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奔向你 >   第 90 章

当天傍晚,沈絮跟同事一起落地江城。

在飞机上沈絮才弄明白这次出差为什么会这么紧急。

因为岑菲菲组上个季度的汇报成绩十分优秀,再加上沈絮组手上还有几个采访没有完成,所以公司就派岑菲菲来江城出了个差,做一个时尚界大人物的专访,谁成想刚到江城就捅了大篓子,说到底还是上一次遗留下来的问题。

听说上次岑菲菲来江城出差得罪了江城上流社会名媛圈子里的人,这一次人家知道她过来故意给她下了套。

这次的这个采访是主编亲自谈成的,若不是手上有其他工作走不开,断不会交给岑菲菲的。

主编在岑菲菲出发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可没想到还是惹了麻烦,这会儿只能自己亲自过来收拾烂摊子。

下了飞机,主编的电话就没停过。

车上,沈絮轻轻拉了拉赵晚乔的衣袖,小声问“你知道我们这次出差大概要多久吗”

赵晚乔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岑菲菲原本的出差时间是4天,不过现在就不一定了,听主编的语气她这次估计惹了大麻烦,要是这次的采访做不成她没准要被开除。”

“这么严重”

沈絮似懂非懂地点了两下头,她倒是不怎么关心这个,她只关心这次出差到底要出多久,她这才刚领完证,总觉得就这么把周珩一个人丢在家里不太好。

想到这,沈絮才想起来自己落地还没有给周珩发微信报平安,她连忙从包里拿出手机找到微信联系人置顶的那个熟悉的头像,低头打字已经平安落地啦,现在正在去酒店的路上,不用担心

发完,沈絮还发了个小女该k的表情包过去。

谁让她前脚刚领了证还没等把结婚证捂热乎呢,后脚就出差了,该哄还是要哄哄的。

沈絮这边消息刚发出去,还没等收到回复,赵晚乔就凑过来笑眯眯地看着她问“我还没来得及问你呢,你今天领证领的怎么样,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刚好走完流程。”

闻言,赵晚乔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轻轻拍了拍胸口“那还好那还好,主编让我打电话联系你的时候我都慌死了,万一打搅了你的终身大事,你男朋友不得找我拼命”

沈絮闻言抿唇笑了下“哪有那么严重。”

“怎么不严重”

赵晚乔煞有其事地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没听过吗”

说完,赵晚乔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上的主编,靠近沈絮的耳朵小声道“不过主编也是的,都知道你今天上午请假了,还让我打电话叫你回来。”

沈絮笑了下,压低声音道“主编不知道我今天是去领证,我没说。”

闻言,赵晚乔愣了下,看着沈絮轻轻眨了眨眼睛“原来你没说呀”

沈絮点头“我只说家里有事想要请半天假,主编也没问我就没说

“行吧。”

赵晚乔“不过新主编在请假这件事上还挺好说话的。”

这倒是真的,相比从前的陈主编,这个新主编的确还是蛮好说话的,要是放在以前,陈主编不把你请假的这几个小时每小时都做了什么都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不会放人的。

两人正说着话,前排主编的电话也打完了,赵晚乔便转了话锋,一脸八卦道“你这才刚领完证就出差你老公不生气”

闻言,沈絮笑着耸了耸肩“生气了就哄呗,总不能因为领证了就不工作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闻言,沈絮笑着耸了耸肩“生气了就哄呗,总不能因为领证了就不工作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前排副驾驶处传来一道温柔严肃的女声“我同意小沈说的,工作放在第一位,男人只是生活的调剂,不用太在意。”

说完,没等沈絮和赵晚乔发表意见,主编就继续道“今天出来的急,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待会儿到了酒店你们俩就现在酒店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开始工作。”

沈絮和赵晚乔点头“好的主编。”

说完,沈絮开口问“主编我们这次出差大概要几天能回去”

闻言,主编转头看过来“怎么小沈你回去有其他事情”

没等沈絮开口,赵晚乔就将话接过来,半揶揄道“哎呀主编,人家沈絮今天刚领完结婚证,你说人家回去有没有其他事情”

赵晚乔是知道沈絮的性格的,主编这么问了她肯定不好意说,那就只能她替她说了。

闻言,主编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明显也没想到今天沈絮请假居然是去领证的,人家小夫妻刚领完结婚证就被他叫过来出差归心似箭也是正常的。

不过,同时在心里也对沈絮的好感不免多了几分,毕竟现在到处都是恋爱脑,不是谁都能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

顿了下,主编笑了下,语气也柔和了许多“这事是我欠考虑了,应该多问你一句的。”

