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奔向你 >   56938768

“珩哥你说啥?”郑炎没听清,伸长脖子问。

周珩收回视线:“没什么,你先下车吧。”

“啊?”

郑炎愣了愣:“我下车去哪啊?”

“去哪都行。”眼看着人越走越远,周珩也没了耐心:“回家,回俱乐部都行,我还有事,你叫个车我给你报销。”

“嗐,报销就不用了。”郑炎推开车门:“那我先走了,正好我妈让我回家一趟,有事给我打电话。”

周珩点头,随后重新启动车子,沿着那人离开的方向往前开。

到底还是开车快,没开出多远他就看见前面人行路上熟悉的背影。

好像长高了也长胖了点。

不像高中那会儿,瘦得跟个纸片人似的,风一吹都能刮跑。

高中他甚至严重怀疑沈絮是不是营养不良,不然一个一米六几的个子,怎么才八十多斤,轻飘飘的他恨不得一只手就能把人给拎起来。

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每天早午晚餐,只要有空他都盯着沈絮吃。

烟瘾又犯了。

周珩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掏烟盒,烟盒没摸到却摸出来两颗水果硬糖。

男人动作一顿,漆黑的眼底翻涌着不寻常的情绪。

即便是每天都盯着吃一日三餐,也不能短时间把体重养回去,高三那会儿学习任务重压力也大,他怕沈絮低血糖,甚至习惯了在外套口袋里塞几颗糖,以备不时之需。

而这个习惯不知不觉就保持到了现在。

周珩没再掏烟,单手撕开包装放进嘴里,下一秒,甜腻的糖味瞬间漫延至整个口腔。

他当初戒烟也是靠兜里的糖,烟瘾犯了就吃一块。

但想她的瘾犯了,却怎么都治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放太久过期了,甜腻过后舌根一阵阵发苦。

车轮缓缓压过马路匀速在她身后不远处跟着,夏夜的微风吹进车窗,车内残留的尼古丁味渐渐消散。

他跟在沈絮身后,看着她进了路边的便利店后,重新摸出一根烟点上,一边抽一边停下车,看着里面的人坐在门口的桌子上吃完一整份关东煮。

周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

吃完一整份关东煮以后,沈絮才算是垫饱了空荡荡的胃。

最近胃病闹腾得厉害,稍微没按时吃饭就要抗议,刚才咖啡厅的吃的太贵,她没舍得点就点了一杯冰美式。

结果,浪费了宝贵的吃饭时间不说,还被人放了鸽子。

正好曲清黎打电话过来说她收到了她寄的生日礼物,沈絮忍不住趁机跟曲清黎发牢骚。

“不是,这人是不是故意的啊?”曲清黎觉得无语:“哪有人约人自己迟到这么久的。”

沈絮叹了口气:“谁知道呢,等了一晚上面都没见到,”

“要我说你干脆把这烂摊子甩给你带的那个实习生算了,反正祸是她闯的,没理由你给她擦屁股。”

“还是算了吧。”

沈絮想到今天主编说的:“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吓着了,小姑娘后来一直都没来上班,请了一周的假。”

闻言,曲清黎冷笑了声,随后转移话题:“明天下班有空过来找我玩啊,好久没见了,上次生日party你也加班错过了,明天一起吃个饭呗?”

“好啊,正好明天我没什么事,那我下班过去找你。”

曲清黎:“行,那就这么决定了,不许临时放我鸽子哈!”

沈絮笑着:“保证不会,明天见。”

“明天见。”

见时间不早了,沈絮没跟曲清黎多聊,挂断电话以后,起身拿起桌上剩下的纸盒扔进垃圾桶,随后走出便利店。

这里距离她住的小区还有一段路,沈絮原本想到路边打个出租车,却不想还没等她走到路边,高跟鞋后跟就不小心卡进了路上的下水道盖子上,脚踝吃痛整个人摔在地上。

“嘶——”

沈絮疼得倒吸了口冷气,心中暗道倒霉。

不远处的车里,周珩见状本能地伸手,不小心碰到了方向盘中央,发出一阵突兀的“嘀”声。

突如其来的车笛声吓了沈絮一跳,她下意识抬头,却猝不及防隔着挡风玻璃对着一双漆黑深邃的眼。

沈絮心脏倏地沉了沉,怎么总是在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他。

等她再回过神,周珩已经站在她面前了。

男人身形颀长挺括,黑色工装裤包裹着两条笔直的长腿,上半身是一件宽松的黑色短袖,再往上是凸起的喉结,弧度格外流畅,带着点痞气的禁欲让人移不开眼。

暗调的灯光衬得他皮肤冷白,周珩脸上没什么表情,敛着眸低头看她。

“还能站起来吗?”

