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奔向你 >   56938765

当天下午回到家,沈絮身心俱疲饭都没来得及吃,倒头就睡。

盛夏时节,蝉鸣聒噪。

她枕着蝉鸣,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到她高二那年她从青州市刚转学到临江市一中,成绩跟不上再加上因为家庭的变故,她那会儿性格不太好,几乎没什么朋友。

她常常在下课的时候,一个人跑到教学楼顶的天台上望风,只有在高处向远处眺望的时候,她才会获得短暂的轻松。

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她全班倒数第四,那天她一个人在教学楼顶的天台上坐了很久。

要离开的时候腿有些麻,刚站起来双膝就不受控制地弯下去,身体随着惯性向前倾。

就在沈絮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自己摔下去时,一股强有力的力道从身后拉住她的手臂,动作有些粗暴地把她拉了回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身后的人慢悠悠出声:“下次想不开换个没人的地方,你在这一头栽下去,老子是救你还是不救你?”

年少声线偏冷,清冽中透着股慵懒的痞劲儿,声音很好听,就是……态度恶劣了点。

不过看在他刚救了自己的份上,沈絮也没计较。

她回过头,视线落在他身上。

少年身形颀长,校服外套松松垮垮地挂在肩上,上半身白色休闲T恤,下半身是深蓝色的校服长裤,不知道是因为那张颜值高过大部分同龄人的脸,还是因为比例过分优越,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校服,却被他穿得格外养眼。

只是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也淡淡的,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像是在对她这个贸然侵入他领地的人表达不满。

沈絮心跳还没平复,抿唇解释:“我不知道这有人,我刚刚来的时候没看到你。”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她是半个月前发现这个地方的,偶尔有时间就会过来坐一会儿,从来没碰见过什么人。

她以为这个地方只有她知道。

听见这话,少年扬眉看着她,像是听懂了什么,轻轻“啊”了一声,姿态闲适地单手抄兜:“那不好意思,是我多管闲事了。”

“……”

沈絮知道他误会了,耐着性子解释:“没有……我没想跳下去,我只是腿麻了,一时没站稳。”

周珩依旧单手抄兜立在原地,表情冷冷淡淡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丝毫没有想要搭理她的意思。

一副“如果她今天不是在他的地方,她掉不掉下去他都懒得管”的模样。

顿了顿,沈絮:“谢谢你刚刚把我拉回来。”

听见这话,周珩脸上才多了些许表情,他从容地笑了下:“不客气。”

说完便没了下文。

沈絮等了几秒,见他没有想要继续说话的意思,就转身想要离开。

走到门口,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哎——”

沈絮迟疑着回过头,有些不解:“你叫我吗?”

周珩笑了:“这除了我就是你,我不叫你还能叫谁?”

“……”

沈絮:“还有……什么事吗?”

少年立在原地,逆着光清凌凌的视线注视着她,问:“你叫什么?”

“沈絮。”

身体仿佛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

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周珩问她名字的原因,就已经将自己的名字脱口而出。

以至于后来每次回想,沈絮都怀疑那天自己是不是中了邪。

“沈絮。”

周珩默念了一声,问她:“哪个xu?”

沈絮眼睫微垂:“未若柳絮因风起的絮。”

闻言,周珩轻轻扬了扬眉,唇角笑意渐深,飘飘道:“文化人儿。”

沈絮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刚想逃就听见身后传来少年低磁清冽的嗓音——

“周珩。”

说完,又看着她郑重其事重复:“我叫周珩。”

沈絮抿唇点了下头才离开。

梦里虚虚实实,各种场景互相交错着。

以至于,沈絮晚上醒过来非但不觉得解乏,反而更加疲惫了。

她掀开被子下床,去卫生间里用凉水抹了把脸,才完全清醒过来。

今天她没什么心情做饭,回到卧室,沈絮拿起手机打算给自己点个外卖随便对付一下。

她刚点开蓝色软件,手机消息栏就弹出一条新微信。

沈絮下意识点进去。

纪姝甜:【絮絮,这周末是我和付温年的婚礼,你有时间吗,我想邀请你来当我的伴娘~】

沈絮看到微信的第一反应是,纪姝甜发错人了。

毕竟她高中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跟班上大部分人都不太熟,因为跟纪姝甜同桌过一段时间,再加上纪姝甜当时的男朋友也就是付温年跟周珩关系不错,她们经常同进同出,勉强算得上是朋友。

但这份友情也仅仅保持到高中毕业,毕业以后她几乎单方面斩断了所以很周珩有关系的人的联系。

纪姝甜的微信还是她一年前在商场上偶遇,两人寒暄的时候加上的,加上以后也没说过话,一直是躺列状态。

已经有五六年没有联系过的人,怎么会突然找她去当伴娘?

可内容前又亲切地加了“絮絮”两个字,不免让她有些怀疑。

或许,这条微信真的是发给她的?