沈絮抿唇摇了摇头“没事的主编。”

“这次的事情有点棘手,得明天见了面看看对方的意思,但最多一个星期也能回去了。”

说完,主编又补了一句“出差辛苦,等这次的事情解决完回去给你们多放两天假。”

沈絮笑着应“那就先提前谢谢主编了。”

这个司机开车不稳,一路摇摇晃晃半个小时,才总算是到酒店。

办理好入住以后,三人便提着行李上了楼。

因为是公费出差所以主编十分大方的一人开了一间房,三个人的房间号码正好连在一起,沈絮在中间,左边是主编右边是赵晚乔。

三人在门外道过别以后便各自刷卡走进自己的房间。

沈絮有晕车的毛病,刚刚一路上颠得她胃里翻江倒海头也发昏,整个人难受的不行,走进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东西先去床上休息。

刚刚在路上晕车,沈絮没敢再看手机,躺了一会才想起来周珩的事,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自己的微信。

舒服一些以后,沈絮便爬起来找手机,刚解锁周珩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

电话接通。

周珩刚刚给沈絮发了几条消息都没收到回复,这才着急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接通了。

看着沈絮身后的背景,周珩温声问“到酒店了”

沈絮难受的劲儿还没过,有些疲惫地点了两下头,声音我有些发沉“嗯,刚到没多久。”

见状,电话那头周珩皱了皱眉,明显看出沈絮的状态不对,有些担忧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沈絮摇了下头,唇角扯出一抹笑意“我就是刚刚来的路上有点晕车,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没在家吗”

沈絮看了看视频里周珩身后的背景,不太像是博悦澜湾。

“嗯。”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清冽的声音“在姑姑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声音是在手机里传出来的,经过了加工隐约带着点颗粒感,仿佛比平时听起来更性感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声音是在手机里传出来的,经过了加工隐约带着点颗粒感,仿佛比平时听起来更性感了。

沈絮点了点头,问“你去姑姑家吃饭吗”

“嗯。”画面上男人应了一声,随后声线低沉道“姑姑知道我们今天领证,做了好吃的叫我们过去吃。”

闻言,沈絮心里后知后觉涌起一阵强烈的愧疚感,她温声道“那你记得帮我跟姑姑说一下,等我出差回去就过去看她。”

周珩勾了下唇角“放心吧,早就说过了,姑姑知道你是去出差不会生你的气的。”

沈絮松了口气,眼睫微垂抿唇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顿了下,她重新抬眼看着过去,犹豫了几秒才轻声问“那你呢你会生我的气吗”

毕竟他们才刚领完证按理说她不应该这个时候出差的,周珩或许可以包容她,不计较这些,但她不能不放在心上。

闻言,周珩轻轻扬了扬眉,偏头盯着手机屏幕里的跟几秒,故意逗她“看你表现吧。”

沈絮心中了然,知道周珩这是不生气的意思便笑着“那我回去再补偿你好不好”

语气又轻又软,像是在哄人又像是在撒娇。

闻言,周珩抬了抬眼,隔着屏幕对上她的视线,不自觉勾了下唇角。

盯了她几秒后,他视线没动慢条斯理开口撩拨“你坐在上面自己动”

沈絮“”

她就知道每次周珩这个表情看她的时候都说不出什么正经话

回过神来,沈絮脸颊一热,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不是在姑姑家吗,胡说八道什么”

周珩勾唇轻笑了声,随后把摄像头切换成后置,低沉清冽的声音自听筒里穿出“我在我以前住过的房间里,放心边上没人。”

沈絮这才松了一口气。

周珩将摄像头重新切换到前置,轻笑着“怕什么,我们现在合法的。”

“”

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好烦哦。”

说完,沈絮转移话题“你什么时候回博悦澜湾啊”

周珩低头看了一眼时间,“不急,姑姑和静姐正在给我们挑日子摆酒席呢。”

“酒席”

闻言,沈絮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这么快就要摆酒席了”

顿了顿,沈絮自言自语道“我怎么觉得这婚我结的没什么参与感呢”

周珩轻笑了声“巧了,我也是。”

“不过姑姑这么多年少见她对什么事情这么上心,由着她去吧,有人帮我们安排好一切省的我们自己操心了。”

沈絮点了点头“说得也是。”

她工作忙三天两头的加班,偶尔还要出差,真要是让她自己着手操办婚礼,到明年这个时候她都结不上婚。

周珩抬眸视线停在她脸上“你这次出差几天回来等你回来我们找个时间去把婚纱照拍了。”