一道低沉清冽带着淡淡颗粒感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熟悉且陌生。

没等沈絮开口,一阵熟悉的雪淞香味就猝不及防钻进鼻尖,紧接着,手臂上一阵温凉的触感,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周珩从地上拉起来。

“上车,我送你。”

沈絮动了动唇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但见周珩神色如常,仿佛只是随便在路边见义勇为的模样,心里莫名的发堵。

若是她直接拒绝,反倒显得她仿佛对他念念不忘。

顿了顿,沈絮扬起头反问:“你怎么会在这?”

“路过。”

“噢。”

沈絮点了下头,她现在这情况一瘸一拐的离开样子肯定不好看。

沉默几秒,她在上前男友的车和毁了形象狼狈离开之间,果断选择了前者。

她扬起头,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那麻烦你了。”

周珩“嗤”了声,见她没心没肺的模样更来气了,索性松开她的手,让她自生自灭:“不麻烦,反正也没下一次了。”

沈絮:“……”

这么多年没见,脾气倒是没怎么变,还是那副阴晴不定的德行。

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这次没用他提醒,上了车沈絮第一件事就是系好安全带。

周珩坐上车用余光瞥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启动车子。

正值盛夏,马路上车流穿梭,窗外的夜景疯狂倒退,额头前的碎发被吹得纷飞。

沈絮不合时宜地想起,高中时脑子短路问过周珩的一个问题。

她说:“如果有天我们分手了,你遇到我有困难需要你帮忙,你会帮我吗?”

周珩思考两秒:“看情况吧,如果是你甩了我我肯定不帮你。”

“那要是你甩了我呢?”

周珩挑眉:“我舍得?”

沈絮笑了,但依旧在刚才的问题上不依不饶:“你快说嘛,好好回答。”

“应该会吧。”

她记得当时周珩还十分认真地思考了几秒才说:“我也不太清楚。”

沈絮心里五味杂陈。

一个急刹车,沈絮思绪猛地回笼,她下意识转头去看周珩,见他神色如常才抬头往前看。

原来是红灯。

收回视线,就听见周珩淡淡开口:“去哪?”

沈絮:“回家。”

她脚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去哪?

说完,就听见周珩慢悠悠“哦”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盯着她,明知故问:“你家住哪?”

“?”

沈絮怀疑他是故意的:“你上次不是去过?”

“啊——”

周珩收回视线,理所应当:“我忘了。”

“……”

还没等沈絮开口,就听见那人缓缓接了一句:“不好意思,我没有记前女友家地址的习惯。”

如果刚才还有怀疑,那现在沈絮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故意的了。

但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还会因为工作的关系再次打照面,沈絮忍了下来。

本来采访前男友就已经是地狱级别的难度了,她还是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顿了顿,沈絮像是没听懂他话里话外的找茬似的,报出一个小区名:“金洋馨苑。”

周珩轻轻“啊”了一声,像是想起了有这么个地方,同时红灯变绿,他随后重新启动车子,慢悠悠出声:“看来这几年你过的也不怎么样。”

金洋馨苑是个老旧小区,当初他们还在临江一中上学的时候,这个小区就在了,离一中挺近的,当初是当学区房盖的,在那个时候有点寸土寸金的意思。

只不过这几年新小区越来越多,这个曾经打着重点高中学区房辉煌过的小区,被周围配套设施更新更完善的小区直接比进了泥里。

沈絮就算再蠢也能听出他言语中的讽刺之意,她忍不住回怼:“是啊,我们普通小老百姓住的地方,周大少爷当然看不上。”

闻言,周珩冷哼了声,余光抽空瞥了她一眼:“几年没见嘴皮子见长。”

“就知道跟我厉害?”

沈絮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突然意识到今天晚上有点放肆了,她不该跟周珩说这么多话的。

已经没有可能的事情,她应该避免让自己再一次陷进去。

思及此,沈絮闭上嘴没再说话。

后半段路上安安静静,车厢内的气氛重新变得沉默。

二十分钟后,车子缓缓开进小区,停在沈絮家的单元门口。

沈絮解开安全带:“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先——”

话还没说完,沈絮的电话就响了。

她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屏幕,是母亲许沅琴打来的。

她下意识挂断,打算上楼再回过去。

不料下一秒就听见旁边的人淡淡发问:“怎么?男朋友查岗?”

他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方向盘,很轻的笑了声,偏过头眯着眼看着她问:“他知道你坐前男友的车回家吗?”