皱眉,像是隐约想起什么似的,偏头看过去“周叶,能不能让我看看你雨伞上的o。”

虽然不知道沈絮要干什么,但周叶还是大大方方地把雨伞递过去,把o露出来给她看。

周叶指了指伞柄的位置“就在这。”

沈絮的视线落在伞柄上的那一串花体字母上,忍不住顿了下,脑海里尘封已久的记忆渐渐清晰。

她视线接着往下,在那串o下面有两个很小的字母。

“z”和“y”

应该是周叶两个字的首字母缩写。

沈絮突然意识到什么,心脏猛地坠了下,心中一直没有解开的疑问似乎正在以什么方式丝丝缕缕地拼凑起来。

她把雨伞还给周叶“谢谢。”

见沈絮脸色不对,周叶忍不住问“怎么了吗”

沈絮摇头,唇角扯出一个笑“没什么。”

回到家,沈絮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卧室里,去衣柜的最底下翻出一个已经很久没有拿出来用过的纸箱子。

她打开纸箱,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全部翻出来,终于在箱子的最底部找到了那把已经快要被她遗忘了的黑色雨伞。

大一那会儿,她为了克制自己不再想起周珩,每天一心扑在学习和学校的各种活动上,每天晚上都会在图书馆待到很晚才离开。

有一天晚上,她从图书馆学习一时忘了看时间,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图书馆里的人已经走光了,她下楼打算回寝室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有一天晚上,她从图书馆学习一时忘了看时间,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图书馆里的人已经走光了,她下楼打算回寝室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

雨下得很大,沈絮原本想顶着书本跑回寝室,但尝试了两次发现书本根本挡不住雨,后天就要考试了,她不能在这个时候生病。

思来想去,沈絮转身打算去看看图书馆的老师还在不在,看看能不能接到雨伞。

可这会儿已经快十一点多了,又在下雨,老师早就走了。

无奈,沈絮只能又重新回到门口,原本已经打算顶着雨回去了,却不想等她再一次回到门口的时候,地上却安安静静地躺着下巴黑色的雨伞。

就放在正中间,像是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

见状,沈絮拿起雨伞走出去,左右看了看外面,只可惜夜里漆黑一片,又下着大雨,她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眼看着就要关寝了,她也没时间想那么多,撑开雨伞跑回寝室。

后来,她在校园墙上发了这把伞的照片,想要寻找失主,可始终没有人找她认领。

没人知道这把伞是谁的,又是什么时候放在那的。

思绪逐渐回笼,沈絮握着雨伞的手僵了僵,看着伞柄上刚刚才见过的那个一模一样的o,以及o下的两个字母,鼻尖忍不住一酸。

酸得她眼眶都开始发热。

视线渐渐模糊,沈絮看着伞柄上刻着的那两个字母

“z”aaaa“h”

周珩。

沈絮眼眶一热,喉咙也干涩得难受。

原来是周珩。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把伞居然是周珩放在那的。

他当时应该是在那里的吧。

所以

周珩不止在她大二的时候去找过她,在这之前他也来过,甚至远不止这两次。

思及此,沈絮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发不出半点声音。

过往的一幕幕慢慢浮现,零零碎碎的画面像是拼图一般一点一点将周珩过往所做过的一切重新拼凑起来。

从他为了保护她不惜自毁前途、为了守护她高考从二楼跳下来被打得皮开肉绽,再到深夜图书馆的雨伞、以及整整两年的志愿者生涯,和腿上那块永远都不会消失的伤疤

重逢后,他们看上去一次又一次地针锋相对,可在这背后他又为她偷偷付出过多少。

他到底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沈絮垂着眼睫,视线始终停在手上的那把雨伞上面没动,眼眶渐渐泛红,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地落下来。

他从来都不是重新喜欢上她,而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一直爱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絮才从突如其来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她重新整理好刚刚被她拿出来的东西,唯独把拿把黑色的雨伞放在了床头柜上。

她起身想去拿手机问问周珩什么时候回来,还没等她的微信发出去,屏幕上就弹出周珩打来的电话。

顿了顿,沈絮按了接听“周珩”

电话那头,男人嗓音低沉清冽“到家了吗”

“嗯。”

沈絮低低应了一声“到了,刚到。”

听见沈絮的声音,电话那头的周珩皱了下眉“你怎么了,怎么听起来鼻音有点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听见沈絮的声音,电话那头的周珩皱了下眉“你怎么了,怎么听起来鼻音有点重”

沈絮抿了抿唇,用力克制住泪意强行找回自己的声音说“没事,可能是外面下雨有些着凉,刚刚打了几个喷嚏,一会儿就好了。”

顿了顿,她问“你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算着时间快到了,问问你到没到家。”

沈絮抿了抿唇“还有呢”

周珩轻轻勾了下唇角“还有想让你去我哪一趟,我卧室的床头柜最下层的抽屉里,有一个文件袋,你帮我看看里面的合同签约年份是什么时候,我这边还有一点事情要忙,暂时走不开。”

沈絮点头“好,我现在就去。”

“密码还记得吧”

“嗯。”沈絮应了一声“还记得。”

因为楼上楼下很近,没两分钟沈絮就到周珩的卧室了。

她按照周珩说的,打开床头柜最下面的抽屉,里面放着好几个文件袋。

她一边把里面的文件袋拿出来,一边问“里面有三个文件袋,你要找的是哪个”

闻言,周珩皱了皱眉“三个吗”

时间有点久了,他也记不太清“应该是上面两个其中一个,我呢记不清了,你可以都打开看看。”

“嗯,好。”

沈絮把打开扬声器随后把手机放在地上,专心帮周珩找他要的东西。

就在沈絮打开其中一个文件袋的时候,从里面掉出一个已经有些泛黄的信封。

与此同时,电话那头,周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声线急切地喊了一声沈絮的名字

“沈絮,等等”

却不想为时已晚,沈絮的视线已经落在了信封的正面。

已经有些泛黄的信封上面写着工工整整地两个字

遗书

沈絮认得出来,那是周珩的笔迹。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