说到这个,沈絮叹了口气“刚刚在路上问过主编了,主编说要差不多一星期。”

“这么久”

周珩愣了下,下意识出声。

沈絮轻轻点着头“是啊是啊,我也没想到这一次要这么久,可能事情比较棘手吧,后面如果有其他消息我再随时告诉你。”

“好。”周珩应着“买好机票记得把航班号发给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好。”周珩应着“买好机票记得把航班号发给我。”

沈絮笑着“知道啦”

不知道是周珩这个视频的慰藉还是她的注意力太容易被转移,沈絮只觉得跟他说几句话身体上的不舒服仿佛都减轻了不少,时间都过得飞快。

后面两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最后通话以赵晚乔过来敲她的门叫她一起下楼吃完饭而告终。

次日一早,沈絮便跟着主编和赵晚乔一同出门,顺便还带上了始作俑者岑菲菲一起去登门道歉。

上次岑菲菲在江城采访跟人打起来的事是之前的陈主编负责的,正巧那会儿陈主编的儿子在学校出了点事,估计那会儿她分身乏术,也就没把大部分的精力全部放在工作上,收尾的工作没做好,这才导致了这次事件的发生。

在她们三顾茅庐都没见到人之后,主编无奈联系了她在江城这边的熟人想着能不能帮忙牵个线之类的。

不过好在主编在江城有些人脉,在第四天攒了局,让她们能有机会见到人亲自道歉。

对方明显就是冲着岑菲菲来的,倒是没有为难其他人,岑菲菲连干了三杯白酒道歉,再加上主编这边的人脉帮着从中调和,才算是把这桩事了了,最后保住了采访。

后面的三天基本就是约时间和采访的一系列工作,直到第七天下午才把该采访的都采访完,该拍的照片也都拍完,彻底收工。

七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回去前一天晚上,沈絮窝在房间里跟周珩煲电话粥。

家都说小别胜新婚,之前沈絮还不信,现在她信了。

虽然每天晚上周珩都会等她工作结束以后,两人视频聊一会儿再各自睡觉,可就是觉得看不见也摸不着的,跟从前面对面的感觉还是大不相同。

周珩“明天几点的航班”

“好像是中午的,我不记得具体是几点了,我找找。”

沈絮一边打开扬声器一边低头点开某a去看订单时间“找到了,明天中午十二点到临江机场。”

电话那头,周珩看着由于距离太近手机画面里只露出一个额头的沈絮不由得轻轻弯了弯唇角。

他笑着问“明天几点出发”

“从江城飞临江要三个小时,从酒店到机场要三四十分钟的样子,再加上排队安检的时间嗯”

沈絮想了几秒,随即给出准确答案“差不多七点左右吧。”

听到准确的答案,周珩点了下头,随即抬眼看了一眼时间“七点就要出发了那你现在还不睡”

闻言,沈絮这才抬头看了一眼时间,不由得惊呼出声“都快十一点啦”

她记得她吃完晚饭回来的时候才八点多钟,洗完澡出来也不过才九点过五分,紧接着她就开始跟周珩打视频了,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

周珩轻笑了声,声线清越温和还带着几分宠溺“你以为”

收回视线,沈絮不情不愿的哼唧了声,抱怨道“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呀,明明都还没说几句话,怎么就这么晚了呢”

听出她话中之意,周珩不自觉弯了弯唇角,温声哄道“是啊,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顿了下,他建议道“不然今晚我们开着视频睡”

“”

沈絮拒绝“还是算了吧。”

她本来胆子就不大,一个人住酒店就算了,要是还有个人看着她睡觉的话,她想想头皮都发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她本来胆子就不大,一个人住酒店就算了,要是还有个人看着她睡觉的话,她想想头皮都发麻。

“那怎么办”

男人嗓音低低沉沉,尾音像是刻意拐了个弯儿,带着几分蛊惑,听的人心里酥酥麻麻的。

沈絮“”

完了,更想他了

她把自己的头蒙在被子里,脸颊渐渐发烫,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她刚刚的确是被周珩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撩到了,更准确一点可以说是被他的声音撩到了。

“”

沈絮越想脸越烫,从前她只知道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手控,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声控

见沈絮在那边半天不出声,又把手机反扣在床上,周珩忍不住出声道“絮絮”

“”

“宝贝”

“”

“宝宝”

“”

周珩皱了皱眉,嗓音低低地试探着喊“老婆”

“”

沈絮的脸更烫了。

从前周珩始终守着分寸,就算是两

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但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对她的称呼都不曾变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老婆”两个字。