会不会是纪姝甜后面又交了跟她同名的朋友,所以弄错了?

就在沈絮看着手机屏幕,犹豫要不要回复的时候,聊天框里又弹出一条消息。

纪姝甜:【亲爱的,你不会以为我发错人了吧?】

这么准确的读心让沈絮一度以为这房间里是不是有什么监控。

接连两条微信发过来,她不回不合适。

踌躇片刻,她硬着头皮发了一句:【你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吗,恭喜。祝你新婚快乐。】

她对人际关系方面实在不怎么擅长。

这一次,对面发来的是一条九秒的语音。

“絮絮,你周末有空来当我的伴娘吗,咱们高中的同学现在还在本地的不多,我原本定好的四个伴娘其中一个临时生病来不了了,跟我年龄相仿又没结婚的就只剩你一个,你能过来帮我救个场吗?”

纪姝甜人如其名,不仅名字甜,音色和长相也都很甜。

她这么说沈絮就能理解多了,老同学一场让她临时去帮忙救个场,她没理由拒绝,更何况纪姝甜还是她整个高中唯一算得上朋友的人。

沈絮低头回复:【好,你把时间和地址发给我,需要我准备什么吗?】

纪姝甜很快就发了一张电子请柬给她:【不用你准备什么,你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来就行了。】

纪姝甜:【对了,絮絮,你把你家的地址给我,我明天把伴娘服给你快递过去,裙子是均码,如果不合适你再跟我说。】

沈絮回了一个“好”,又简单寒暄了几句,才结束对话。

临睡前,沈絮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重新点开跟纪姝甜的聊天框,将那条九秒的语音转成文字。

——咱们高中的同学现在还在本地的不多。

她记得高中的时候,周珩跟付温年的关系不错,也周末的婚礼不知道他会不会去。

她突然有点后悔答应纪姝甜了……

第二天,沈絮下班就收到了纪姝甜寄来的同城快递。

伴娘服是一件香槟色的泡泡袖礼服裙,做工精致,半点不像现在婚纱店里那些烂大街的款式。

沈絮的净身高有168,个子高骨架却小身形修长,再加上肤色莹白,使得这件香槟色礼服穿在她身上格外合身,肩头的泡泡袖设计完美的掩盖了她身上唯一的瑕疵,不像是婚纱店里租赁的,倒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换好衣服以后,沈絮在落地镜前照了照,她都已经做好用别针改动的准备了,却没想到这件均码的礼服居然这么合身,就连腰线都完美贴合她的曲线弧度,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就在她准备换下衣服的时候,微信响了两声。

是纪姝甜,问她礼服合不合身。

沈絮回复:【很合身,不用改。】

纪姝甜:【那就好,周末见~】

沈絮:【周末见】

回复完,沈絮刚打算放下手机去准备晚饭,就收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你好,我是迈凯轮车主】

沈絮低头看了一眼,是临江本地的号码,对方只说了自己是车主,并没有说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按道理她是过错方,应该主动打电话过去沟通才对,但她本人并不不擅长电话沟通,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用短信沟通。

斟酌几秒,沈絮低头打字:【很抱歉给您造成不便,您最近什么时候有空呢?我让保险公司的人过去看一下,商量一下后续的赔偿,您看可以吗?】

对面很快回复:【可以,但我这几天都没空。】

虽然对面的语气看上去有些生硬,但沈絮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那辆车看上去像是刚提的,对方能心平气和跟她沟通已经很不错了。

沈絮:【没关系,那您大概什么时候有空呢?】

【不确定,我最近都没空,而且我忘了报警。】

见状,沈絮愣了愣,她第一次处理交通事故都忘了还得报警的事了,不报警就没有事故认定书,没有事故认定书就没法走保险。

沈絮:【那您的意思,是想私了?】

发完这条短信,沈絮的内心是有些忐忑的,对方的车价格不菲,就算是蹭掉点漆也得赔不少钱。

很快对方就回复她:【私了也行,我认识开修理厂的朋友,价格不会很贵,到时候单据给你。】

沈絮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行吧】

收到回复,周珩把手机丢回郑炎怀里:“我这两天有事,你有空帮我把车送去修修,记得把单据带回来。”

郑炎有些不解地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你不是说你自己处理么?”

周珩长腿微屈,靠在沙发上懒散地掀开眼皮:“我不是说了有事?”

“行吧。”郑炎看了他一眼,觉得奇怪,小声嘟囔:“那你怎么不用你自己手机,非要用我手机?”

说完,还没等周珩说话,郑炎突然想到什么:“对了,飞青州的机票我帮你定完了,后天下午一点。”

周珩:“再帮我取消了吧。”

郑炎:“?”

“你又不去了?”

周珩眼尾微耷,静静按灭烟头,捞起沙发上的外套起身往外走:“嗯,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