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奔向你 >   56938776

太阳西沉,湛蓝色的天空上渐渐笼罩上一层朦胧的琥珀色,颇有几分夕阳无限好的感觉。

只可惜景色再美有的人无心欣赏,反而觉得觉得眼前的景象格外刺眼。

“小舅舅你在看什么呀?”

说着,禾禾朝着他视线的方向看了看,忍不住发出一声疑惑:“咦?这不是那个姨姨吗?”

周珩冷着脸:“不是,你看错了。”

说完,他收回视线,牵着禾禾的小手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带你回小区里找小朋友玩。”

禾禾:“……”

说好的出来散步呢?

只可惜去哪里散她没有发言权,再加上周珩步子大,禾禾只能飞快地捯饬着两条小短腿跟在周珩身后,一路走回小区,可把她累坏了。

到了楼下的儿童乐园,周珩停下抬了抬一把:“去玩吧。”

禾禾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不……不去了,小舅舅我好累哦,我们回家吧。”

周珩没什么意见:“也行。”

到了楼上,见两人这么快就回来了,周叶忍不住问:“不是去散步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周珩率先开口道:“哦,禾禾说她累了,我就带她上来了。”

禾禾:“……”

周叶:“对了哥,我们杂志社最近想找你做个采访,你有没有空呀?”

“采访?”周珩抬了抬眼。

周叶以为有戏连连点头:“对,关于赛车手这个职业的采访,我们杂志社可专业了,你放心一定包你满意,而且负责采访的人你也见过,就是沈絮姐,她可是我们杂志社最厉害的记者!”

闻言,周珩抬眼。

她这边正打算把沈絮夸得天花乱坠,还没等说完,就听见周珩冷笑了声,随后吐出两个字:“没空。”

“……”

-

出师未捷,周叶第二天上班就把这个坏消息汇报给了沈絮和赵晚乔。

虽然周叶没有说具体原因,但这个结果沈絮毫不意外。

赵晚乔有些气馁地叹了口气:“完了,连妹妹亲自出马都没用,那我们组这次岂不是完蛋了!”

闻言,沈絮宽慰道:“也不至于,我准备了planB。”

“什么planB?”

沈絮办公桌上找出一叠文件递给她:“这是那个建筑师的资料,你看看,我之前跟他的助理联系过了,那边是有点意向的。”

赵晚乔惊喜地接过文件低头翻了翻:“不愧是你啊,我说这段时间你怎么不声不响地也不过问我这边的进度,原来是偷偷准备备选呢!”

沈絮笑了下:“不提前做两手准备还能怎么办,等着被主编骂吗?”

“不过,这个建筑师虽然也是成功人物,但是在刊登以后热度上肯定跟赛车手没法比。”

赵晚乔忧心忡忡:“要是拿不下周珩的采访,这个副主编的位置你可就悬了,我昨天听小刘说岑菲菲那边已经基本拿下了,等她当了副主编你在杂志社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沈絮抿了抿唇,道理她都懂,要是换一个人她肯定想尽办法争取,但是周珩……

“不对啊!”

说到这,赵晚乔突然觉出不对来:“平时跑采访你比谁都积极,这次这么重要的采访你怎么一点都不上心呢?”

“……”

沈絮心虚,笑着转移话题:“这次你和周叶不是都挺积极的,我这不是想偷个懒。对了,主编让我整理的稿子我还没整理完呢,先不跟你们聊了。”

赵晚乔耸了耸肩,也没多想:“行你去吧,我也回去工作了,晚上下班有空没一起吃饭啊,附近新开了家韩式烤肉店,还挺好吃的。”

沈絮随口应着:“行啊,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事。”

听到烤肉周叶眼睛瞬间亮了:“烤肉吗?我也想去!”

赵晚乔向来喜欢热闹,一听周叶也要去满口答应:“行啊,那晚上下班一起走。”

-

下了班,三个人收拾好东西,直接打车去了赵晚乔说的那家烤肉店。

或许是前期宣传的好,即便还没到饭点,店里依旧座无虚席。

见三人走进去,服务员小哥哥连忙迎过来询问:“请问几位?”

“三位。”

闻言,服务员面露难色:“不好意思几位美女,小桌暂时没有位置了,需要等位大概三十分钟。”

“啊?”

赵晚乔也没想到这家生意居然这么火爆,明明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挤。

她回头征求沈絮和周叶的意见:“要等位三十分钟,咱还在这吃吗?”

就在她们正商量是继续等还是换一家的时候,周叶余光突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抬起头脸上一喜:“哥,这么巧!”

说着,她看向周珩身边的男人笑着:“你跟温年哥也来这吃饭吗?”

听见声音,赵晚乔和沈絮也下意识抬头看过去。

看着迎面走过来的人,沈絮愣了愣,随即收回视线。

赵晚乔的反应则是与之截然相反,看见周珩的一瞬间眼珠子都快拔不出来了,一边捏着沈絮的手腕,一边压低声音疯狂激动:

“我靠我靠!照片里的人出来了!!我看到活的了!!!帅惨了啊啊啊!”