沈絮听得耳根渐热,整张脸红得像是熟透的螃蟹壳。

她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滚烫得要命。

她抿了抿唇,伸手关掉摄像头。

周珩愣了下“嗯摄像头怎么关了”

确定摄像头已经关上以后,沈絮才重新把手机拿起来,放心地对着自己。

令人心猿意马的声音还在听筒里源源不断地传出来“絮絮怎么把摄像头关了”

沈絮抿了抿唇“没什么,我就是刚刚手滑了,这样也挺好的。”

周珩也没多想,随口道“你刚刚怎么半天没声音,卡住了吗,还是干什么去了”

“”

沈絮“没没什么,可能是卡住了吧,酒店的网速好像不太好。”

“噢,行吧。”

周珩低低地应了一声,还没等沈絮开口,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沉缱绻的声音“絮絮。”

沈絮眼睫轻轻动了下“嗯”

男人喉结轻轻滚了下,对着手机一字一句道“我、好、想、你。”

闻言,沈絮心头猛地颤了下。

天知道,这句对她的杀伤力比刚才还大

忍了整整七天,沈絮索性不装了,她趴在枕头上哭唧唧“我也想你呜呜呜呜呜呜,尊嘟很想你”

电话那头,周珩心软得一塌糊涂,好声好气地哄了半天,才声音低低地说“宝宝,我昨天梦到你了。”

“嗯”

闻言,沈絮抬起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人,好奇地问“你梦到我什么了”

她之前也梦见过周珩,不过那都是上大学时候的事了,在一起以后每天都形影不离的,几乎没再梦到过了。

过了几秒,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沙沙沙”的声音,看镜头周珩那边似乎是动了下。

重新固定好手机以后,那边才缓缓传来一道低沉喑哑的声音“梦见,我们在沙发上你坐在我身上”

“”

沈絮无语“春梦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沈絮无语“春梦啊”

“嗯。”

男人声音低低哑哑“很刺激。”

沈絮脸颊一热,抿唇磕磕巴巴地骂他“不不知羞耻”

闻言,电话那头的周珩勾唇轻笑了声,照单全收,低低地呼吸着“这就叫不知羞耻了”

沈絮随口回“你都做春梦了难道还有比这个更不知羞耻的吗”

周珩偏过头,略微扬了扬眉,垂眸瞥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动作,低低地轻笑了声。

“宝宝”

他声线微沉,尾音低低哑哑,轻轻喘着气,缱绻的声线混合着恰到好处的气音让这句“宝宝”显得格外动人,也格外色气。

沈絮被他叫得耳朵一热,心头也跟着动了动,印象里

周珩不止这样叫过她一次,可那都是每每情动时才会

顿了顿,沈絮微微颤抖着嗓音回了个“嗯”

听见她的声音,电话那段隐约传来一声低低地轻笑,随后男人轻轻喘着气,嗓音低沉喑哑,带着蛊惑诱哄“叫我名字。”

“啊啊”

沈絮虽然隐约知晓周珩可能是在做什么,但

还没等她仔细思索,电话那头就又传来一声比一声更重的喘息,低哑的声线一声一声轻哄着“宝宝,叫我名字,快”

沈絮哪里见识过这个,一时之间被他搅得耳根发烫,心乱如麻,手心都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听着耳边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终于还是声若蚊蝇地叫了一声“周珩”

闻言,那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从急切变为愉悦,轻笑着诱哄着“再叫一声好不好宝宝,求求你,嗯”

“乖,再叫我一声”

沈絮简直难以想象周珩居然听着她的声音在做那种事,但还是耐不住他一次又一次的央求。

“周珩”

“乖,再叫一声”

“阿珩”

“宝宝真乖”

等到周珩那边结束以后,沈絮的脸已经红得不行,连忙挂了电话把自己的头塞进被子里降温。

“”

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

她到底在干什么

她刚刚居然帮着周珩隔着电话做了那种事情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周珩怎么可以这样

还没等沈絮在内心里谴责完自己和周珩的行为,她放在床上的手机就响了一声。

“”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周珩

她暂时不想跟他进行任何对话甚至还想屏蔽他

过了一会儿,手机又接连响了两声。

或许是周珩见她一直不回消息才又发了什么。

罢了,要不还是回一下吧

做那种事的又不是她,她害羞什么,她什么都没做,只是叫了几声周珩的名字而已。

沈絮如是想着,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以后才掀开被子出来。

她伸手拿起手机低头扫了一眼,周珩发了三个语音条过来。

沈絮低头点开最后一个。

下一秒,安静的空气中响起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下一秒,安静的空气中响起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

“宝宝我真的好爱你。”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