沈絮:“……”

付温年笑着跟周叶打了声招呼,随后注意到站在后面的沈絮,顿了下,收回视线周叶:“你们也刚来?我定了位置就你哥和我两个人,一起吃点儿?”

“好啊,正好我们没位置呢!”

说着,周叶扭头征求沈絮和赵晚乔的意见。

“好啊好啊!”

赵晚乔看着周珩那张脸都快走不动路了,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都没给沈絮开口的机会,两个人就直接把她拉进了包厢了。

他们定的是个长方形的四人桌,一排坐两个人都已经很挤了,五个人根本坐不下,付温年主动请缨加了个椅子坐在外侧,又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直接把推到沈絮旁边坐下,顺便还无视掉了周珩警告的眼神。

熟悉的冷凋香味顿时萦绕在鼻尖,沈絮莫名有一种梦回高中的错觉。

她指甲下意识按了按掌心。

高中那会儿,除了睡觉和上厕所,只要是在课余时间,无论她走到哪周珩都像个人形挂件一样跟到哪,赶都赶不走。

就算偶尔沈絮放狠话真的把人惹恼了,不过三天周珩一准出现在宿舍楼下,一副“是小爷大度不跟你计较”的模样,然后继续为她鞍前马后。

她曾经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可时至今日她才恍然发觉,那些美好的记忆已经距离他们那么遥远了。

从前随心所欲的人和事,现在都变得小心翼翼。

“来,沈絮这杯是你的。”

沈絮神游的时候,付温年已经绅士地帮在座的每个人都倒好了茶,最后一杯是给她的。

闻言,赵晚乔愣了下,忍不住问:“你们认识吗?”

周叶连忙道:“都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是我同事赵晚乔,这位就不用我多介绍了,沈絮你们认识。”

说完,她给赵晚乔解释道:“沈絮和我哥还有温年哥是校友,高中都是临江一中的。”

赵晚乔吃惊:“这么巧的吗?”

听到校友两个字,付温年忍不住瞥了周珩一眼,见他低头看手机一副性冷淡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下。

他伸手将杯子递过去,熟络地笑着:“上次在婚礼上我跟甜甜还没来得及过去敬酒就听说你有事先走了,这次以茶代酒给你补上。”

沈絮抿唇笑了下,下意识伸手去接,许是精神过度紧张,她没拿住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茶水洒得到处都是,甚至还连累了身边的周珩。

“对不起,对不起。”

见状,沈絮连忙伸手抽了两张纸,一边道歉一边伸手过去想帮忙擦。

可看见水洒的位置,沈絮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中怎么也落不下去。

周珩垂着视线,迅速从她手里抽走那两张纸,敷衍地擦了两下:“没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与前面几次的态度相比,今天说这两个字时的语气称得上温柔。

与此同时,付温年也探头过来问:“没事吧?”

周珩冷冷睇了他一眼:“你说呢?”

付温年干笑了声:“大老爷们怕什么,况且那杯子里也没多少水,我倒的我还能不知道?”

“是吗?”周珩淡淡讽刺回去:“要不我也扬你一裤子试试?”

“……”

沈絮全身都跟着不自在,抿唇又道了一次歉:“对不起啊,真不好意思。”

周珩轻飘飘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继续低头看手机。

眼见着桌上的气氛走向逐渐诡异,周叶连忙转移话题:“哥,你真不打算接受采访啊,我们杂志社很专业的。”

周珩撩开眼皮没什么情绪道:“不打算,没空。”

见他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周叶索性打起了感情牌:“你好歹考虑一下再拒绝啊,你这次采访对我们组可是至关重要的,不信你问她们。”

闻言,赵晚乔忙不迭点头附和:“是的是的,我们整个组都非常期待跟您合作。”

周叶:“特别是沈絮姐!”

沈絮:“?”

周珩打字的手指一顿,懒懒抬起眼:“是么?”

沈絮硬着头皮点头:“是,这次采访是目前我们组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都很期待跟您合作。”

闻言,周珩冷嗤了声似笑非笑地收回视线,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周叶心里藏不住话继续道:“而且这次采访可是直接关系到沈絮姐能不能升职,要是让岑菲菲抢在沈絮姐前面升职,沈絮姐在杂志社肯定没好日子过了!”

见周珩没反应,她越说越严重:“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考虑考虑吧哥!而且就算是看在你们从前的情分上,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虽然形容是夸张了点,但都是一个意思。

“……”

沈絮如坐针毡内心直呼救命,她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周珩的表情。

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及到了他的点,周珩轻笑了声放下手机。

随后,他坐直身子缓缓抬起头。

男人嗓音沉慢,话像是对周叶说的,视线却牢牢锁在沈絮身上。

“我们从前是什么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